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恩,鹧鸪哨等人闻,全部起身准备,

  鹧鸪哨从竹篓中捧出了怒晴鸡。

  这只彩羽金爪的雄鸡一出笼便振翅高啼,昂首挺胸,精神显得格外振奋,似乎也能感觉到这里的天敌,知道今天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卸岭众人也是见过那只从深涧中飞出的六翅蜈蚣,知道普通刀枪难伤,心想如果今日这只大公鸡能够旗开得胜,日后定叫你一声“鸡爷”

  派出两人去通知陈玉楼,现在还能听见外面山上时不时还有爆炸声响起,想来也是没找到名堂。

  其余诸人陆续钻入盗洞,这盗洞被挖的极大,不需要趴下,只需弯腰即可前行。

  盗洞比原来估计的要短,只走了四五百米,便钻到了一个倾斜的坡道。

  坡道下面已经被长石堵死,顺着坡道往上走,偶尔还能见到一两只逃窜的蜈蚣。

  整个山中的毒虫到了夜晚本该吐纳毒蜃,但是怒晴鸡一声啼鸣,吓得它们没命的往山缝里钻,恨不得爹妈再多给几条腿,离这天敌越远越好!

  待走到尽头,眼前豁然一片灯光璀璨,只见一个偌大的洞穴之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数重大殿高耸,殿内殿外灯火通明,映照的格外辉煌。

  林恩都楞住了,“这他娘的还有灯?”

  经过鹧鸪哨一番解释,林恩才明白,

  原来这瓶山腹内确实是块宝地,内部生机涌动不绝,是皇家藏丹炼药的丹宫。

  经过多个朝代的建设,处处皆有皇家气象,那些琉璃盏内都是珍贵的千年烛火,特制的灯油和灯芯,可以保持千年不灭。

  还有那些八宝琉璃盏,更是流光溢彩,精美绝伦!

  就算没有金银,单是这些灯盏的价值就已经足够惊人了!

  花灵到底年幼,哪里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婴儿肥的小脸上眼睛挣得大大的,拽着林恩胳膊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林大哥,这里分明是个仙宫,怎么会是藏死人的冥殿呢?”

  林恩嘿嘿笑道:“服药长生,不过是帝皇们的一场美梦,到底全部身死梦灭,山河破碎,连这仙宫不也被元代大将军当成了坟墓,你再看看,这里分明就是座鬼城!”

  鹧鸪哨本想先去探探,但是想到与卸岭有盟约在身,不等他们过来便动手,与理不通,便先耐下性子,安排人扩宽盗洞,好方便一会儿大队人马进出。

  不一会陈玉楼和罗老歪便到了,都被眼前这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安耐不住心中狂喜,“陈总把头,咱们还等什么?该兄弟们发财了!”

  陈玉楼经过前面两次的吃亏,谨慎了许多,先让一队工兵营把所有的大殿大门打开,再驱赶鸡群扫荡毒虫,如无意外,再让大队人马前去搜刮宝货。

  让罗老歪带着重兵把守外面山道,但是罗老歪看着山一样多的宝贝,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搬,哪里肯答应,便让杨副官出去带兵把守。

  这杨副官上次瓮城墓道虽说瞎了一只眼,但是行动无碍,领命出去了。

  陈玉楼看着工兵打开一座座大殿,惊得那些蜈蚣四处乱窜,也没见什么机关发作,心中暗喜,一声招呼下,无数人齐声大喊,驱赶着鸡群进入。

  这几天,卸岭众人从各处买来无数公鸡,还从外面又购买了一批,这些鸡饿了多时,一出来看见满地的美味,都兴奋的直了眼的去追逐啄食。

  一时间,这地宫之中鸡鸣四起,到处都是追赶蜈蚣的雄鸡,不一会便有无数蜈蚣死于非命!

  这些蜈蚣也是性情凶悍,虽说遇见天敌,但是被追赶的狠了,也开始反击,

  无数肥大的蜈蚣从缝隙中钻出,几条蜈蚣合斗一只雄鸡,大殿空地上遍地都是蜈蚣和鸡的死尸,还活着的也仍然在死斗不休!

  这里的人大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甚至上过战场的人,但是他们谁都没见过鸡群和蜈蚣这样的死斗,还不是一只两只,是几千只雄鸡和满地的蜈蚣血战,杀气激荡,激得人浑身鸡皮疙瘩!

  双方在摇曳的灯光下剧斗,杀的难分难解,没有一只后退,都要将对方置于死地不可。

  陈玉楼暗自后悔,该再多带些雄鸡就好了。

  鹧鸪哨背后的怒晴鸡也察觉到了外面的战斗,急的砰砰撞笼,想出去啄个痛快!

  眼见群鸡竟然无法占得上风,还越死越多,只好用手一拍竹笼,里面的怒晴鸡顿时振翅飞起,高亢的啼鸣声响彻整座地宫,那些正在恶斗的蜈蚣一听之下,全都吓得失了魂魄般一动不动,房梁上墙壁上的纷纷掉落在地,被赶过去的雄鸡一一啄死!

  众人见这怒晴鸡如此神异,一出场形势顿时逆转,极为兴奋的齐声高呼“鸡爷威武!”

  怒晴鸡在一阵阵“鸡爷威武”的呐喊声中,像是皇帝巡查自己的领地一般,昂首阔步,威武高傲,对脚下死去的蜈蚣看都不看一眼!

  林恩心中一阵鄙夷“太嘚瑟了!这还是只有表演欲望的鸡!”

  陈玉楼见形势已定,大呼道:“兄弟们,发财的时候道了。”

  众人一起前冲,罗老歪高举着火把冲在最前面,鸡群被这一赶,又冲进里面继续追杀剩余的蜈蚣。

  群盗沿途搜刮,直入前殿,里面珠宝玉石点缀彩绘,被火光一照显得流光溢彩,罗老歪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卸岭众人没有任何顾忌,只要是值钱的全部拆了带走。

  几人继续前行,经过数重大殿,到了最高的那处无量殿!

  无量殿前一片空地,周围有汉白玉栏杆,一路行来都没见到那个元代将军的棺椁,想来就在这最高的无量殿了吧。

  想起湘西尸王的传说,不由得慢下了脚步。

  殿前平台上有三座拱桥,桥下深不见底,以前该是有水经过,只可惜如今早已干涸,只剩下黑漆漆的一条深沟。

  众人正打算上桥,林恩一把拉住了身边的花灵,大喝道:“快退!”

  原来林恩已经听到了异响,知道那条六翅蜈蚣就藏在深沟底部,原来不动大概是因为听到了鸡鸣,在这里躲避天敌,这时眼看子孙都要被赶尽杀绝了,忍无可忍,才从崖底游了上来。

  狂冲向殿前拱桥!速度极快,但凡林恩不拦着的话,一定被这妖物给卷下深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