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林恩 第二十八章 套娃

小说: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林恩 作者:狂奔的老猫 更新时间:2021-09-15 23:27: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恩无法判断是不是因为工兵撬动棺椁才触动的机关,只听瓮城上机栝声响成一片,上弦声骤紧,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让每个人都迅速绷紧。

  谁都知道这是墓中的弩箭发射之兆,一下瞬间就会万箭齐发。

  陈玉楼这时顾不得与罗老歪仔细分说,忙指挥卸岭众人组成盾阵防御。

  卸岭的草盾用药水浸泡过,防水防火,组成阵型之后,便守得密不透风。

  下一刻,城墙之上的弩箭就已经射了下来,箭矢如雨,铺天盖地,当即就有几个工兵被射成了刺猬。

  林恩一直走在后面,这时也被保护进了盾阵,陈玉楼被保护在中间,听着外面射在盾牌的箭矢声音巨大,便知道劲头不小,心中叫苦。

  但是转念又一想,这箭矢总有射完的时候,只要坚持一会,等它暗器用尽,不就安全了吗!

  多亏了草盾好用,真是祖师爷保佑!

  正在庆幸,突然感觉周围火光大亮,原来这些箭矢之中,竟有些藏着火磷,风一吹就着,这时四周已经起了多处明火。

  而且这墓室地砖,竟然是油砖,遇到明火,更助其火势。

  这时墓室之内简直如同烈焰焚城,慌忙指挥盾阵忙往没火的石头棺椁上挪动,这一动阵型就乱,马上有几人被箭矢射中,惨叫着倒地。

  好不容易站到了石棺之上,抬眼看向周围城墙,这一看又是面如死灰。

  只见这城墙之上,有无数的木头机关人,跟常人一样大小,分列两排,不断重复着装箭射箭的动作,竟似乎永不停止。

  罗老歪这时也定下了神,看见周围的面无表情,动作整齐划一的木头人,还以为是阴兵索命,吓得冷汗直冒。

  悍匪性子发作,抬枪便射,手下也跟着射击,一时枪声大作,火花四射。

  但是那墙上的木头人经久不朽,木质紧密,结构又简单,几颗子弹对它们难有影响。

  正在这时,一声弦崩巨响,尖锐的厉啸声响起,抬眼一看,竟然是一根手臂粗细的巨弩雷霆般射来,严密的盾阵如同纸糊的一般被它一弩射穿。

  这巨弩不仅射穿了草盾,更是将草盾后的卸岭穿糖葫芦一样,穿起三个,钉在地上。

  这真是防也防不住,跑也跑不了。水浇火烧,已成绝境啊!

  卸岭众人已经死伤二三十人,工兵营则死的更多,只剩少半。

  陈玉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次跟着进来的卸岭可都是他手下精锐,却只能在这瓮城中鼠窜等死!心疼的眼睛都在滴血!

  忽然看见了人群中的林恩,想到他数次救自己性命,实力惊人,不知道是否有办法解救众人,急忙问道:“林五爷,能不能救救我这一众兄弟,若是得救,我数万卸岭,必报大恩!”

  罗老歪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林兄弟想想办法,要是能救我出去,只要我罗老歪能做到的,你尽管开口!”竟似没有注意陈玉楼称呼的不同。

  林恩看向陈玉楼,“怎么知道的?”

  “我卸岭数万弟子,天南海北哪里都去,全国各地有名有姓的势力那个不需要了解?宫老爷子统共就几个弟子?”

  “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救命要紧啊!”

  林恩看了看他们,两人正目光殷切的看着他,看了看场中,所有人都没头苍蝇一样乱躲一气,这样下去,不用片刻都得尽数死在这里。

  他吸了口起,举起两个手指说道,“两个办法,一是上到城墙上去,门楼哪里我能听到有机栝和水银流动之声,必定是机关总枢,破坏它定可以停下这些机关,二是我打碎这身后的石门,它虽然极重,我也有把握打碎它,只是不知道要用时多久。”

  说完看向陈,罗二人,意思很明显,你们选。

  两人看了看身后的石门,齐齐指向城门楼,“就第一个办法,请林兄弟快动手吧”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城门多重,但是听它落下时的动静,怕是不下好几千斤,以人力用拳头打碎?怎么想都不如破坏机关靠谱!

  林恩也不迟疑,直接往城门楼慢慢走去。

  这一路上箭矢飞蝗,铺天盖地,却刻意躲开他一样,林恩走到哪里,哪里便一根箭矢都没有!好像天上下雨,却刻意避开一个人一样,简直神迹,罗老歪眼睛瞪得溜圆!口中喃喃道:

  “我就说了,我就说了,这是神仙啊!”

  陈玉楼同样惊叹莫名,但是见多识广,仔细观察之下,看出些门道,不是箭矢躲着林恩,而是林恩在箭矢离弦瞬间就已经看清楚它们的射击方向,落点,时间,和攻击顺序,从而提前躲避,看起来便如同这些箭矢躲着他一般。

  这事说出来容易,可要做到得需要什么样超人的眼力和反应?这比背着他从悬崖下上来还要让人不敢相信!

  古往今来,就从未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

  忽然又是一声崩弦巨响,手臂粗的巨弩再次呼啸而来,直冲林恩!

  林恩双手一合刚好抓在弩尖的三棱透甲锥之上,可以轰开土墙,连穿数人的破城床弩,居然被他稳稳的接住了,连脚都不曾后退一步!

  众人惊骇莫名,罗老歪更是吓得连神仙都忘了喊!只是瞪大眼睛看着林恩,就差嘴角流下口水了!

  林恩颠了下手中弩箭,精铁锥头,带着狰狞倒刺,弩身是三米多长的实木,紧致沉重。约莫有一百斤往上,太轻了,不趁手,凑合着用吧!

  走到城墙脚下,纵身一跃,飞一般跃上了十多米高的城墙。

  林恩立上城墙,火光照耀之下,只见这上面全都是木人,密密麻麻的弩架,箭匣,还有几架床弩,藏在城墙上的箭匣多的数都数不清,不知道要射到什么时候。

  不再理会这些,提着弩箭,径直冲向城楼,破门而入。

  只见门内进是大大小小的齿轮轴承,磨合转动不休,动力果然是一口水银井,水银流出带动机栝,而且这水银居然有出有进,永动机一般!

  林恩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永动机这种不科学的东西,但是也没时间费力去研究原理,抬起手中巨弩,往哪齿轮直中一塞。

  咯咯吱吱一阵磨牙般响声过后,这轮转不休的齿轮终于被卡住了!

  出门一看四周城墙上的木人,果然全都停下了动作,一时间,鸦雀无声!

  困在城内的众人欢呼出声,“谢林五爷救命之恩!”

  终于得救了!

  林恩站在城墙上一拱手“太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

  刚嘚瑟完,忽然听见瓮城顶部一阵闷雷滚过,只见一缕缕细沙从天而落!

  陈玉楼骇然失色,这城中的机关竟是一环套一环。套娃一般!

  这瓮城顶部藏有大量细沙,只要城中机关一停,便从天而落,将整个瓮城全部掩埋!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灭顶之灾就在眼前,众人情绪过山车一般几度起伏,很多人忍不住绝望嚎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