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臣 第10章 死契

小说:卑臣 作者:今夜绝不放过小龙虾 更新时间:2021-08-19 00:14: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车到了兰府,程释被沈瑶直接带走。

  兰诗询问了两句,问人要带去哪里,就被沈瑶用一句:“乖娉娉,你大病初愈,回去好好养着,这事不用你操心,娘亲自己处理他的。”

  给打发了。

  兰诗看着她娘把人押走,悄悄拉住了王嬷嬷,问:“嬷嬷,娘亲怎么了?我怎么觉得她对姓‘程’的有偏见呢?”

  王嬷嬷是看着沈瑶长大的,自然知道些内幕,但也没法把实情告诉她家姑娘,夫人没发话,谁敢说呢,她只好对兰诗说:“姑娘,您还是离他远些吧,为你好的。”

  说罢就匆匆离去了。

  兰诗心中思绪翻滚,倘若他娘知道程释以后会谋逆的事,让她离他远些也说得过去,但她为什么总觉得,还有些很重要的事,她不知道呢?

  -

  王嬷嬷回到沈瑶身边,问她:“夫人,您打算如何处理那个姓程的小子?”

  沈瑶“啪”地一下,将桌面上的茶杯拍的直作响,“我听见姓程的就烦,你将人绑了,扔在娉娉附近的别院,捆住手脚,喂他一年,一年期满,将人放出去便是。”

  “是,老奴这就去办……”

  “对了,你告诉他,程迦既然把他给了我,从今天起,要么他随“兰”姓,要么就摘去姓氏。我实在是受不了这府中有姓程的……”

  “是。”

  -

  兰诗回到香积院,思来想去,还是不能让程释呆在她娘亲身边。

  她怕他会伤害到娘亲。

  于是让蜜心悄悄打探她娘将人给关在何处。

  前世,她把程释带回府后,绞尽脑汁,用毕生想到的最残忍的惩罚,折磨他。

  她让他大雪天里,跪在她院子里用手扫雪。

  她让他睡在柴房,与狗同窝。

  她改了他的姓氏,侮辱他,让他跟自己姓。

  ……

  那时他说她父亲,被人报复是罪有应得。

  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是他嘴贱。

  她与程释的烂帐,绝非是捅他一刀,就能轻易了结的。

  在杀死他之前,从他嘴里翘出前世,那些被隐瞒的秘密。

  回想前世,分明是她的人生,她却能活得像个一无所知的外人。

  懵懂无知,仓惶赴死。

  这一世,她不要重蹈覆辙。

  三天过去了,是日清晨,兰诗终于等到机会。这日沈瑶进宫见太后,兰诗便趁机来到关押着程释的偏院。

  守门的侍卫见着是她,立刻要大叫行礼,被兰诗抬手制止。

  她脚步很轻,无声地走到了门前。

  “公子,您已经拒食三日了,求求您,吃一口吧。”屋里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

  绝食三日?这个程释,在搞什么。

  “公子,求求您了。”屋里伺候的小丫头不肯放弃地劝着。

  房间的门没有关,兰诗站在门口,看见他被捆住了手脚,被丢在角落里,眼睛被黑布蒙住,像是街上路过的美人,被纨绔强抢了去,囚禁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般。

  她家的小丫鬟正蹲在他的面前,举着勺子要喂他,

  他没有反应,既不吃,也不回答。

  兰诗给了蜜心一个眼色。

  蜜心看懂了便进去领了那小丫头春儿出来,并且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春儿出门前回头望了程释两眼,眼睛里满是关心。

  兰诗走到他面前蹲下,丁香色的长裙拖在地上,裙摆上绣着的仙鹿栩栩如生。

  她见他薄唇干涩皲裂,看起来很久没进食了。

  兰诗拿起勺子,在粥中搅拌。

  粥早已凉了。瓷器摩擦的声音在屋里响起。

  粥中还放了瑶柱和干虾,就他,也配?

  兰诗回头瞪了眼她家被美色迷惑的小丫鬟。

  然后挖了一勺粥朝他嘴巴怼了上去,程释依旧紧闭着嘴,拒绝进食。

  粥沿着他的嘴角向下滑落,弄脏了他的下颌。

  程释眼前一片漆黑,他方才听到了房间里移动的脚步声,然后,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他知道是她来了。

  她用的香总是不同,心情好时会用梨蕊香、果香,心情低落时时会用白檀、橙花香……但总会有一股,淡淡的乳香味……

  他喉结微微滚动,声音嘶哑低沉道:

  “好香……”

  粥早已凉,他指的当然是她。

  兰诗放下勺子,拍打蚊子般,赏了他一耳刮子。

  他的脸被打得微侧,下颌线条完美。

  即使被打的模样也叫人赏心悦目。

  她有这样的勇气,无非仗着程释此时看不见,仗着他如今还是死死被捏在手中的小奴才。

  打了人以后,她转身出了门外,让刚刚喂饭的小丫头进去,解开罩住他眼睛的布。

  小丫鬟春儿马上明白了,小姐这是要让她充当坏人啊。

  她揭下那黑布时拼命向眼前的公子暗示,不是她打的他,谁知道那长得像天人的公子,瞧都不瞧她一眼,他的眼睛盯着门口的方向,再也挪不开般。

  程释强忍笑意,这让侍女背锅的小把戏。

  春儿也回头,跟着程释的目光一起望,只见她们家小姐,行步优雅地走进屋中。

  她逆光而行,踱步至他们面前,挡住了冬日里微弱的暖阳,一身紫衣,围着雪白的狐裘,巴掌大的小脸,我见犹怜。

  “春儿,给公子松绑。”

  “是。”

  他被绑了三日三夜,牢固的绳子被割开,散落一地,但他的手腕,手腕,脖颈处,出现了深深的红痕,恹恹瘦损。

  “多谢公主。”

  她挑起他的下巴,观察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中对她没有别样的感情。她想起程释前世惨死的样子,动了几分恻隐之心,开口问他:“如果我对你好,你会报答我吗?程释。”

  他被迫仰着头,望着她,不咸不淡地问:“公主没吃早膳?”

  “什么?”

  “恨我就狠狠扇我便是。”

  他看穿了她的小把戏,兰诗收回手,站在他面前,整理情绪,吸了口气,解释道:“我没苛待庶妹,那日在桂馥斋,是她自己要跪下的,你爱信不信。”

  “我信公主。”

  她与他之间,本是死局。

  她力图破局。

  假如程释也重生了,她必杀之。

  假如程释不记得昔年往事,那么他们今生再无交集,那也是种不错的选择。

  她不管程释以后会做什么,祸害朝堂,逼宫篡位,只要不伤害他们家人,便与她兰诗无关。至于那老和尚说的什么靠程释化解劫难,她是不信的。

  程释,保护她?下辈子吧。

  前世,她与他都没有好的结局。

  她希望,不要再陷入莫名的仇恨中,活在恨意里的日子,太过苦痛。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你走罢。”

  程释杵在原地,寸步不移。

  “我若现在回程府,国公定会惩罚我,请公主给我一个赔礼的机会。”

  兰诗神色复杂地看着程释。

  “你想如何赔罪?”

  “伴公主左右,做牛做马,无以回报。”

  他不肯走。为什么。

  前世,今生,程释都在这个时候入了兰府。

  还是说,这是他刻意而为,故意惹怒她,让她带他回府。

  兰府中究竟有什么?

  让他一定要潜入进来。

  兰诗灵光一闪,难道是与她爹爹现在正处理的大案子有关?

  “好,既然如此,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小厮。我对下人并不体贴,甚至会打骂惩罚,且我院中没有男丁,如果你去了,粗活累活,都是你的,如此,你还愿意待在这里吗?”

  “公主,程释愿意。”

  “你叫我什么?”

  兰诗给了蜜心一个眼神,聪明的蜜心立刻示范道:“主子。”

  程释向她俯首,单膝跪地,低声道:“主子。”

  兰诗继续道:“我娘亲本来要换掉你姓名,让你随‘兰’姓,我今天将你的姓氏还给你。可母亲的命令我无法违背,在我的院子里,你仍旧是程释,在人前,我便唤你‘阿释’,如何?”

  阿释。

  她的声音软糯,带着少女的尾音。

  他听到她念这个名字,心跳加快了一分。

  “公主以德报怨,阿释感激不尽,从前我不了解您,单凭一家之作判断,误解您,万分惭愧,从今日起,程释必当尽心尽力伺候公主,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她才不信。

  “口说无凭,蜜心,去拟一纸卖身契,让程公子画押。”

  出乎意料的,程释并未反抗,安静地等待着。

  兰诗还以为他要奋力反抗一回,入了奴籍,她就永远抓住了他的一根软肋。

  蜜心办事很快,将拟好的卖身契递给了兰诗,兰诗扫了一眼,眉头微蹙,蜜心竟然写了张死契,要知活契可赎身,死契的话,他便是她一生的奴隶。他的婚娶事宜,转卖与否,统统由她决定。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她犹豫了片刻,想看看程释如何反应,便递给了程释。

  蜜心也掏出了红泥,然而程释并未去拿。

  他直接将大拇指咬破,以血画押。

  鲜红的血迹让这张苍白的纸,变成一张连接着他与她的缔结。

  兰诗瞧见他单膝跪在地上,心里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快感,怪不得前世他会热衷于折磨她,看见美人被迫屈服的却不得不从的可怜样,她从头到脚,通体舒畅。

  -

  沈瑶从宫中回来,听闻程家那小子,被兰诗带走,心中不悦:“胡闹!”

  “她带人回院做什么?”

  王么么如实答:“姑娘让他扫雪洗衣劈柴……”

  沈瑶扶额。

  她女儿这是在报复程释背后说她坏话。

  “让暗卫盯紧了,若有异常立刻汇报,若有僭越之举当场击杀。”

  “老奴这就去办。”

  “慢着。”沈瑶想了想,“若有僭越之举,先抓回来,再作处理,不要让娉娉看见血腥的场面。”

  “是。”showbyjs('卑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