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23章 第23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9 05:29: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亲眼撞破男友出轨,还是在自己的公寓里面。

  说不隔应那是不可能的。

  唐棠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她还保留着一份理智,拳头握紧了又松开。

  眼眶红通通地对宁琢琅和白蝴蝶说:“宁总,你们可以先去楼下的咖啡厅等一下吗?我处理一点私事。”

  人家的家事,外人也不好掺和。

  “那我们先下去了。”宁琢琅又想起唐棠眼睛上的伤:“有需要可以随时喊我们。”

  “多谢。”唐棠转过身,不想让再让人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

  卧室门合上没多久,他们刚走到大门口,卧室里面猛然传来一阵巨响。

  接着是女子的惊叫声。

  宁琢琅和白蝴蝶闻声折返回去,才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唐棠像只破碎的布偶娃娃一样跪在地上,地上全是碎花瓶渣。

  光滑的皮肤上被飞溅的碎片割出道道血口子,墨镜被打掉,那道骇人的淤青清晰地展露在他们眼前,泪水从肿胀的眼睛缝里地淌出。

  而查南裹着浴袍,面目狰狞,怒气冲天地咒骂着:“去你妈的换公司,都怪你玉珑才会封杀我!你他妈不仅坏了我的好事,还毁了老子的前途,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你个贱人!”

  光说还不过瘾,抄起床头柜上的台灯还要往唐棠脑袋上砸。

  看到这里,宁琢琅彻底明白唐棠为什么身上会有那些奇怪的淤青了。

  这台灯要是真砸下去,恐怕会闹出人命来。

  宁琢琅迅速上前挡在唐棠面前。

  只是白蝴蝶比宁琢琅更快,一脚把查南连人带灯踹飞,重重撞到了墙上。

  查南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紧接着又挨了个响亮的巴掌。

  凭借一张甜嘴和颜值,查南在花丛里游刃有余,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的他突然遭这么一下,耳朵嗡嗡作响。

  白蝴蝶看他的眼神真就是像在看一堆垃圾:“演技演技稀烂,唱歌唱歌拉跨,硬捧你都捧不起来,你还有脸怪人家唐棠毁了你的前途,你有过前途吗?”

  当众被人这样说,查南又羞又恼,扶着柜子爬起来,回怼道:“我是xx奖影帝,圈里公认的……”

  “噗哈哈哈哈——”白蝴蝶无情地嘲笑起来,一直笑到肚子疼。

  喘着气问道:“到底谁给你自信?一个野鸡奖也值得拿出来说,你知道上一个拿这个奖的所谓影后,露娜小姐,她现在在哪里吗?”

  “她在送奶茶,前几天我还碰见她了呢。”

  笑声落在查南的耳里是无比的刺耳,身为男人自尊心被狠狠地践踏了,气得脸皮通红。

  像只炸了毛的狮子,猛地就要一拳朝白蝴蝶挥过去。

  只是他还没沾到人家一根寒毛,肚子上挨了宁琢琅重重一脚,再次飞了出去。

  虽说宁琢琅一向不赞成以暴制暴,但对于人渣,和他讲道理才是浪费时间。

  查南被人莫名暴打了两次,摸着疼痛不已的后脑勺,嘴里咒骂着各种难听的话,额头上的青黑色血管根根爆起。

  然而宁琢琅接下来的动作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只见宁琢琅举着手机,把他刚才那些暴戾的丑态都录了下来。

  “别动,你要是再敢对女孩们动手,我现在就把这些东西发网上去。”

  “你敢!”查南没有底气地吼了一句。

  “你看我敢不敢。”

  要知道,他在大众心里营造的一直是温柔绅士男神形象。

  如果让人知道他私底下是这幅丑恶嘴脸,事业必然会受到重创。

  刚才怒气上头没注意,现在冷静下来,查南这才开始认真审视面前的人。

  白蝴蝶他认识,和唐棠不对付。

  而这个男的应该就是她的老板。

  既然是唐棠对家公司的人,那就好办多了。

  眼珠子骨碌一转,他立马换了副嘴脸,谄媚地笑道:“您是宁总吧,这是我和小唐的私事,她又不是您公司的员工,就不劳您费心了,请先离开我家吧。”

  宁琢琅听出他这是在逐客,却纹丝未动:“我怕我们现在走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唐小姐了。”

  “哈哈,哪能啊。”查南尴尬地笑着说:“我这人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一生气下手就没轻没重的,以后都不会了。唐棠是我的宝贝,我平时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今天真的纯纯是个意外。”

  又对着坐在床尾的唐棠使眼色,做出后悔状:“宝贝,你说是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在这一回吧,要是我以后再犯浑,你就把我打醒好不好。”

  看着查南又开始故技重施求和,唐棠突然感到一股无力的疲惫。

  宁琢琅不动声色挡在他们中间。

  他都帮到这里了,要是唐棠还是舍不得这人,那他们也只能尊重祝福了。

  沉默片刻。

  唐棠眼泪已经流干了,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最后怆然地说:“分了吧。”

  查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唐棠毫无波澜地重复刚才说过的话:“我说分手,我受不了了。”

  家暴只有零次和亿次,她从一开始就不该对这个人抱有任何希望和侥幸。

  “妈的!你再给老子说一遍试试!”查南此刻也顾不上形象,撕下虚伪的皮囊,怒目圆睁,冲过去就要把唐棠拖到地上踹。

  但被宁琢琅冷着脸用力推开:“唐小姐都说分手了,而且过错在你,现在离开给彼此都可以留点体面。”

  被宁琢琅身形挡住,查南看不到唐棠,更是恼火:“你们是她谁啊?连朋友都算不上,有什么资格管我们之间的事情?!给我滚开!”

  “你说的有道理。”

  宁琢琅转头询问唐棠的意见:“唐小姐,我们可以是你的朋友吗?”

  唐棠一愣,惊讶之余点了点头。

  “可,可以。”

  “所以。”宁琢琅说:“你听清楚了吗?”

  那个台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白蝴蝶拿去了,握在手里把玩。

  一打二明显没有什么胜算,查南又吃软怕硬惯了,更何况他有把柄在宁琢琅手里。

  这场闹剧最后以查南摔门而出落幕。

  安慰小姑娘宁琢琅并不擅长,先出去了,留白蝴蝶在里面。

  等了没多久,卧室里突然传出一阵咆哮:“滚!”

  接着就看到白蝴蝶捂着耳朵跑出来。

  宁琢琅问:“怎么了?你和她说什么了她反应这么大?”

  白蝴蝶吐吐舌:“也没什么,就从前我们一起拍戏时候遇到的趣事。”

  可是听唐棠的咆哮,肯定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她还有心情冲着白蝴蝶发火,应该心情好点了,他们能帮的都帮了,刚拍下来的视频也留给了唐棠,余下的就要靠她自己走出来。

  因为这个突发情况,本来该解决的正事都被耽误了,只能先等着唐棠恢复状态。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

  宁琢琅掏出钥匙要开门,嘎达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沈期背着光站在门口,修长身影将宁琢琅笼罩,拧着眉头像是要质问什么。

  没想到一开门会见到他,宁琢琅吃惊地后退几步,还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你怎么进来的?”

  沈期看他后退心里莫名不爽:“你……”

  “爸爸。”沈隆安突然从沈期后面蹿出来,张开双手要往宁琢琅怀里扑。

  宁琢琅反应快,稳稳接住了飞过来的小圆球。

  沈隆安撒娇似的扒着他的衣服蹭了蹭:“爸爸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好想你哦。”

  “我也想你了。”宁琢琅把沈隆安抱起,假装没看到门口那个大活人往屋里走。

  习惯性地拍了拍他的背,力度不大,但是沈隆安却疼的“唔”了一声。

  “疼。”

  宁琢琅关切问道:“哪里疼?”

  沈隆安摸了摸自己的小屁墩,撇着嘴委屈道:“这里疼。”

  宁琢琅:“这是怎么了?”

  沈隆安偷偷看了一眼沈期。

  眼神好凶哦。

  立刻摆摆手:“绝对不是因为我又考的不好爹地生气打的,爹地从来不打我,都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而沈隆安神情里的害怕已经说明了一切。

  宁琢琅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又打你了。”

  以前他就反对沈期用棍棒教育孩子,好好说不行吗?给孩子打出心里阴影来了怎么办?!

  本来气氛就不对劲,沈隆安今天穿了件绿色睡衣,说出来话也带了那么些味道:“爹地都是为了我好,是安安辜负了爸爸和爹地的期望,安安其实一点都不疼的……”

  他的茶味表演正演到兴头上,突然感觉一阵悬空感。

  “诶,你放开我!”

  沈期轻松把这只绿色的团团从宁琢琅身上扒拉下来,转手扔回了他自己房间的床上。

  指着床尾的书包威胁他道:“你有时间假哭不如先把作业给我老老实实写了,下次要是还考倒一,你就别想再留在这里。”

  沈隆安:“嘤。”坏人!

  他可怜巴巴地坐在床上,扁着嘴想向宁琢琅求助。

  可惜,教训完他,沈期下一个要教训的就是宁琢琅。

  “你抓着我做什么?放开我!”

  他当然不会任由沈期对他动手动脚,可他的力气显然敌不过沈期。

  沈期关上沈隆安房间的门,又把他拖进了另一间房。

  还没搞清楚沈期想做什么,就听见金属锁合的声音。

  银晃晃的手铐就扣在他的手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