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21章 第21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9 05:29: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要走了。”沈期提醒站在窗前打电话的那人。

  宁琢琅毫无波澜回了句:“嗯。”

  沈期慢吞吞地走,一只脚都踏出了门框,想想还是不甘心,又回来说道:“我真的要走了。”

  “再见。”

  “你真的舍得我走吗?”

  “舍得,你要是不想又扔垃圾就快点走,不送。”

  宁琢琅能感觉到后背上灼热的视线,假装没看到继续打电话。

  那份热度停留了一会,最后在门轻轻合上的声音里消失。

  没一会,宁琢琅就透过玻璃窗看到沈期离开的落寞背影。

  愣了会神。

  他是不是把话说重了?

  这种背影他曾经见过,在看到亲眼沈期杀了老师,又受了言语刺激,崩溃之下对沈期拳打脚踢,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让他们本就不融洽的关系更是陷入了冰点。

  再然后……

  “宁总,宁总?”

  电话那头连唤了几声才把他拉回来。

  田导:“宁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宁琢琅摇摇头,眼下说正事要紧。

  “田导,我记得你们片头片尾曲的演唱人选似乎还没有定下来吧?”

  “难道你有什么推荐的人选?”

  “有,他叫林然,这个人田导应该不会陌生,他的实力有目共睹。”

  “嘶。”田导说:“不会就是前段时候和玉珑闹解约闹的很难看的那个吧?”

  “没错,是他。”

  田导那边犹豫着说道:“这个我可能收不了,个性太野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都敢得罪,我这幅老身板可遭不住啊。”

  “我们知道,所以作为补偿,田导可愿意再赏脸来吃顿饭?”宁琢琅又补充道:“是富贵大厨研发的新菜品,别人都没有吃过。”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如你先听听他,看看是否和你心意。”

  一曲终了。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宁琢琅又说:“田导,这是你的作品,要选用什么人,你是有最大发言权的,旁人也置喙不了什么。”

  “更何况,林然本身就有这个实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片刻思考后,田导最终愿意让他先去试试。

  挂断电话,宁琢琅稍稍宽心。

  就没有一顿饭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顿。

  为了体现公司对员工的爱护,宁琢琅亲自陪着林然去试音。

  一到现场,白蝴蝶隔着老远就看到了他们,跳起来跳起来挥舞双手。

  “这里这里!”

  过去后,宁琢琅无奈提醒她:“注意形象。”

  “嘻嘻。”白蝴蝶俏皮吐舌,同时注意到了一旁林然:“这么久没见了,你小子怎么还是喜欢臭着张脸?”

  “来,给姐姐笑一个。”

  林然不情愿地撇过头去:“不要,笑起来看着好傻。”

  “哪能啊。”白蝴蝶不怀好意,上手想要摸他的脑袋,被他轻巧躲开。

  开始了他逃,她追,他们都插翅难飞的戏码。

  就在他们打闹时,迎面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白蝴蝶瞬间收起脸上的笑容,带着敌意看着唐棠。

  唐棠带着墨镜,看不到她眼神如何。

  直径忽略白蝴蝶,礼貌地和宁琢琅打招呼:“宁总好。”

  宁琢琅颔首回道:“唐小姐好。”

  唐棠目光扫到林然,微微抬首,停顿了片刻,像是惊讶他怎么还能够出现在这里。

  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打算离开。

  白蝴蝶突然叫住了她:“你眼睛怎么了?”

  从她那个角度,可以看到墨镜之下,唐棠眼睛周边青黑,肿了一圈,积聚着淤血。

  唐棠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换了个角度避开白蝴蝶探究的眼神。

  “拍戏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

  “撞到了?”白蝴蝶不相信,上前一步想看仔细点。

  “咦?我记得你这几天没有打戏啊?而且你可是玉姐的心头宝,你要是伤到了脸,玉姐不得把整个剧组给掀了?”

  “与你无关。”受不了白蝴蝶的逼问,唐棠冷冷地扔下这四个字后匆匆远离。

  正好有工作人员看他们一直没出现出来找人,先跟着他们进了录音棚。

  制片总监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和宁琢琅简单寒暄过后,目光复杂地打量着林然。

  啧啧,看看这三分凉薄,三分讥讽,还有四分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愧是圈里出了名的小王子,连玉珑都敢硬刚。

  不过,他其实对宁琢琅这位老板更感兴趣。

  愿意陪艺人面试,敢和玉姐宣战,还有能力说服田导给林然一个机会。

  之前王鸣事件的时候,他和同事们开玩笑打赌,赌星晟可以撑多久。

  他当时自信满满,“顶多撑一个月,它要是不倒闭我给你们表演倒立吃榴莲!”

  结果现在,吃榴莲吃到想吐,甚至患上了榴莲ptsd,一听到这两个字就脊骨生凉。

  说多了都是泪啊。

  而且他对林然并没有抱多大的信心,他清楚写的曲子不符合林然平时的风格。

  这位小王子是出了名的随心所欲,不喜欢的歌不唱,不合他心意的谱子他能当场撕了。

  就算天赋再高,圈里也没多少音乐人愿意和他合作。

  所以在林然进入录音间后,他立刻拨通了楼下保卫科的电话。

  要是等会林然发疯,方便迅速把他拖走。

  透过那一层隔音玻璃,可以看到林然全神贯注盯着曲谱。

  过了许久,他做出一个“ok”的手势,伴奏随之响起。

  所有人的心都在这一刻提到了嗓子眼,忐忑不安地看着里面那个人。

  接着,出乎意料的。

  如泉水叮铃流过山涧般灵动的歌喉传来,清风徐徐而来,抚平所有人心里的不安。

  音乐总监神情终于严肃认真起来,直起身来细细聆听。

  不得不说,林然真的有副好嗓子,对情绪的把控能力也相当不错。

  总监还沉浸在歌声勾勒出的幻想世界里,它却戛然而止,让人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手机那头,保安们等待着总监的指示,但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不免着急:“请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需不需要我们立刻上来?”

  “不需要,回去打你们的斗地主,我这里没事了。”

  挂断电话,总监带头为林然鼓掌。

  响亮的掌声充满整个录音间,宁琢琅知道,这个机会他们算是没有白费。

  亲自送他们回去的路上,总监对林然夸赞个不停。

  上了车,田导的电话也打了过来,先是夸了一通宁琢琅慧眼识金,是为伯乐,而后又提起那顿说好的大餐。

  事情办妥了,一切自然好说。

  接下来的事情让同在剧组的白蝴蝶去照看一下就行,他要去着手下一步。

  签约更多的新人,壮大公司。

  虽然公司没什么名气,但是宁琢琅开出的条件非常丰厚,也适当降低了门槛。

  有他和杨余双双把关,总能签到几个有灵气的素人。

  人一多,公司里有些人就不安分起来了。

  何青大爷上身,说要给这些新人来点下马威。

  可碍于宁琢琅的黑脸不得不放弃。

  于是他又想了个招,添油加醋说着自己过去的辉煌,公司的辉煌,要带着他们寻找公司荣誉感。

  他还是有几分口才的,一群素人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看着何青在洗脑的路上一去不返,宁琢琅哭笑不得。

  可至少他还找到了点事做,不会每天喝酒打瞌睡,最后还是放任他去了。

  或许是看到公司最摆烂的人都开始干活了,其他人也慢慢被他带动,找回了动力。

  原本颓废沮丧的风气在一点点消散,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容易了点?

  为了宣传,剧组很快把配曲放了出来。

  会议室里,宁琢琅叫来杨余打算一起听听看效果。

  门外忽然传来骚动,何青带着那群新签约的萌新大大咧咧迈进会议室。

  一屁股坐在会议桌上,吹嘘道:“都过来,带你们看看你们前辈的厉害。”

  “他的歌声可是惊为天人!让知名音乐总监听了都泪流满面,跪求着他献唱!”

  萌新们很捧场地鼓掌,一脸向往:“好厉害啊!”

  何青牛皮都快吹到天上去了:“那是,你们好好跟着我,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嗯嗯!多谢何哥!”

  “哈哈哈哈——”

  宁琢琅和杨余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看着他表演。

  配曲按时上线。

  时而悠扬,时而激昂,时而深情的歌声把人的思绪带进曲子中描绘的那个动荡时代。

  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边上,宁琢琅和杨余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萌新们听完后赞美道:“哇,好好听,我什么时候也能唱的和他一样高。”

  “专业性好强!”

  “不愧是何哥带出来的人,太强了!”

  ……

  何青得意洋洋,像只花孔雀一样开屏摇尾。

  与他们这边的热闹不同,宁琢琅那边安静得过分,宛如被寒冰冻结。

  宁琢琅和杨余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疑惑,担忧,不安等等。

  怎么会这样?

  从主题曲,到片尾曲,到插曲,没一首是林然的声音,就连歌手名字上都没有出现林然这两个字。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