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8章 第18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绑匪很快被警察压上了警车,耶齐桑接到电话珊珊来迟。

  可他来了第一件事不是关心自己的亲侄子有没有事,而是凑到宁琢琅身边献殷勤。

  宁琢琅只能挂着礼貌而疏离的微笑,沈期连笑脸都懒得给他,搂着人就走。

  耶齐桑讪讪送走他们,瞬间就换了副脸。

  那双眼睛如鹰如隼,像是要把南三千的心肠生生破开。

  “那些蝎子毒虫你是哪里来的?”

  南三千无辜歪头:“什么蝎子?”

  “你还给我装!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虫堆里去!”

  南三千被吓哭,可是又因为怕舅舅更生气而不敢哭出声来。

  无力地小声辩解:“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压抑的哭腔听得人心疼,两个人在寒风中对峙良久,耶齐桑半信半疑放过了他。

  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本来他绑了沈隆安,想把宁琢琅引过来让他陷入麻烦中,然后他再适时冒出来英雄救美。

  计划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本来交代南三千把沈隆安骗出来,半路居然让人跑了,在巷子里玩了一通捉迷藏才把人抓到手。

  小皇帝有武功在身上他是知道的,特意嘱咐绑架的人谨慎点,那头一开始笑着答应的好好的,再后来哭着打电话过来求救命。

  一群废物!

  不仅计划失败,现在他还得去把他们的嘴堵上,省的把自己给供出来了。

  南三千闷闷的哭声哭的耶齐桑头更疼了,大喝一声:“别哭了!”

  紧接着掐住他的脖子,带着恶意警告他:“你要是被我发现在背地里动小手脚,看我怎么教训你!”

  顺手把南三千重重甩到一边,扬长而去。

  回去的一路上,宁琢琅只顾着安慰受惊的沈隆安,没搭理过沈期一句话。

  沈期心里隐隐觉得不妙,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回到家里,宁琢琅抱着沈隆安在沙发坐下,随口道:“沈期,去帮我和沈隆安拿点水来,我口渴了。”

  “好嘞,你等着。”沈期的步子刚迈出几步就僵硬住了。

  宁琢琅刚刚叫我和这小子什么来着?

  沈隆安的抽泣声也戛然而止,整个房间陷入一种无声的紧迫感中。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沈期缓缓回头。

  宁琢琅平静的,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说——“接着装啊?怎么不装了?不是装的很开心吗?”

  机智如沈隆安,早就两眼一闭,双脚一蹬,假装睡着了。

  睡觉睡觉,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管不得管不得。

  明明现在温度不高,可还是有冷汗从沈期的背上淌下,浸湿了上衣。

  以前想好的各种说辞在此刻通通派不上用上。

  沈期勉强地笑道:“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宁琢琅定定地直视他的眼睛,铺开脑内的回忆:“很早以前就觉得是你,惯用的动作,说话的语气,熟悉的背影,还有那种吊儿郎当又讨打的感觉,今天看到你用的独门拳法……”

  宁琢琅顿了顿,往事不堪回首:“打个拳都要那么装逼耍帅,嗯,是你没错了。”

  沈期:“……呵,呵呵。”没想到他引以为傲潇洒无比的拳法在宁琢琅眼里居然是这样的。

  “我还以为你没有察觉。”

  宁琢琅:“你觉得我会让一个陌生人在我家里出入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吗?”

  “既然你早就认出我来了为什么不说?”

  宁琢琅把问题抛回去:“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不问?”

  “因为……恨我?”

  宁琢琅默然,沈期看不懂他眼里的意味。

  是愤怒?是悲伤?还是埋怨?

  太多情绪夹在一块,宁琢琅自己都不分不清了。

  沈期试探问道:“那你现在还在为从前的事恨我吗?”

  宁琢琅还是不说话,沈期黯然。

  独自一人回房间收拾东西。

  既然爆马甲了,宁琢琅也不会再让他留下来了,与其等他亲手赶客,不如自己离开,给彼此都留点体面。

  他收拾东西的时候故意慢吞吞,拖着行李箱一步三回头。

  他还是有点希望的,万一呢?

  就在他把握住门把手的那一刻,宁琢琅叫住了他:“等等。”

  沈期像是久逢甘霖的小秧苗,喜滋滋冒出新芽来,等着更多的灌溉。

  却听宁琢琅飘过来一句:“把门口的垃圾提下去扔了。”

  这一句立刻把沈期打回了北极圈,冻得瑟瑟发抖。

  沈期愤愤推开大门,本来要重重甩上,可最后还是轻轻的合上了。

  直到听不见下楼的脚步声,宁琢琅终于松了口气。

  轻拍沈隆安的背:“别装睡了,你的小肚子从刚才开始就在咕咕叫。”

  沈隆安睁开眼,尴尬地咬咬嘴唇,起身一把抱住宁琢琅蹭了蹭,撒娇道:“太傅,我好想你啊。”

  宁琢琅也抱住他:“臣也很担心陛下,当初臣走后,陛下过的可还好?”

  “还好啦,我可是皇帝,谁敢让我过得不舒服。”

  沈隆安说了违心的话,但是与其让宁琢琅愧疚,倒不如让往事就这么翻页。

  “还有不要再叫我陛下了,大秦国早就灭了,现在这里只有安安和他的爸爸。”

  宁琢琅轻笑:“好,都听安安的。”

  沈隆安怕宁琢琅再多问,忙说道:“我饿了爸爸。”

  “你等会,我现在去做饭。”

  打开冰箱门,里面空空如也。

  家里负责采买的一直都是沈期,宁琢琅和沈隆安默契地都没有提起他。

  “要不点外卖吧,安安想吃什么?”

  沈隆安一听可以吃外卖就来了劲:“炸鸡腿!还有可乐和甜甜圈!”

  都是沈期平时不许他吃的,可是孩子今天受了惊吓,就破例一次。

  敲门声一响起,沈隆安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丫子跑去开门。

  外卖小哥比他还急,像是后面人有什么在催他,把东西往门口一放就跑了。

  打开包装袋,里面的东西没一样是他们点的。

  正疑惑是不是送错人了,一张便利贴掉了出来。

  是沈期的笔迹。

  先温言细语关心了一顿宁琢琅,要多腻歪有多腻歪,最后残忍地告诉沈隆安,炸鸡什么的他都没收了,老老实实吃饭。

  难怪那个外卖员要跑的那么快,原来他是被沈期贿赂了。

  沈隆安委屈到没食欲:“爸爸,他好过分。”

  宁琢琅轻声叹气,这人居然还没完没了。

  “这些东西也不便宜,将就着吃吧,我去拿碗筷来。”

  在宁琢琅去厨房的间隙,沈隆安摊开手掌,那个外卖员刚才还塞给了他一张纸条。

  上面是简短的一句话“去阳台,助攻。”

  沈隆安赌气直接把它扔进垃圾桶,谁要帮你助攻了,抢我鸡腿的坏人!

  话虽然这么说,但在饭后,他还是很诚实的把宁琢琅带去了阳台。

  沈期果然在下面等着。

  萧瑟夜色里,他孤零零的站在楼下守望楼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抵御寒冷,而他周围是狂风乱作,几欲把人吹飞。

  看着好不可怜。

  沈隆安开始他的助攻:“爸爸,下面的风这么大,会把人吹感冒的吧。”

  “皇叔好惨,他明天还要去工作呢。”

  “他的同事对他特别不好,还经常说他坏话。”

  “他的工资每个月还要上交一部分给公司,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了。”

  ……

  宁琢琅不为所动的样子让沈隆安摸不准他的想法。

  楼底下的沈期对着耳机吩咐道:“可以了,把鼓风机的功率调小点,冻死我了。”

  耳机里传来声音:“诶,老大不是说要越惨越好吗?人都还有没下来呢。”

  “我还能不了解他,顶多再过个一两分钟就下来了。”沈期冻得牙关打颤,抱紧双臂:“我要是感冒了传染给他怎么办?赶紧调小点!”

  “好嘞老大。”

  鼓风机刚调小,阳台上也没了宁琢琅的身影,沈隆安对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他就知道,宁琢琅肯定会心软的!

  没过多久,楼道里的门被打开。

  宁琢琅逆着楼道里橘黄的灯光出现,柔和光线在他的身形轮廓边勾勒出一层光晕,温柔而美好,他手里还拿着件厚厚的风衣。

  这样子落在沈期眼里是那么的美好,宛如天使降临。

  宁琢琅终究还是心疼他的,他相信之前在博物馆听到的那么话都是宁琢琅的肺腑之言。

  他是在乎我的!

  可迎面甩来的风衣把他打回现实。

  没有含情脉脉,只有宁琢琅的冷笑。

  “这风可真是神奇,别的不吹就往你一个人身上吹。”

  周围的树纹丝不动,只有沈期仿佛是吸风体质,所有的风力都汇集到他一个人身上。

  傻瓜都看得出来有问题。

  “把衣服穿好了就快点走,以后沈隆安和我一起住。”

  沈期试图辩解:“那个,你听我说,这其实……”

  “你那点工资留着自己用,曾经权倾一时的安南王沦落到连一件御寒的衣服都买不起,说出去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该说的话说完了,宁琢琅干脆利落关上门,都没给沈期继续开口的机会。

  鼓风机很有眼力见,立刻不动了。

  耳机里传来担忧的声音:“老大,你别太伤心了,来日方长嘛。”

  只是沈期这次冷静到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