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5章 第15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打那天从博物馆回来,宁琢琅发现沈期对自己殷勤的有点过头了。

  上到洗衣做饭,下到浇花溜娃,他都抢着去干,生怕他累着了一样。

  虽说宁琢琅很受用,但沈期看自己的眼神能不能别那么……

  好不容易挨到沈期去上班了,宁琢琅刚歇一口气,他那个渣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

  对面听起来很生气,厉声叫他回去一趟。

  用脚趾头猜都知道是为了几天前他害得宁莫没有成功拜师的事情。

  回到家里,宁博坐在沙发上,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宁琢琅知道他可以不来,但这事总要有个了结。

  “有什么想骂的,快点骂吧。”

  宁博本就看他不爽,他态度又这么差,一股子怒气在心口烧得慌。

  “家里是少你吃还是少你穿了?你跑去外面打工不嫌丢人的吗!还被那么多人看到了,这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家!”

  宁琢琅反问道:“父亲冻结我所有资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现在倒成我的不是了。”

  “要是可以随意挥霍,我也不想出去抛头露面。”

  宁博哑声,又问道:“你害的莫莫没能拜赵老先生为师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宁琢琅话还没说完,就被从外面蹦蹦跳跳跑进来的宁莫打断。

  “爸!妈!我被赵老先生的文学研究院录取了!”

  “你们快看!”宁莫边说边拿出刚收到的快递,上面赫然是研究院的图徽。

  何瑶赶紧过去,拿着那份快递左右翻看,笑的快合不拢嘴。

  她的女儿那么优秀,赵老先生怎么可能看不上,这不,录取通知不就来了!

  宁博也忘了要训斥宁琢琅,一把年纪笑的跟个孩子一样,满脸的皱纹挤到了一块:“哈哈哈哈,莫莫真是爸爸的好女儿。”

  他是贫苦人家出身,靠着老丈人才到今天的地位,打心底里希望家里能出个文化人,真正把家族拉起来。

  “爸爸要好好奖励莫莫,你想要什么尽管和爸爸说。”

  何瑶等的就是这句话。

  “老公,那个,能不能尽快把莫莫上户口的问题解决了?”

  何瑶状似难以启齿:“研究院里多的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孩子,要是被人知道莫莫只是养女身份,她在别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啊。”

  宁博犹豫片刻,权衡利弊后说道:“说的在理,这次由我亲自去处理。”

  反正老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宁莫才是能光耀门楣的人,又顶着赵老先生的名头,老爷子也不能再像从前那么排斥她。

  何瑶大喜过望,苦求了多年的心愿一朝实现,她已经开始规划自己豪门阔太太生活的下一步。

  她既然得意了,又怎么忘了宁琢琅。

  当初这小子在她刚进门的时候,啐了她一口唾沫星子,当着那么多亲朋好友的面骂她们是小三和私生女,一辈子都别想进他宁家的门。

  现在瞧瞧,她不仅进了,还很快就可以把宁琢琅扫地出门了。

  何瑶故意当着宁琢琅的面说:“莫莫啊,你还有什么想要的,都可以提出来,你爸爸一定会满足你的。”

  她特意咬重了“你爸爸”这三个字。

  可是宁琢琅不为所动,冷眼旁观着他们。

  何瑶犯嘀咕:都到这个时候了,这小子怎么还能沉的住气?

  “莫莫快点把快递拆了,给你哥哥也看看。”

  何瑶边递过剪刀边和宁博商量要不要摆设酒席庆祝一下。

  宁琢琅看这样子,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不会被这家人打扰了。

  默默地往门外走,家里还有两个小孩等着他回去呢。

  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宁莫拿着录取通知的手在颤抖,小脸上已经没了什么血色。

  何瑶最先察觉到宁莫的不对劲,轻推了她一把,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莫莫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太高兴了?”

  凑过去一看,她也同样呆愣住了。

  宁博看不懂这母女俩是看到了什么,居然能被惊成这个样子。

  然而当他看到录取通知上的名字时,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

  紧接着他一声怒吼叫住了宁琢琅:“站住!”

  “你,你,你给我回来!”

  “?”宁琢琅立住但没有过去。

  这是反应过来了,打算接着把刚才没找完的茬找完?

  宁博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打翻了调料盒一样复杂,指着录取通知问道:“这上面怎么是你的名字?”

  “哈?!”

  接下来,仿佛有层看不见的乌云笼罩住了屋内的四个人。

  宁博亲自打电话给研究所确认了好几遍是不是打错名字了,可得到的回复都是没错,就是宁琢琅。

  而宁琢琅那边也偷偷给赵长敬打去电话。

  赵长敬在电话另一头笑的悠然自得:“哈哈哈,师叔还是觉得把你放在我眼皮子底下看着放心点嘛。”

  “反正你那个公司你也不经常去,来师叔这里玩玩还可以打发时间啊。”

  “多和你的师兄师姐们待一块,培养培养感情也是好的。”

  宁琢琅扶额:“那师叔你为什么把快递寄到宁莫家里来?”

  赵长敬:“你又没告诉我你现在住在哪里,不是说你和宁莫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吗?让她转交给你一样的。”

  宁琢琅:“可是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师叔。”

  “误会什么?我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这不是给你的还能给谁的?”

  “……”

  宁琢琅挂断电话,不用回头他都能感觉到后背上那两道恶狠狠的目光。

  像刀子一样剜着他,掺夹着嫉妒,怨恨,不甘等等。

  何瑶想安慰一下宁莫,可她哪里受过这种奇耻大辱,捂着脸跑上了楼,何瑶追了上去。

  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下父子俩。

  氛围一度很尴尬。

  宁琢琅:“如果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这回事,你会信吗?”

  宁博:“……”那样子明显是不信的。

  算了,反正这仇恨他是拉定了,躺着接受毁灭吧。

  宁博迟疑片刻,极其不自然地说道:“你留下来……吃个饭再走。”

  白嫖的饭,不吃白不吃。

  不得不说,这顿饭是他重生以来吃过最豪华的,而且全都是按着他的口味来的。

  饭桌上寂静无声,宁琢琅性子安静,只管吃自己的。

  何瑶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一片。

  宁博作为一家之主,宁琢琅怎么说都是为家争光了,这种时候必须得做出点表率来。

  于是手指僵硬地加了块鱼肉放到宁琢琅碗里。

  宁琢琅抬眸看了他一眼,把鱼肉夹到一边。

  他怕消化不良。

  一顿饭除了他,其他人吃的了无滋味。

  离开的时候,宁博一反常态对他嘘寒问暖,亲自把他送到车里,还塞了张卡给他,希望他能多回来看看。

  何瑶全程陪笑,可她笑的比哭还难看。

  宁琢琅不禁感叹知识的强大,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

  回到公寓,宁琢琅躺在床上,手机还不断冒出来宁博的慰问信息。

  问他到家了没有?还缺不缺什么东西?公司需不需要帮衬一下?……

  而他一条都没有回。

  他是不会单纯到相信这个父亲一夜之间就转性了,良心发现要弥补这个亏待了多年的儿子。

  商人,都是有利可图才会去做事。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是沈期。

  他穿着一身睡衣,还拿着枕头,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这是……”

  沈期摸摸后脑勺,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安安晚上睡觉不安分,害得我晚上睡不好觉,第二天工作没精神,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他眼里都是真诚的乞求,宁琢琅最心软了,又那么喜欢自己,他一定会答应的。

  “不行。”宁琢琅拒绝。

  “为什么?”他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我怕你也不安分。”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把这么危险的人放进来。

  还没走几步,敲门声又响起来。

  宁琢琅没好气地打开门:“都说了不行,你……”

  门外的不是宁琢琅,而是还带着奶味沐浴露香的沈隆安。

  沈隆安套在小熊猫睡衣里,抱着他最喜欢的大熊猫抱枕。

  小人儿还没这只抱枕高,小心翼翼探出小脑袋来,询问道:“我能够进来睡吗?爹地嫌我不听话,把我赶出来了。”

  马上他又摆摆手:“其实爸爸不同意也没关系的,我可以去睡沙发,以前我等爹地回家等到睡着,就是睡在沙发上的,我都习惯了。”

  说着就艰难地拖着一只巨大抱枕要去客厅,走一步歇两步,看起来让人心疼又好笑。

  “你当然可以,进来吧。”

  宁琢琅笑着把他连抱枕一起抱起,沈隆安激动不已,亲了他的脸颊一口。

  “我最喜欢爸爸了!”

  “我也最喜欢安安了。”

  进去前,在宁琢琅看不到的角度,沈隆安对着躲在角落里的那道人影戏谑一笑。

  看吧,不就是和太傅亲亲抱抱举高高睡觉觉吗?能有多难,有手就行。

  朕可是有后宫佳丽三千的男人!

  啧啧,皇叔你不行啊。

  有宁琢琅抱着,沈隆安有恃无恐,故意朝一脸幽怨的沈期做着各种鬼脸。

  到了被窝里,沈隆安又缠着宁琢琅给他讲童话故事。

  等讲的差不多了,沈隆安从小兜里掏出一张叠好的纸交给宁琢琅。

  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这是什么?”

  沈隆安说:“额……成绩单。”

  “爸爸你明天能帮我去开家长会吗?”

  宁琢琅:“我去?这不该是你爹地去的吗?”

  沈隆安解释道:“爹地明天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的后勤保障工作,我不想打扰他工作。”

  “那我还是要去和他说一声。”

  宁琢琅要起身,沈隆安连忙扑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了他。

  “不用啦不用啦,爹地好面子,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自己去的,可是安安不想让爹地这么累。”

  他就是怕沈期知道才来找宁琢琅救命。

  好不容易截下来了老师的家访电话,要让沈期晓得了,都不用等明天,今晚他的屁墩就得开花。

  宁琢琅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熊猫”,只能无奈道:“好吧。”

  好奇地打开成绩单,上面是红通通的一个数字“59”分。

  宁琢琅不禁看向沈隆安:“你考了第几名?”

  沈隆安虽然心虚,但是他够稳,面不改色地竖起一根食指:“第一名。”

  倒数第一也是第一……

  “满分是?”

  沈隆安随口胡诌:“60分。”

  反正学校为了避免攀比,不让老师把所有小朋友的成绩贴出来,只要他不说,宁琢琅就不会知道。

  “这样啊。”宁琢琅捏了捏他脸上的小肥肉:“那还不错,安安要继续加油哦。”

  “嗯嗯,安安会的。”

  沈隆安乖巧又羞涩地低下头,心里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太傅果然比皇叔好糊弄多了。

  计划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