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4章 第14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馆长被警车拉走了,博物馆很快迎来了新任馆长。

  扶林就是那天带自己进馆的青年,虽然年纪轻,但无论是文学造诣还是人品都不是馆长比的上的。

  可他也是被赶鸭子上架,对怎么管理这么大一个博物馆毫无头绪。

  于是宁琢琅不得不留下来帮他,顺便还可以和师叔一起唠唠嗑。

  可他频繁往外跑的行为让某人不满又无可奈何。

  沈期为了能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宁琢琅,把一个月的工作量硬是压到一个星期完成。

  兴高采烈来找宁琢琅提出一起出去吃个饭,但宁琢琅看他的眼神却有些奇怪。

  “你是去抢银行了吗?怎么定的起这么高级的餐厅?”

  一时得意忘形,沈期差点忘了自己的穷苦好男人人设:“是,是我发奖金了,想着要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们的照顾。”

  宁琢琅挥挥手:“不用了,你也不容易,留着钱给我交房租吧,我还要去博物馆工作,再见。”

  “诶,你等等,等等。”

  可宁琢琅没有理会他,还是出了门。

  工作工作又是工作!

  上辈子为了国事放他鸽子不去赴宴,他能理解,大不了陪着宁琢琅一起挑灯熬夜。

  可这辈子连搭理他都懒得搭理一下了。

  沈隆安刚起床就看到沈期一脸阴郁地杵在大门口。

  小朋友的直觉都是很准的,预感到大事不妙,撒丫子就要跑回去。

  可沈期拽住他的卡通睡衣,轻松把他拎到半空。

  沈隆安胡乱挥舞着短小的四肢,做着无力的挣扎:“你放开我!我这次考试没有考倒一,还拿到老师给的小红花了,我去拿给你看,不许打我!”

  沈期把他放下,沉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把宁琢琅回来的消息告诉赵长敬?”

  原来是因为这个事啊,还以为是老师又打电话叫皇叔去喝茶了。

  沈隆安底气顿时足了起来,跺跺小脚:“我不找赵相去解围,难道叫你去?你不怕暴露身份吗?”

  沈期被问的哑口无言。

  是了,他不敢告诉宁琢琅他是谁。

  宁琢琅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博物馆里的事情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

  扶林真的是单纯得像张白纸,下属们来询问他意见,他一问三不知,全推给宁琢琅想办法。

  但是一提到文物相关的话题,他就像一下子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能够滔滔不绝地说上三天三夜。

  照赵长敬的话来说,就像是当年初出茅庐的宁琢琅,傻得可爱。

  博物馆大门口,宁琢琅帮着把新出土的器物从车上搬下来,沾了一身的黄泥。

  打算去清洗一下,转身却看到了两个久违的面孔。

  何瑶看到宁琢琅沦落到这般田地,心里是发笑的。

  摇曳着步子慢吞吞走过来,关切地问道:“小琅啊,你怎么在做这种苦力活?要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就和我们说,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们也会帮你,别不好意思啊。”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宁琢琅也不和她客气:“真的多少都可以吗?可以立刻支付吗?”

  “先来五百万怎么样?”

  “当,当然可以的。”

  何瑶只是说说,怎么可能真的去接济,忙岔开话题:“你好久都不回家,还以为你把我们都给忘了,要不是今天带着莫莫来拜访赵院长,都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宁琢琅:“我过得好不好你不是都知道吗?”

  公司里的眼线恐怕早就把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他这位继母了吧。

  何瑶干笑:“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莫莫妹妹考了学院第一,马上就可以拜赵长敬先生为师了呢,就是那位文学界泰斗,听说这所博物馆的馆长也是他的弟子。”

  “到时候可以让莫莫给你打打招呼,换个轻松点的职位。”

  其他人听到宁莫将要拜赵先生为师,纷纷围过来祝贺,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有人眼尖认出来了宁莫:“这不是宁总的女儿吗?我女儿和她在一所学院呢,据说她还是学院的院花。”

  听着大家的夸张,何瑶不禁有些飘飘然:“过誉了,不过是虎父无犬女嘛。”

  宁琢琅轻笑了一下:“要是我没记错的话,父亲是属狗的,大伯才是属虎的吧?”

  何瑶笑意一僵,假装没听到似的带着宁莫赶紧进了馆内。

  见到赵长敬问过好后,他只让她们先坐下来,像是要等什么人。

  何瑶和宁莫不禁猜测来的会是位什么大佬,居然可以让赵老先生等他。

  “对不起,我来晚了。”

  门被推开,循声望去,何瑶和宁莫都瞪大了眼。

  来的竟然是一身狼狈的宁琢琅。

  更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赵老先生不仅不责骂他的无礼,反而还拿出手帕给他擦拭脸上的汗泥。

  就像是一位长辈对待偏爱的晚辈那般。

  但她们没忘了来这里的目的,再多的诧异也能先放一边去。

  何瑶拉着宁莫开口:“莫莫快叫赵老先生老师。”

  “诶,先等等。”赵长敬挥袖制止住宁莫:“不是我要收徒,是小宁要收徒。”

  “什么?!”宁琢琅和宁莫同时诧异地问道。

  赵长敬把宁琢琅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宁啊,师叔也是为了你好,上辈子你走的早,让你老师那一脉断了,这辈子收个徒弟,百年之后也不至于无人传承师门。”

  “可是……”

  “哪有那么多可是,这回你必须听师叔的!”

  可是宁莫是我名义上的妹妹啊,他要是收了宁莫当徒弟,那他那便宜继母岂不是还得尊称他为老师。

  可饶了他吧。

  但宁琢琅是一点插话的余地都没有,他不情愿,宁莫也是一脸嫌弃。

  赵长敬接着劝他:“虽然这个女孩子资质远比不过你当年,但是胜在乖巧听话,成绩也还可以,你将就着收下吧。”

  宁琢琅还没说什么,宁莫就先不干了:“我才不要拜这个废物为师!”

  何瑶细声呵斥她:“别这么说话,赵老先生还在呢。”

  “哼!”宁莫别过头去。

  赵长敬向来护短,听到宝贝师侄被人骂成是废物,脸立马就沉了下来。

  一开口不危自怒:“你不想拜小宁为师,但你可知道,你未必受得起他的教导。”

  宁琢琅是什么样子的,宁莫从小就看在眼里。

  不学无术第一名,次次年级是垫底,打架斗殴通报名单上一定有他的一份。

  现在居然要她拜他为师,还说她配不上这位师父。

  简直可笑至极。

  赵长敬见两边都不愿意,无奈叹道:“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这个老头子的眼光,那便算了,扶林啊,送客吧。”

  “赵老先生等等!”

  何瑶着急了,她们是冲着可以拜赵长敬为师来的,怎么能就这么打道回府了。

  宁琢琅的外公马上就要回来了,老爷子喜欢舞文弄墨,对赵长敬老先生十分尊敬。

  要是宁莫能够成为赵长敬座下弟子,自然可以让老爷子对她另眼相看。

  只要老爷子肯松口,宁莫上宁家的户口的事情就有望了。

  要是等着宁博去处理指不定得拖到什么时候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赵长敬会如此宠爱宁琢琅,但这么好的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何瑶问道:“莫莫要是拜宁琢琅为师,那也可以说是您门下的出来的吗?”

  “自然可以。”

  得到肯定的回答,何瑶攥紧手里名牌提包,狠下心一咬牙说道:“那我们拜!”

  “妈!”

  “莫莫听话,妈妈不会害你的。”

  “不是。”一直静静看着她们表演的宁琢琅突然出声:“你们都不问一下我想不想收吗?”

  赵长敬问道:“所以现在小宁你的意思是?”

  宁琢琅走到宁莫面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了我就考虑收徒。”

  宁莫不屑地哼哧一声,她不相信宁琢琅这个文盲可以出什么高难度的题目。

  “你觉得历史上的安南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宁莫不假思索答道:“有将帅之才却又优柔寡断,没及时废帝称制,最后被秦宣帝那个庸才褫夺封号,在南疆重病不治身亡。”

  这是她们初中就知道的历史,居然还拿出来考她。

  果然废物还是废物。

  宁琢琅微微摇头:“不对,作为统帅,身上系着大秦的安危,他不会优柔寡断,也不能优柔寡断。”

  “他曾在千军万马中救出被绑架的宣帝,也曾只带百余亲信闯宫平定叛乱,为了治水患力排众议修建运河……”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足以说明安南王有治国之才,他并不懦弱,相反他相当聪明,很多事情他不过是看破不说破,用他的方式,默默地守护好大秦江山……”

  屋外,沈期怔在原地,迟迟没有开门而入。

  他知道宁琢琅懂他,但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在外人面前这么维护自己。

  一颗心被狠狠地击中了。

  隔着那扇门板,他仿佛看到了当年如棵雪松般立于朝堂上的温雅君子。

  沈隆安也把宁琢琅的话听了个十成十,有点害怕地仰视沈期。

  早知道就不把皇叔写的那么辣鸡了。

  可本来就是他自己要求史官把他的功绩从史书上抹去,现在被后人诟病,也赖不着我啊。

  沈期仿佛能听到沈隆安的吐槽似的,突然朝他下手。

  吓得沈隆安像只鹌鹑一样缩起了脑袋。

  只见沈期用力揉了揉沈隆安的脑袋,嘴角挂着肆意的笑容:“我就知道!”

  “宁琢琅肯定喜欢我!他对我是有感情的!哈哈哈哈——”

  沈隆安:“……”

  您能别笑的跟个反派一样吗?

  ……

  等把何瑶母女赶走,宁琢琅总算松了口气,安心坐下品茶。

  赵长敬拧眉看着他,欲言又止。

  “小宁啊,你老实和师叔说,刚才那些都是你的真心话吗?”

  “假的。”宁琢琅脱口而出,风轻云淡:“都是我随口乱编的。”

  “千万别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