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12章 第12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自从在颁奖典礼上露娜被爆出和已婚导演的潜规则,所谓爱妻如命导演的遮羞布被扯下,一时风光无两的纯情小花成了阴沟里的老鼠。

  狠狠体会了一把当初白蝴蝶被网暴时的无力感,只不过她是自作自受。

  听说她在新的剧组被骂的狗血淋头,因为她无论是演技还是才艺,都是靠别人硬捧出来的,顶多算中上水平。

  白蝴蝶当初就是看出来这一点,才给了她红灯,让她回去再多练练,没想到反而成了别人发挥攻击她的借口。

  可这次露娜遇上的林导演是圈里出了名的暴脾气,对待演员要求极为苛刻,暴脾气要是上来还会亲自动手打人。

  白蝴蝶看着路透图里她那副可怜狼狈的样子笑的前仰后翻。

  “哈哈哈哈——”

  她不是喜欢装可怜流眼泪吗?现在可有的她说发挥的机会了,哭到最后怕是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了。

  这个资源其实是她故意放出去的,因为这位导演实在是不好相与,而且角色并不适合她。

  主意是宁琢琅出的,放出消息让露娜主动过来抢这块烫手山芋。

  自己出尔反尔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但如果是对方要换人,那过错可就不在自己身上了。

  恶人被收拾,脸上的伤疤也在调理下变好了不少,白蝴蝶最近心情大好。

  应广大粉丝的要求开了场直播以解粉丝们的相思之苦。

  过程中,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白蝴蝶那张脸。

  这段时间为了养好伤疤没有去美容院保养,但现在一看,肌肤质量非但没有下滑,反而更加细腻紧致,白里透粉如三月桃李雪。

  这可就奇怪了,于是弹幕里是清一色询问蝴蝶姐的保养秘方。

  白蝴蝶用食指抵唇,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是我的老板花大价钱为我请来了大师做食疗,药膳的配方保密哦。”

  随即粉丝们刷起羡艳的话。

  “呜呜呜,我也想要这样的好老板。”

  “加一。”

  “羡慕了……”

  而此刻位于话题中心的绝世好老板,正在博物馆里勤勤恳恳地做他的解说员。

  宁琢琅牵紧沈隆安的小手,贴心嘱咐道:“抓紧我的手,不要乱跑,这里是博物馆也不要大声喧哗,知道了吗。”

  沈隆安最近在换牙,一说话就漏风,觉得开口会影响了他英俊帅气的形象。

  只能乖巧点头,把自己的小拳头塞进宁琢琅的大拳头里,表示他听懂了,他很乖。

  今天恰好周末,沈期外出工作不在家,又不放心沈隆安一个人在家里,只能把他一起带出来。

  于是这一大一小的高颜值组合成了博物馆最受欢迎的一对,请他们讲解的人数创下新高。

  沈隆安是只小社牛,面对一众母爱泛滥的参观者毫不露怯,虽然不肯说话,但是他长得粉嫩可爱啊!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聚集,沈隆安邀功似的看向宁琢琅,小尾巴就快翘到天上去了。

  就差直说,夸我,快来夸我。

  看着这件漏风的小棉袄,宁琢琅无奈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本来他就是按小时计工资,期间无论他躺平还是工作工资都不变。

  现在可好,看样子今天一天的工作量可以抵得上一个星期的了。

  宁琢琅带着一行人讲解到秦宣帝墓,原本像是花蝴蝶一样在人群里自由飞翔的沈隆安突然断了蝶翼,神色复杂地看着玻璃柜中那具棺椁。

  “小朋友,你站那么远做什么?不就是一段木头吗,没什么可怕的,快过来,别走丢了。”有参观者向落在队伍后面的沈隆安招手。

  沈隆安在原地踱步,就是不肯过去。

  谁想亲眼见到自己的棺材啊!说不定尸骨都还没有全部腐朽成泥。

  他沈隆安上辈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才不愿意亲眼看到自己死后狼狈的模样。

  宁琢琅看出沈隆安的不情愿,只能把参观人□□给其他同事,解释说是孩子平时听多了鬼怪故事胆子小。

  等他们到了休息室,一路上沉默不语地沈隆安抱住宁琢琅说:“对不起,害得你没能好好工作。”

  “没事的,小孩子本来就不适合看那些东西。”

  沈隆安的个子矮,踮起小脚尖都够不到宁琢琅的腰部。

  毛茸茸的头发蓬松柔软,他知道宁琢琅喜欢揉,于是主动把小脑袋送进宁琢琅的手里蹭了蹭。

  面对小朋友明显的讨好意味,宁琢琅真的是什么法子都没有。

  这孩子惯会撒娇哄他的。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宁琢琅收拾好带着沈隆安打算下班。

  同事从转角跑过来喊住了他,神色看起来很焦急:“小宁等等,领导叫我们过去集合,馆里来了位大客人。”

  “可是……”宁琢琅看着沈隆安犯难,他也不能把孩子一个人扔在这里。

  同事看沈隆安从刚才开始就很听话,说道:“没事,一起去吧,只要他别闹就行。”

  沈隆安扯了扯宁琢琅的衣角,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

  行吧,带着一起去吧。

  来的是位富商,据说和馆长是故友,此番来看上了一件玉瓶,想花高价买下它。

  接待室里简单寒暄过后,馆长带好手套,小心翼翼把玉瓶从储存容器里拿出来。

  瓶身打上灯光,柔和的光泽朦朦胧胧流转在玉瓶表面,细腻剔透玉质说明了这件玉瓶的价值不菲。

  馆长将这件玉瓶的历史和富商娓娓道来:“这件玉瓶经过考证是秦宣帝时期由南疆进贡而来,只此一件,在当时便是价值连城的珍宝,后被宣帝赏赐给他的叔叔安南王,大秦覆灭后,关于这件珍宝的去向无人知晓。”

  “直到最近啊,有个老农拿着这件玉瓶来找我们,说是他们祖上流传下来的,这才让这件珍宝重现于世。”

  招待室里大家默默听着馆长的讲述,无一不在心里感慨时光的无情与强大。

  只有宁琢琅,从刚一见到那只玉瓶开始,神色就不对劲。

  尤其是在听完这件玉瓶的前世今生后,内心的诧异更加放大。

  这件玉瓶不是早就被我摔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完好无损。

  当初沈隆安得到这件玉瓶时爱不释手,一有闲暇时间就拿在手里把玩。

  可宁琢琅偶然得到消息,南疆人在瓶子里藏了特制的毒蝎卵,为的就是趁沈隆安不备毒死他。

  等他连夜闯进宫殿找人,却发现沈隆安安然无恙,而那只玉瓶被沈期要走了。

  虽说他和沈期不对付,但是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又匆匆赶到沈期府里。

  彼时正值入夏,即使到了夜晚空气依旧闷热,沈期就穿着件轻薄外衫倚在床榻上等着他,而那只玉瓶放在他手边。

  宁琢琅眼尖,看到瓶口出探出来一根锋利的尾刺,废话不多说,冲上去把玉瓶打落在地,又对着地上的碎片一阵猛踩。

  沈期当时对于宁琢琅的奇怪行径很是诧异,然而令他更诧异的还在后面。

  宁琢琅看到只有漏网之蝎爬进了沈期的衣服里,情急之下扑上去扒拉下了衣服,手劲没控制好,衣料被他撕裂。

  听着清晰的帛裂声声,还有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的宁琢琅,沈期动都不敢动一下,那双平时执剑拿缰的手竟不知道放哪里好。

  完事了,宁琢琅拍拍衣袖走人,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说,帐纱落下,独留沈期愣在碎布料堆里。

  宁琢琅那潇洒离开的背影,活像是白嫖完美人还不给赏钱的恶霸公子。

  只是当时玉瓶确确实实是被摔成了渣渣,绝无复原的可能。

  那现在这只是怎么回事?

  那位富商明显对这只玉瓶很满意,听着馆长的解说连连点头。

  东西看完了,富商没急着走,而是跟馆长闲扯起来。

  富商说:“这古代皇帝的审美还真是不错。”

  馆长悠悠吹口热茶:“秦宣帝是史书上出了名的会享乐,政绩平平,但玩的花样倒是多,没被他那个战功彪炳的皇叔夺了皇位也是稀奇。”

  富商:“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自己坐皇位多累,整天要提防着刺客,但是控制一个傀儡皇帝就轻松多了,不仅大权在手,出了事还可以推傀儡出去背锅。”

  馆长抚掌大笑:“果然是你们做生意的人思维方式啊,哈哈哈哈——”

  领导是谈得尽兴了,站在边上当摆设的员工们可就惨了,腿都站酸了还得跟着陪笑。

  大人还能忍着,小孩子却不行,宁琢琅后悔把沈隆安带过来受罪,想着要不找个理由离开。

  一直安安静静的沈隆安却在阵阵笑声里插了句格格不入的话:“假的。”

  奶里奶气的声音透着不符合年纪的深沉,让笑声戛然而止,沈隆安瞬间成为所有人的目光汇聚中心。

  宁琢琅先一步把他挡在身后,馆长话中隐隐藏着怒气:“谁把孩子带进来了?”

  带着歉意,宁琢琅解释道:“对不起,我现在就把他带走。”

  馆长觉得在富商面前丢了面子,对着沈隆安的背影骂道:“没教养的孩子,真不知道他母亲是怎么教的。”

  母亲是沈隆安的逆鳞,为了防止外戚干政,沈隆安的父皇去世后,母妃也被活埋殉葬,而他们却骗他说母妃是出宫守陵去了,等他长大了就会回来。

  可无论是母妃,太傅还是皇叔,走了的都再也没回来过。

  听着馆长的话,宁琢琅把已经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收回。

  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他们却偏偏要送上门来。

  “安安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有东西是假的。”

  馆长嗤笑说:“那你倒是说说,哪件东西是假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