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7章 第7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里住进了两个陌生人,宁琢琅习惯了孤独,心里总有点奇异的感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他和沈期的房间隔着一堵墙,不知为何,他觉得有道灼热的目光透过那道墙彻夜注视着他。

  连着好几天未得好眠。

  这天是周末,宁琢琅起床时脑袋昏昏沉沉的,是一阵食物的香味把他的勾醒。

  看着满桌热气腾腾的早餐,而家里只有沈隆安一个人在,沈期早就去工作了。

  听沈期说,他们的家庭并不富裕,而且他还要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需要每天早出晚归去工作。

  宁琢琅诧异问道:“这是你爸爸做的?”

  沈隆安往嘴里塞了个灌汤包,腮帮子鼓得像只仓鼠,刚要开口说话,又想起宁琢琅从前教育过他,“食不语”。

  乖乖咽下去后才开口说话:“是,也不是。”

  因为沈期笨手笨脚的,打个鸡蛋都能把蛋黄飞出去,最后还是打电话叫御厨做好送来的。

  不过牛奶是他热的,粥也是他换了个碗装的,四舍五入一下这顿可以说是他“做出来的”。

  “嗯?”

  “额,没什么的啦,爸爸快来吃吧!”

  “安安,和你说过了,我不是你爸爸,要叫我哥哥。”

  沈隆安一脸似懂非懂的模样,撇撇嘴:“可是我只有爹地,我想要个爸爸。”

  宁琢琅问:“你妈妈呢?”

  沈隆安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皱出一张小苦瓜脸,桌底下的小腿也不乱蹬了。

  “我那个傻爹地把人弄丢了。”

  嘶,好像一不小心戳到小朋友的伤疤了,宁琢琅连忙补救:“没事没事,迟早能找回来的,你喜欢怎么叫我就怎么见吧。”

  沈隆安立刻绽开一张大大的笑脸:“嗯嗯,爸爸亲亲。”

  这孩子变脸可真快……

  算了,正好也饿了,免费早餐在面前不吃白不吃。

  一勺鸡蛋粥下肚,熟悉而陌生的味道在缠绕在舌尖。

  总感觉在哪里吃过,但是又说不上来。

  沈隆安捧起牛奶喝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里面信息不断冒出来,全是沈期发过来问情况的。

  “怎么样?他有说什么吗?”

  “粥是咸了还是淡了。”

  “他有没有把牛奶喝了?”

  ……

  沈隆安趁宁琢琅没看到打算回消息,但是想起昨天沈期不仅嫌弃他不想和他睡一张床,还一晚不睡盯着墙发呆,弄得他也没睡好。

  睡眠质量不好可是会害得小朋友长不高的,他可不想一直是矮矮的小个子,现在的漂亮小姐姐更喜欢高富帅的。

  于是乎沈隆安小朋友邪魅一笑,小胖手轻轻一动把打好的字一个个删掉。

  嘻嘻,活该皇叔,你就一个人着急上火去吧。

  早餐吃完没多久,公司那边突然来了个电话,说是有个大单需要他亲自签收。

  不管他怎么追问是什么东西,对方都不肯透露半分,说是送件人要求的。

  宁琢琅犯嘀咕:“谁送的?什么东西要捂的这么严实?”

  沈隆安则是一脸神秘兮兮地笑道:“说不定是什么惊喜哦!”

  惊喜?

  现在是周末,沈隆安不用上课,让他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待在家里宁琢琅也不放心,只能带着他一起去公司。

  刚踏进公司,就被大厅里的那个巨大的包裹震惊住了。

  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把本就不大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连落脚的地方都要艰难寻找。

  顶着送货员打量的目光,宁琢琅硬着头皮签收完,却没有立刻打开,而是围着它观察起来。

  谁能寄这么大的东西给他?还一点信息都没留,他在这个世界的朋友屈指可数,没有哪个有这么大手笔。

  宁琢琅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旁边的沈隆安先忍不住了。

  按太傅这么谨慎的性格,是不是还要拿扫描仪来检查里面有没有□□再开箱?!可是太傅等的起里面的东西等不起啊,天气这么热,东西焉了怎么办?!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安安好好奇哦。”

  正说着,他拿出准备好的剪刀流利划开包装,宁琢琅都没反应过来,里面的东西顷刻间如开闸放水般倾泻而出,铺了深深一层。

  数量如此之多,居然全都是茶叶?!

  宁琢琅小蹆以下都被掩盖在茶叶海里,他弯下腰在里面艰难摸索着。

  用力一拽,总算是把淹没在里头并且已经被吓到呆滞的沈隆安捞了出来。

  即使已经安全了,沈隆安还是迷惘地看着四周,嘴里不断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全是茶叶,花呢,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看看,都给人孩子吓出心理阴影了。

  “别怕别怕,没事了。”宁琢琅把他抱进怀里安抚,再看看这前所未见的场面,忍不住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他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事情才刚刚开始。

  那个送货员去而复返,拉来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大包裹,并且告诉宁琢琅,这样的包裹还有很多。

  宁琢琅:“……”这都什么事儿啊?

  “哈切!——”远在公司开会的沈期突然打了个喷嚏。

  最近怎么回事,怎么总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

  不过,现在宁琢琅应该已经收到自己为他准备的礼物了吧。

  他以前最喜欢喝这种松顶云雾,只是这种茶叶每年产量极少,是只供皇族饮用的珍品。

  从前他安南王的宴席,上到都城贵族,下到大小官没有一个敢不赏脸去的,只有宁琢琅敢给他甩脸子。

  请十次能去一次都是稀见了。

  后来,沈期发现宁琢琅每次来都碰上他准备了好茶,机智如他,很快发现了其中缘由。

  并开始带着礼物找各种理由登堂入室,蹭完饭还要留宿,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脸皮之厚令人发指。

  而今时不同往日,经过人工干预,这种茶叶如今产量飙涨,沈期直接包下全城的货源作为礼物送给宁琢琅。

  沈隆安那小屁孩还担心他做不好,不就是投其所好吗?他比宁琢琅自己都还要了解他。

  宁琢琅现在应该是又惊又喜感动不已,等今天回去以后,要是和他坦白这是我送的,他会不会对我……嘿嘿。

  那个时候,我是和他告白呢?还是和他告白?还是和他告白呢?

  这样进度会不会有点太快了?我们才同居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不,他现在还没有认出我来,我对他来说就是个励志坚强的好男人,趁这个天赐良机得赶紧把人哄回家养起来,养的白白胖胖手感好,上辈子也太瘦了,抱起来都没几两肉……

  沈期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幻想里不可自拔,全然不知他的心里活动通过他的表情暴露给了所有人。

  开会中的众人惊恐万分,吓得手里的笔都握不住了。

  他们从来都是高冷严肃不苟言笑的总裁居然在会议上笑了,而且笑的这么春心荡漾。

  这究竟是他们没睡醒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而此刻的沈期也绝对想不到家里有什么狂风暴雨在等着他。

  茶叶数量太多,而且又是匿名,宁琢琅疑心并不敢用,只能先送到宁家的仓库里暂时存放,而他要尽快找到送货人问清楚。

  宁家那边的人很快从各种渠道得到了消息,宁远结束通话后拧着眉头不解,儿子宁通忙问道:“安插在宁琢琅公司的眼线说什么了?”

  宁远:“说是宁琢琅买了一大批茶叶,不知道要做什么。”

  “茶叶?”宁通忽然想到了什么:“我听说最近沈氏集团总裁在全城高价收购茶叶,宁琢琅难道是想借这个机会攀上沈氏这棵大树?”

  宁远眼珠略一转动,思量后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宁琢琅自打上次车祸醒来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仅主动放弃进公司的机会,做事沉稳有条理让人挑不出错来。”

  “切,他这就是以进为退,他怎么可能放弃公司继承权这么大一块肥肉。”宁通想起那次车祸就恼火:“都怪那司机,居然那么怂,快撞上的时候踩了刹车,要不早把宁琢琅解决了。”

  “嘘,不是说了要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吗?你又提起来做什么!”

  宁博压低声音,心虚地朝门口看去。

  “行行行,对不起爸,我错了还不行吗。”宁通的道歉毫无诚意,“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宁远再次拿起手机:“他宁琢琅能做的我们怎么不能做,沈氏这棵大树可不能便宜了他一个人。”

  “喂,小张,帮我去全国收购茶叶,对,你没听错,是茶叶,不是茶叶蛋……”

  知道这个消息的除了宁远,还有远在家里享受日光浴的继母。

  刚刚她安排在宁琢琅身边的眼线过来汇报消息,说宁琢琅突然购买了一大批茶叶。

  她心下疑惑:不是都把他的卡冻结了吗?哪里还有多余的钱?难不成是借来的?可是借钱买茶叶是不是有点傻。

  但是转念一想,宁琢琅如今性情大变,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容易忽悠的孩子了,肚子里指不定揣着什么坏水呢,还是多防备点的好。

  想到这,她又回拨了过去:“喂,你帮我去做件事,报酬好商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