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第4章 第4章

小说:咸鱼被迫营业后爆火 作者:酒火樱桃 更新时间:2022-05-14 19:20: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琢琅在离那家公司不远的地方正好有间公寓,东西还没放好,经纪人杨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宁总,您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

  虽然在电话里没具体说是什么事,但从她焦急的语气,还有电话那头的争吵声里可以猜到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麻烦了。

  宁琢琅怕事情闹大,连衣服都没有换,拎着提前准备好的资料就赶了过去。

  刚到公司楼下,就有人迎了上来,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往上面走。

  “师傅你怎么来的这么慢,王哥等得都要骂人了,快点和我上去把空调修了。”

  他来的匆忙,一身风尘仆仆,估计现在看起来朴素又狼狈,还背着工具挎包,难怪会被人认成修空调的。

  越往楼上走争吵声越剧烈。

  宁琢琅想解释,却被那人打断:“等会进去了,只管干你的活,其他的什么也不要听,什么也没看见,工钱少不了你的知道吗?”

  不等宁琢琅说话,那人拧开门把他推了进去。

  一时间争吵声停了,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门口的动静吸引了过去。

  那人连忙解释:“王哥,是修空调的师傅来了,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宁琢琅糊里糊涂来到空调底下,他哪里知道这东西怎么修?好在有说明书,就是有点厚。

  屋内的温度比屋外还要高上几度,并且随着两边骂战的升级还在不断升温。

  经纪人杨余被气得不轻,脸上的妆已经被汗水浸花,胸口剧烈起伏:“王鸣,公司待你不薄吧,这些年来有什么好资源都是第一个给你选,你怎么能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过河拆桥!”

  王鸣没有任何愧疚之色,反而嗤笑出了声:“我没有和公司解约已经是看在往日情面上,你们现在拿的出手的艺人也就我一个了,我多为自己争取点利益怎么了?”

  杨余气得声音都在颤抖:“可是现在公司这么困难,根本满足不了你提出的要求!”

  星晟公司刚开始的时候发展势头不错,一口气签下了未来的金牌经纪人和影帝,是匹名副其实的黑马。

  可是后来公司老总突然生病,何瑶求宁博把公司交给她表哥何青管理,而何青就是个只会打牌喝酒的草包。

  没过多久,那位金牌经纪人带着一大批艺人解约另立门户,他们很快便壮大了起来,而星晟则从此一蹶不振。

  沦落到现在,一个才小火了一把的小鲜肉都干理直气壮地和经纪人提不平等要求。

  王鸣知道公司现在需要他,离不开他,所以才要趁这个机会狠敲一笔!

  公司完不完他反正不在乎,钱到手就行。

  “不是说宁家的大少爷要下凡来历练了吗?你们满足不了我的条件,就让他来满足,人家一分钟几百万上下,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点毛毛雨。”

  “你,你!简直厚颜无耻!”杨余怒火攻心加上房间闷热空气堵塞,只觉得脑袋一片晕眩。

  这时一只手从背后扶了她,舒适的凉气从掌心传来,给杨余拉回了一点清明。

  空调已经修好了,吐出丝丝凉气。

  她转过头这才发现这个师傅的不对劲,眼睛过于清澈,周身的气质沁淡如风,微微一笑给人如沐春雨的感觉。

  宁琢琅扶稳杨余,从纸袋里掏出一张纸连着笔递给王鸣:“空调修好了,签字。”

  王鸣对一个修空调的师傅并不放在心上,利落签好字,接下来就要付钱了。

  可他看向身边几个助理,皆是退后摇头。

  公司都快倒闭了,他们这个月的工资都还没拿到手呢,全捂紧了自己不富裕的钱袋子。

  王鸣恶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只能不情愿地从身上摸出几张红票子,乱塞进宁琢琅上衣兜里,示意助理把人带走。

  宁琢琅却没有动,而是扫了一眼签名,平静地宣布:“我以星晟经纪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宣布,你被解约了。”

  众人愣了愣,杨余总算想起这人是谁了,这不正是照片上的新老板吗?

  她们刚刚竟然还让老板去修空调?!杨余连忙上去道歉,其他人面面相觑,小声嘀咕。

  王鸣强气焰稍减,但一想到他身后的靠山,马上又强硬起来,挑挑眉:“老板,解约我你可得想清楚了,别到时候又求着我回来,你可就难看了。”

  宁琢琅循声转过头,把红票子照着王鸣的样子又塞了回去,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不要太狂妄,小心打脸。”

  助理尴尬地说道:“老板,你认错人了,王哥在那边呢。”

  “哦,抱歉,我有点脸盲。”

  王鸣黑着脸:“我这个大个人宁总都能认不出?我看是你老眼昏花了吧。”

  宁琢琅:“不是,是你没什么特色,我记不住。”

  王鸣倏地气红了脸,他一个当红小鲜肉居然被人当面说没特色,这人还是自己老板。

  侮辱性不大伤害性极强。

  王鸣带着他的助理们气冲冲离开时还不忘撂下狠话。

  杨余担忧问道:“宁总,王鸣走了,那接下来您有什么计划?”

  宁琢琅不假思索:“躺着养老。”

  “啊?”

  “不是,我是说你们主管何青呢?怎么从刚才起就没露面?”

  一提到那个不靠谱的二吊子,杨余愤然:“死了。”

  “?”

  “昨天不知道跑去哪里喝了一晚上的酒,今早醉熏熏地来公司,在办公室里倒头就睡。”

  透过小窗可以看到里面沙发上倒着个人影,看样子睡得很死。

  公司都要倒闭了还能睡得这么香,着实让人羡慕。

  宁琢琅和杨余简单交接了一下工作,公司的情况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

  目前只剩下杨余一个经纪人,艺人寥寥无几,都是刚签约与素人无异,通告约等于无。

  虽然有总公司吊着一口气,但是就他渣爹那个小气的性子,迟早会彻底放弃这个无底洞。

  见宁琢琅抵着下巴,盯着办公桌上一堆陷入沉思,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杨余试探问道:“您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宁琢琅回神:“我刚刚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可以同时解脱公司所有人。”

  “什么点子?”

  “转行。”宁琢琅微微一笑:“救公司太麻烦了,不如我们另开一家,反正有现成的店面,开一家自助类型的,我们在家里睡觉就好了,你觉得如何?”

  看到宁琢琅一本正经不像在和她开玩笑,杨余笑容僵住:“……”

  她一直以为何青已经够摆烂了,现在看来还是她太没见识了。

  落魄公司有个好处,事少还不用每天打卡。

  可以让宁琢琅每天睡到自然醒,醒了之后慢条斯理享受一顿午餐,再到小区里溜达一圈,赏赏花逗逗鸟,时间差不多了再去公司刷个脸。

  或许是受宁琢琅的影响,公司里的氛围没了先前的紧张与焦虑,大家看待事情都平和了不少。

  可这样的好氛围没有维持几天就被打断。

  宁琢琅照例来公司刷脸的时候,杨余匆忙跑过来把他拽到电脑前面。

  王鸣把解约的事情捅到了网上,倒打一耙说公司苛待他多年,而他是受不了主动解约。

  一时间各种“心疼哥哥”,“黑心公司早点破产”的言论霸屏。

  让本就不富裕的公司更加雪上加霜了。

  杨余急得额头皱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宁琢琅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王鸣的名气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大,也没有证据证明公司苛责他,评论区下不乏质疑声,不需要他出手解决,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淹没在网络里。

  然而没过几天,意外发生了。

  王鸣顶着一头才纱布出现在直播中,还拿出医院的验伤报告。

  随后他阴沉着脸,眼里的恨意迸发,向大家说出了昨晚的遭遇:“昨天我在上楼回家的时候遇见了老东家,他让我和他回公司去,我没答应,结果被他用板砖拍了脑袋,要不是邻居听到声响救了我,我可能已经……”

  网友们一片哗然,之前说公司虐待他还有人不信,但是现在是真的信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艺人和公司的私人纠纷,而是一起恶劣的故意伤人事件。

  大众的同情心和正义感被激起,不到十分钟,这家公司的底细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以往的各种小错误被当成黑料无限放大,连带着宁琢琅这个新任老板的照片都被挂出来示众。

  这事愈演愈烈,甚至有脑残粉往公司寄刀片,宁琢琅紧急召开会议。

  其实公司能管事的也就三个人,王鸣又提到了老东家,这事不是他和杨余做的那就只能是何青。

  何青倒也爽快,承认了是自己做的。

  他直接把脚架到会议桌上,倚在靠椅里,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头发长到快遮眼,青黑的胡茬已经好几天没有剪过,他也懒得打理,半开的衣领上粘着干涸的血渍。

  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他偏偏要惹出这种事情来,还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要不是宁琢琅拦着,杨余早就冲上去指着他鼻子骂一通。

  好好的周末就这么毁了,宁琢琅心情更糟。

  他就想当条没梦想没目标吃吃喝喝没烦恼的咸鱼,怎么就这么难呢?

  看着同样挂了彩的何青,揉揉眉心叹口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