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啊小兄弟,这不能怪我啊,都是这几个人蛮不讲理的,一上来就对我拳打脚踢,逼迫我把你骗回来,不然他们就要伤害我的妻儿!”

  苏澈虽然生气受到了欺骗,可是他又有什么道理怪邻居呢?

  毕竟是苏家人拿他的妻儿老小威胁他,唤作正常人都会这么做的,不过他竟然能惹得苏家偌大的家族齐齐出动来到这个有些破败的房屋,真是难为他们了。

  鹰钩鼻子的老头是他大伯伯手下的得力走狗,名为张淳元。他父母的意外这厮也有参与过。

  “三少爷,跟我们回去吧,阿坤一直都想你”

  “做梦!”

  “把自己改成和老祖同名真以为自己就是苏家人了?”

  张淳元的脸色顿时变了起来。

  爷爷是好心才会收留他,并一直隐瞒这位大伯的真实身份,就连他也一直以为苏乾(苏坤原来的名字)是他的亲大伯,全家除了爷爷奶奶外,根本无人得知他是收养的。

  可是他在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后,竟然妄想伤害其他兄弟取而代之。

  难怪家族那些老古董听到大伯改的名字后,一个个眼神微妙地看着他。

  一群保镖围了过来对苏澈拳打脚踢,苏澈抓起椅子朝这些人身上狠狠地砸过去,桌子上的茶杯瓶子不断往这些人身上招呼。

  这些保镖竟然被他搞得这么狼狈,他们心里也是很气,出手就有些重了,一拳砸中苏澈的后背。

  苏澈倒在地上,被地上的残渣划了一身血。

  整间房屋顿时变得阴森森的,冰冷刺骨,阴风习习,房门被吹得吱吱作响。

  众人被冻得牙关子直打架,抱着手臂浑身哆嗦。

  张淳元身边一直未说话的老者怒眼圆睁,“是谁?别在背地里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

  平日里因为佩戴的玉佩特意遮掩他的体质,如今流血了体质就遮掩不住了,他身上的血液顿时吸引来大量的鬼物。

  “哎呦喂!好香甜的味道~”

  “是纯阴之体的味道,老娘好喜欢~”

  转眼间周围大量的鬼都被苏澈的血液吸引过来,整间屋子充满着极为诡异的气息。

  “咣当~”房门自己打开。

  “开……开了,它自己开了!”

  邻居看到房门自动打开,颤抖着手指向房门,顿时吓晕了过去。

  “呵呵呵呵~”

  “嘻嘻嘻~”

  张淳元身边的老者怒喝道“少给我装神弄鬼,速速现身!”

  老者名为李泰安,是苏坤请的一位大师,老者捏着符纸口中念着咒语向前射去,大喝一声“给我现身!”

  屋内顿时显现出大群形状诡异,造型恐怖、鲜血淋漓的鬼。

  在这群面目狰狞的恶鬼中,为首这个大红长裙波浪卷的美艳女鬼却显得格外可怕,格外有压迫感。

  她舔了舔舌头有些贪婪地看着地上的苏澈,“这么俊秀的小帅哥,老娘把你带回去慢慢采补”

  苏澈只觉得浑身恶心,这种赤果果的目光让他反胃。

  美艳女鬼毫不在意他的目光,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在他死前让他当一回风流鬼。

  张淳元吓得躲在老者身后,随手指挥保镖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上?”

  这群保镖被迫硬着头皮战战兢兢过去。

  大红裙女鬼笑得张扬,脸上露出妖媚的笑容,“咯咯,真是一群不怕死的蠢东西!既然你们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李泰安阻止道“不可冲动,肉体凡胎,绝不是此女的对手!”

  张淳元从老者身后探过脑袋大声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要工资了吗,还不快给我上!”

  保镖们想想丰厚的薪水,硬着头皮上了。

  女鬼亮出一道道火红色的绸布缠绕在保镖身上,她用力一勒,这些保镖身上发出骨骼被勒碎的声音。

  只见他们口中溢出猩红的血液,脸色铁青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李泰安看到横七竖八的保镖顿时怒从心来,一把甩开缠绕在他身上的张淳元,拔出一只紫毫笔一跃而来。

  “你这鬼物好生恶毒,今日老夫就替天行道!”

  “老不死的,一起去死吧!”

  红色的绸布铺天盖地从女鬼背后散开向前散射,女鬼握着形成螺旋状的红色绸布冲来。

  “给我破!——”

  李泰安转动紫毫笔周身一转,铺天盖地的红色绸布齐刷刷断裂,女鬼一个踉跄,却也反手朝他头上打去。

  他头上的纱帽顿时掉落,眉骨被划出一道血痕,顺着眼角滑落。

  女鬼眼中杀意更甚,屋内阴气愈加旺盛,此鬼如此修为已成厉鬼,手下更是有无数人命。

  李泰安怒喝一声,指尖运气打入手中的紫毫笔上,毫毛发出紫金色的光晕,凝聚出一根针尖大小的芒刺飞射而来。

  女鬼看到这道小小的紫金色芒刺竟然没由来地恐慌。

  她连忙用红色的绸布将自己包裹成茧蛹护在身上,形成坚不可摧的屏障,却没想到这小小的芒刺竟然穿透屏障刺入她眉心。

  女鬼的眉心顿时惊现一道极为细微的小孔,下一秒,她整个身子顿时阴气外泄,炸裂开来。

  厉鬼被彻底铲除,李泰安也身子打晃,口中喷出大口鲜血。

  “前辈,你这是?”

  张淳元看到李泰安的样子被吓到了,若是说一开始的李泰安是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现在的他看起来就有了一丝风烛残年老人的老态。

  可想而知,刚刚他施展的功法对自身耗损极大。

  张淳元眼睛咕噜噜地转,伸手就要抓向地上的少年,却不想整只手就像触电一样发麻。

  他不得不放弃了抓苏澈。

  张淳元不解地看着老者问道“前辈,你这是为何?”

  “哼,你不是说让老夫来除厉鬼的吗?竟然忽悠我帮你们抓人,我没和你们算账就不错了,从今以后苏家的买卖我不做了,这个人你也休想带走!”

  张淳元一看急了,这个老不死的竟然阻止他,早知道刚刚就该让他和那个女鬼同归于尽!

  “还不走?”

  张淳元不得不低头,“李老别生气,我这就走,这就走!”

  在张淳元走后,李泰安原本要离去,可是当他看到苏澈脖子上露出来的这块玉佩顿时停了下来。

  “没想到你我倒也是有缘,也罢,今日老夫就再帮你一回,至于造化如何,听天由命了”

  s..book42884258642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