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大海目光恶狠狠地看向郑则单,恨不得把这个杀千刀的剐死,他做出口型让他等着。

  郑则单终于脱身,当然是毫不犹豫的趁着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史大海时,自己猫着腰偷偷跑路了。

  吕妈拉着史大海的袖子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抹在他身上,“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这么死了,你们学校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们学校必须要给我孙女儿一个交代,我孙女儿不能无缘无故的没了,今个儿你们要是不好好处理这件事,我老婆子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吕奶奶干脆哭闹着坐在地上撒泼打滚,要是有人想要上来把她扶起来,老太太就会大声哭嚎道“没天理了,我孙女就这样白白死在学校,学校不仅不给我们个合理的交代,还想对我们动手!”

  吕妈故意装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口喘着粗气,仿佛随时都能晕倒过去。

  史大海差点没被气出脑血栓,他强忍着怒火努力挤出笑容赔不是道“你们误会了,我们学校一定会给你们个交代的,有什么话咱们进去好好聊,这样坐在外面影响也不太好,你们说是不是?”

  一听到要进去聊,吕家人哪里会同意?

  吕爸当即暴怒,声音如同钟声一样洪亮,“放你娘的狗屁,我们要是真跟你们进去了,不就得什么都听你们的了吗?”

  吕奶奶撒泼打滚,拽着史大海一顿又踹又踢道“就是,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出来还是一回事呢,坚决不会和你们进去的!”

  可怜的史大海被这一家人闹得简直快要疯掉了,最后在答应赔偿他们家50万,这家人才松口放过他们。

  可怜的史大海经此一朝,仿佛苍老了十岁,回去之后被气得再次犯了高血压住院,这一病就病了整整一个礼拜,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商量出结果了?”

  夜翎看着唐陌白问道,她才不信这两人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

  谢盈盈现在还在生气刚刚被夜翎教训,朝她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她。

  唐陌白看到谢盈盈这副模样皱了皱眉,他原本以为谢盈盈就是被惯坏了,有大小姐的脾气,现在看来还是个拎不清的。

  唐陌白看着夜翎两人说道“没错,我们这次来确实有要事找你们,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里人多眼杂,确实不是个谈话的地方,正好苏澈下午也没有课,便陪着夜翎一起去了。

  这些鬼们不像夜翎可以在白日行走,他们都躲在废弃的西区旧楼里,听到有人说话的脚步声,这些鬼都警惕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虽然上次夜里见过一院子的鬼,这次这满满一屋子的鬼都齐刷刷地看着他们俩,谢盈盈还是难免有些胆怯。

  这屋里也因为具体的鬼数量太多,温度简直像是冰窖一样寒冷。

  谢盈盈被冻得不由得抱着手臂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鼻尖儿也被低温给冻得红彤彤的。

  “说吧,结果商量得怎么样了”

  夜翎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直接单刀直入主题。

  唐陌白也不是个喜欢话多的人,长话短说道“队长同意你的要求了,那几个老家伙起初是不同意的,后来在队长的威胁下也同意了”

  “不过队长在答应你们这个请求的同时,对你们也有要求,希望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鬼都不要滥杀无辜,否则被他逮住了绝不会手下留情!”

  夜翎闻看向屋内的一众鬼,“你们都听见了吧,知道该怎么做吗?”

  这些鬼们在见识到夜翎能和面具先生打得不分上下,纷纷对她敬佩不已,她说的什么话大家都会听。

  薛媚和其他三个区的首领带头说道“翎老大放心吧,我们这些鬼都是信守承诺的人,只要这些道士们不出尔反尔先伤到我们的人,我们自然也不会对他们动手”

  夜翎转身看向唐陌白两人挑眉道“这下你们放心了?”

  “哼”

  谢盈盈给了夜翎个白眼,冷哼一声别过头。

  夜翎懒得和这种蛮不讲理的娇蛮大小姐置气,目光看向唐陌白。

  唐陌白推了推眼镜框,朝夜翎出修长白皙的手道“既然翎老大都发话了,那么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和他握手的一刻夜翎目光微闪,别看这唐陌白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手掌修长光洁,他的虎口处因为常年练唐刀,被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唐陌白握住女生光洁而又阴冷的手时,浑身像是触了电一样,不自然地迅速抽回手。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握一个女孩子的手,虽然对方是个女鬼,可是她也是个女的。

  唐陌白没由来地脸红,就在这时,一道不太友善的目光扫了过来,他推了推眼镜抬头一看,目光的主人正是苏澈。

  苏澈都没有和翎儿握过手呢,竟然被这个看起来有些闷骚的道士抢先一步。

  现在的他怎么看唐陌白怎么觉得不顺眼。

  情商低、脑子里只有修炼的唐陌白,并不知道吃醋这个词语,也不了解这个词语的可怕之处。

  他不能理解苏澈莫名其妙的恶意。

  “我怀疑面具先生就藏在学校里,”

  听到夜翎的话唐陌白眸光一闪,眼睛一亮,“难道你是有怀疑的对象了?”

  他们异情情报局已经寻找这个面具先生好几年了,此人罪恶滔天,伤害无辜,用了那么多活生生的灵魂修复自己的封印,他恨不得早点将这厮绳之以法。

  夜翎开口说道“我怀疑他是我们新代课的思想政治老师,那夜我和他交过手,虽然看不清他的真实面容,不过他的身形倒是和那位思想政治老师有些像”

  听到夜翎的话,苏澈也终于明白为何她总是喜欢有意无意地端详着这位思想政治老师。

  原来翎儿并不是因为花痴才盯着他看的,而是一早就怀疑他是面具先生的身份,才会盯着柯允唐的。

  “陌白哥哥,你就这么相信这个女人的话?那个柯允唐我也有所耳闻,他不仅帅气多金,还带出过很多优秀的学生,”

  “而且他每年都会向慈善机构捐大量的钱,这样一个善良的老师,我才不相信他会是那个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的魔头”

  夜翎就静静地看着她闹,并不恼火。

  s..book42884258033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