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警官连忙抚摸一下额头,一定是这两天工作太累了,他才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

  要相信科学,相信科学!

  “两位道长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从谢盈盈和唐陌白来了之后,这两人就一直用打探的目光看着她,那眼神就仿佛她是一个杀人凶手一般。

  唐陌白目光直直地盯着她,仿佛生怕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夜翎姑娘,这个女生的死真的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夜翎嗤笑一声道“怎么?道长是怀疑这人是我杀的?你们异情事务所想要检查一下这种非自然死亡的情况应该并不困难吧,你大可以去看一看吕美玲的尸体,她是被人吸干灵魂而死的,这种手段想必你们最熟悉吧”

  唐陌白的俊脸顿时僵硬起来,她说得没错,这种手段他们异情事务所最清楚了。

  因为他们已经和面具先生交手好多年了,这种手段早已见怪不怪。

  看到唐陌白僵硬的神色,谢盈盈本来就看不惯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鬼。

  尤其是这个女鬼口齿伶俐,好几次噎得她无法回嘴,心里对夜翎还是有些强烈的不满。

  “喂,你这女鬼真是嚣张,就算不是你做的,你一个鬼物我就不信你会清清白白没有做过一点坏事?”

  下一秒,谢盈盈的脖子上忽然传来窒息的感觉,她的脖子上传来骨骼被缩紧的声音咔咔响起,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让她无比恐惧。

  她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漫不经心摆弄头发的夜翎,对方面色无比平静,仿佛根本就看不到她痛苦的神色。

  路人并不了解这一切,他们看到谢盈盈的模样纷纷四下散开。

  “这个姑娘好端端的怎么这样?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切,现在是21世纪,瞎说什么呢?依我看她是想要碰瓷呢,我们离她远点,千万别被她讹到”

  看到这些人像是面对洪水猛兽的目光,谢盈盈很想解释她并不是碰瓷,可是她现在连呼吸都困难,根本无法开口说话。

  谢盈盈恨恨地看着夜翎,她敢确定,这一切就是夜翎干的!

  夜翎冷冷地看着她痛苦的神色无动于衷,苏澈也一脸漠视的表情,并未有劝说夜翎收手的意思。

  苏澈从小到大见过太多恶意了,他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相反,在遭遇这么多恶意以后,他的心变得非常冷漠。

  这一切都是谢盈盈自己先挑衅夜翎的,他才不会管这个娇纵的女人的。

  唐陌白虽然不喜欢谢盈盈这个喜欢咋咋呼呼的女人,可是,她毕竟是队长的独女,否则除了什么意外,也不好交差。

  “抱歉,是我们的不是,盈盈太过娇纵了,惹你不快,还请翎姑娘见谅,放过她一回,否则众目睽睽之下出了事影响也不好”

  夜翎本来就没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掉谢盈盈,这次就当是给她个警告,省得她总是不自量力的招惹自己。

  她粗鲁地像是丢垃圾一样把谢盈盈丢在地上。

  谢盈盈狼狈地摔在地上,终于呼吸自由的她捂着脖子放声咳嗽,又恨又惧地看着夜翎。

  夜翎浑然不在意她杀人般的眼神。

  而吕美玲的家人已经在学校门口大哭小叫,闹翻天了,赶又赶不走,只要一想撵他们走,吕美玲奶奶就会哭哭啼啼躺在地上装不行了。

  吕妈就会对着老师又抓又挠,已经有好几个老师被她抓得脸上挂了彩,吓得这些老师们不管史大海怎么催都不肯出来了。

  被史大海推出来的教导主任只得厚着脸皮,脸上强行挤出笑容道“几位,你们冷静一下,吕美玲同学的遭遇我们也很难过,你们放心这件事学校一定会给你们个交代的,我们正在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定然会将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

  吕爸本来就生得人高马大,看到教导主任这幅陪着笑的神态更加恼火了。

  他赤红着眼一把拎住教导主任的衣领,面漏凶光眼中含泪骂道“说得倒是轻巧,我女儿的尸体一看就不对劲,史大海呢,快出来给我个说法,好好一个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和吕妈接到女儿去世的消息,简直不敢置信,等到他们夫妻两个看到吕美玲的尸体时,简直被吓了一大跳。

  这哪里还是他们那个聪明漂亮、年轻有活力的女儿啊,躺在那里的分明就是一具油尽灯枯,苍老的躯壳。

  “请问这位老师,我听说前几日贵校还有一个姓白的女同学自杀了,此事是否属实?”

  “我听说贵校有闹鬼的传,有人说曾键到贵校的校长请三位大师去学校作法,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属实?”

  “短短几日就有两条人命,贵校对此则有何解释呢?”

  面对记者各种犀利尖锐的问题,可怜的教导主任郑则单隐约有招架不住的趋势,一脸求救的回头看着史大海。

  史大海见状不妙,弯下肥胖的身子正准备逃遁。

  该死的史大海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自己想着跑路,没门!

  郑则单一脸欣喜朝着躲在里面的史大海大喊道“校长,你可算来了,吕美玲同学的家人因为她的去世非常难过,现在正需要你的安慰!”

  该死的郑则单,分明就是公报私仇,故意报复他!

  果不其然,记者们转移了目标。

  目睹一切的夜翎没忍住笑了出来,看到夜翎笑了,苏澈也跟着她一起笑了出来,只不过他的笑容看起来略显僵硬。

  夜翎问道“你笑什么?”

  苏澈傻乎乎的摸着柔软的碎发道“没什么,就是看到你开心,我也觉得开心?”

  “真是个傻子”

  谢盈盈酸溜溜地听着这俩人肉麻的对话,目光不由的看向身边握着唐刀,穿着唐装芝兰玉树的俊美男人,心里阵阵的失落。

  她自始至终都知道陌白哥哥不喜欢她。

  可是她非常喜欢陌白哥哥,今天被夜翎这个女鬼欺负时,若不是因为父亲的原因,他根本就不会为自己求情。

  虽然她知道这一切,可是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欢。

  这群记者一听到校长来了,纷纷转移目光,手中的相机咔嚓的朝着史大海不听地拍照。

  手中的话筒齐刷刷地对着史大海,语犀利的朝他问各种尖锐刁钻的问题。

  s..book428842580313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