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离剑上透着一道刺眼的寒芒,剑意凛冽锋芒毕露瘆人,红发男子似乎对他提起一些兴趣。

  没想到他年纪轻轻竟然就领悟了剑意,简直是难得的天之骄子。

  夜翎四人与众妖陷入了苦战,他们只得苦苦支撑着。

  就在这时,殷离忽然放出一道红色的信号弹。

  狐妖和蛇妖见状道“这小子是要搬救兵啊,在救兵来之前先将他们几个除掉,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不好,这是有大妖出没的信号弹,所有的捉妖师快随我速速前往东临!”

  远在各路的捉妖师们见到这束红光纷纷向此处汇聚。

  “师父,为何天上放红色的烟花?”

  小道士不解地问着身边衣衫褴褛的山羊胡子老道。

  “什么红色烟花?”

  “你看天上这不就是红色的烟花吗?”

  老道看向远处顿时神情大变口中连连念叨着“不好”。然后拎着小道士就往烟花处跑。

  可怜的小道士被拎着衣领,脸颊红通通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年纪轻轻就参悟了一丝剑意实属难得,只可惜非我族类虽远必诛!本座绝不容许任何一个威胁到我族的存在!”

  “大王英明!”众妖张牙舞爪发起进攻。

  一时间天上飞的,地上爬的一拥而上。

  红发男子化手臂成两只壮硕恐怖的坚硬兽爪直逼殷离胸口,殷离清俊的脸上面无表情从容躲闪。

  粗壮的红色兽臂坚硬如铁,兽爪锋利如刀,抓在剑上发出阵阵摩擦声。

  然而这红发男子实力更占上风,更为可怕的是,他似乎并没有使出全力,由此可见他若是恢复了实力该会多么可怕?

  白颜不禁心里犯嘀咕,莫非他是传闻中性情暴躁为祸一方的虎妖或者豹妖?

  可是看那只大妖的样子似乎认识大师兄,他该不会是那只伤到大师兄魂魄的天魔兽吧。

  不可能,上次那只天魔兽明明被那几个长老们合力击退了。

  空旷的林子被来自各路的妖怪摧残下变得狼狈不堪,一时间地面上、树木上留下了伤痕累累的痕迹。

  在殷离与红发男子激战时,不少小妖动了歪心思,贼眉鼠眼地准备对他们四人偷袭。

  殊不知夜翎三人一直在提防他们搞偷袭。

  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最人畜无害的凌清竹身上,竟然不要钱似的掏出一张又一张符纸。

  身上还佩戴着各种护身的法宝。

  “破妖符”“火焰符”

  小小的符纸飞入妖怪群中瞬间点燃爆炸。

  汹涌的火势直冲上空,爆炸声震耳欲聋,那些小妖们被炸得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众小妖们被凌清竹的符纸折腾得隐隐心生畏惧之意。

  然而凌清竹心虚得很,她的符纸大肆挥霍,剩下的不多了。

  (这小女主还真是壕无人性,符纸跟不要钱似的往外丢)

  [那当然了,身为小女主肯定是团宠,那帮老头子们各种宝物都往她怀里塞,]

  之前被夜翎几人逼退的那些妖们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见自己的手下露出这副怂样气得的大喊道“给我上”

  小妖们不得不壮着胆子冲上去。

  “小师妹不必管我,我没事,去帮大师兄!”白颜扯掉凌清竹搀扶的那只手,不禁有些担忧看着空中那道白色身影。

  眉目如画的清冷男子隐隐不敌,被那红发大妖一掌从空中拍落。

  殷离清冷的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从交手中能明显感觉到面前这只大妖带给他的强大压迫感远比伤他的那只

  “大师兄!”

  眼看那红发男子直逼他面门而来,倏地一道红影掠过,红发男子扑了个空。

  殷离身上被兰香包围,当他看到自己竟然被一个绝美的女子公主抱的姿势抱住,一股臊意直冲脑门。

  夜翎接住受伤的‘病美人’落在地上,这美人仿若受惊一般,一双剑眉错愕地看着她,当他看到自己竟然被女子抱在怀里,瞬间满脸爆红羞愧难当从怀中挣扎开。

  “你……男女授受不亲……快放开我!”

  美人像是遇见了登徒子一般,慌不择乱地挣开她的怀抱,转身又迎上与那大妖苦战。

  (这个世界的小家伙格外害羞呢~)

  某只牛马统子简直不忍直视,宿主这样子好猥琐啊。

  凌清竹和白颜见状神情微微凌乱,努力平复异样的心情奋勇杀敌。

  白颜和凌清竹同时挽起腕中的剑,白光一闪疾飞向妖群之中。

  只那五颜六色的绚丽光芒闪过他们的面前,坚硬的大翅膀羽毛锋利如刀朝夜翎忽闪过来。

  她扬起手中的长鞭,鞭子上覆盖着一层火红色的火焰,散发着灼热的温度燃烧着。

  硕大的翅膀瞬间被点燃,鸟妖惊恐地看着自己漂亮的羽毛被烧得像狗啃一样,整只妖变成了秃子,鸟妖想杀夜翎的心变得无比强烈。

  “还我羽毛来!我要杀了你!”

  夜翎犹如那行走的红衣暗夜修罗,狐妖的佩剑竟然在她的指间旋转起来,“咔嚓”一声被她捏碎。

  “你!你竟然捏碎了我的剑!”

  愤怒的狐妖身后两条尾巴胡乱搅动着,试图将夜翎勒死。

  “呵~就凭你还想勒死本座?”

  只见面前这握着红鞭过分好看的女子掌心打出一团火焰,瞬间想他引以为傲的那条大尾巴点燃。

  “我的尾巴!”

  夜翎所到之处火光弥漫,凌清竹和白颜都替这些妖觉得无比同情。

  一时间林中多了许多光秃秃的丑陋妖怪,这些妖怪无一不是浑身毛发光秃秃地。

  若不是蛇妖被加强版雄黄**退,它们直接就变成蛇肉干了。

  就在这时一道道浩然正气从远处赶来,原来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捉妖师看到天上的信号赶来。

  然而当他们看到一群光秃秃的妖怪时,面色微微抽搐。

  就在这时,空中陡然迸发出无比浓郁的妖气,这道浓郁的妖气外泄,引得众妖瑟瑟发抖。

  姗姗来迟的老者看到那红发男子忽然大喊了一句,“不好,他是天魔兽!”

  “老刘你胡说什么,天魔兽前段时间不是被我们击退了吗?”

  “老夫不会认错的,我的孙儿就是死在他这双爪子下!”

  [宿主,如果他是天魔兽的话,那前段时间就是他打伤殷离,他就是害殷离魂魄离体的那只大妖]

  “竟然被你们认出来了,”天魔兽气势暴涨发出震人心魄的长鸣,满脸杀气看向殷离。

  s..book42884252531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