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初思看了看钟亦南这张俊逸非凡的脸皱起柳眉总觉得哪里不妥。

  “思思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忽然她灵机一动,“等等,小南子你不能顶着这张脸去,万一人家这贵小姐要是看上了你,再把你招成上门女婿可怎么办?”

  “你这是多虑了,这么多人在呢,她怎么可能会直接挑我?”

  “我不管,你不能顶着这张脸”

  修仙者身上都有一股出尘飘逸的气息,走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与众不同。

  只不过本人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不同罢了。

  当他看到周围人的目光都在他们几人身上停留,钟亦南也没有再说什么。

  洛初思坚持着在他的脸上一顿整蛊,直到他的脸看起来平平无奇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姗儿,快点抛了吧,不然他找来了就为时晚矣”

  男人神色沧桑地看着花容月貌的女儿,却又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法救她于水火之中而沉痛自责。

  周巧姗闻眼眸中出现点点湿润的泪珠,看她略显疲惫的目光便可知近日没有睡好。

  三日前,周巧姗的房间里忽然多出采花贼留下的一张纸条。

  采花贼扬三日后便会亲自来‘采摘’她,周家人看到纸条后愁云惨淡、夜不能寐,周大小姐整日以泪洗面。

  这采花贼在洛阳城内横行数日尤为猖獗,许多好人家的姑娘都惨遭毒手,甚至有几个修仙的女修也被他哄骗。

  这些女子无一都是处子之身,可见采花贼行径尤为恶劣。

  只希望姗儿今日成亲,这采花贼能放过她。

  看着下面的男子一个个生得歪瓜裂枣,周巧姗的脸色尤为苍白,她闭上眼睛身子摇摇欲坠。

  “爹爹,女儿也想快点抛,可是这些男子一个个生得歪瓜裂枣、不忍直视,叫我如何下得去手?”

  周建闻深深叹息一声。

  “是周小姐,洛阳第一美人儿果然名不虚传,周小姐选俺,俺力气大得很”

  “去去去,选我,我可以很持久!”

  夜翎几人嘴角微抽,这城中的人在这方面都这么狂放吗?说话竟然这么大胆。

  周家父女正在唉声叹气,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他们满意的,他们周家好歹也是洛阳城的首富,入赘的女婿自然应该是人中龙凤。

  就在这时,他们一眼看到人群中气势不凡的六人。

  其中那个穿着一身华贵黄杉、眼神倨傲的俊美男子在六人中格外醒目。

  夜翎抬头便看到这位周小姐面容娇羞地看着她身后。

  柳安沁调侃道“李道友,我怎么觉得这周家小姐好像看上你了”

  李泽睿倨傲又有几分得意地说道“那又如何,本公子好歹也是堂堂一国皇子,区区一介小官之女配不上本公子”

  见他这副倨傲自大的神态,几人眉头微蹙不想与之交流。

  “她抛了,她抛过来了!”

  “周小姐抛给我!”

  只听阵阵喧闹声响,人群瞬间变得拥挤,一大群人争先抢后地追逐那绣球。却见那娇女子神色娇羞地将绣球抛向他们六人这边。

  而神色倨傲的李泽睿刚好被绣球砸了个正着,他阴冷着脸面色阴沉地看着阁楼上的女子。

  周巧姗被他凶狠的目光吓得不由地后退一步。

  见李泽睿面色俊美气宇不凡,身上无时无刻不显现着一丝贵气,周建不由地唉声叹气看着女儿。

  这样的男子一看便知非富即贵,性情高傲,又怎么甘愿来他们周家做上门女婿呢。

  “哎呀,没想到竟然真的被我说中了,这周小姐果然把绣球抛过来了”

  柳安沁声音有些幸灾乐祸,平日里她就不喜欢李泽睿一副鼻孔朝天谁都看不上的样子。

  李泽睿瞅了她一眼,嫌弃地将绣球丢到人群中,“谁喜欢谁接,区区一介凡女也敢肖想本公子做这上门女婿,异想天开!”

  那些人见状争先恐后地扭成一团抢夺绣球,最后绣球落在一个脸上长满肉疙瘩顶着一口大黄牙的男人手中。

  男人因为激动身上颤抖,脸上冒着红光道“太好了我抢到了,我抢到了周小姐归我了!”

  看到男人因为脸上挤着笑容,肉疙瘩都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她险些要吐出来了。

  周巧姗抱着一丝侥幸看向李泽睿。

  在看到他嫌弃的模样,周巧姗顿时眼泪像珠子一般吧嗒落下。

  “这位公子,我们老爷有请”

  几个家丁将他们六人围起来,中间让了一条路。

  李泽睿不耐烦道“滚开!本公子没有时间和你们废话”

  然而那些家丁并未散开,“既然如此这位公子别怪我们不客气”

  几人上来就要动手,岂料他真爱一挥,竟然直接将这群家丁掀得东倒西歪。

  “这位公子且慢,能否借一步说话?”

  原来是阁楼上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走了下来,神色恳求地看着他们一行人。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区区一个小官之女还想让本公子入赘?”

  李泽睿抬着头用鼻孔看他,眼中满满地鄙夷,周建只觉得他的目光简直刺眼极了,众目睽睽之下很是难堪。

  钟亦南闻蹙眉道“李兄,话不可这么说,三日后便是百花节别忘了我们的重要任务”

  经他一说洛初思问道“既然三日后便是百花节,为何令千金会选择在今日出嫁?”

  周建闻这才看清原来这六人身上皆佩戴一把长剑,这六人看上去各个气势不凡。

  尤其是这个黄衣男子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莫非这六人都是修真者?

  听闻修真者本事大得很,若是他们肯帮忙这招亲也不必了,他心里不由地升起一丝希望。

  “哎~实不相瞒,最近我们洛阳城来了一个采花贼,许多清白人家的女儿都遭遇了毒手,三日前这采花贼在姗儿房间内留下纸条,会在今夜来找姗儿”

  他的脸上不由地泛起阵阵愁苦。

  “原来是这样啊,若是我们能帮忙对付这个采花贼,这所谓的招亲就不必了吧,”

  李泽睿闻别扭地看了她一眼,他没想到夜翎会帮他提出这件事,哼,他才不会感谢她呢。

  看到夜翎似笑非笑的表情,周建微微窘迫道“若是能解决这采花贼自然就不必招亲了,几位若是能对付这采花贼,我周某定然会重谢各位!”

  s..book42884242350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