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儿~三天后我们就要结婚了,你终于是我的了”

  这一刻,他在心里前所未有的满足。

  仿佛干涸的土地被填满。

  然而夜翎的心思无比复杂。

  她不得不承认,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她的心还是第一次有了这种莫名的悸动。

  真不舍啊~

  也许是她孤独了太久,忽然碰到一颗无比炙热的心,舍不得放手了吧。

  可怜的牛马统子在空间里吃了一嘴的狗粮,更可悲的是,它竟然无人倾诉嘴里的棒棒糖都不香了。

  秀恩爱、死的快。

  总有一天它也会摆脱单身的!

  .

  “实在抱歉曹小姐,犯人一直嚷嚷着要见你否则不好好吃饭,我们只好麻烦你来一趟了”

  曹青青淡然一笑,“没关系的张警官,带我去见他吧”

  见曹青青举止端庄又有礼貌,局子里的人对她态度很热情。

  “好的,请随我来”

  曹青青跟在他身后来到关押犯人的牢房。

  原本颓废躺在角落里的男人,听到开门声忽然激动地扑过来,却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一道墙,不得不作罢。

  看着原本意气风发、风流倜傥的男人,竟然变得胡子拉碴,她顿时唏嘘不已。

  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若不是因为他太贪心了,他明明可以过得很好。

  人啊,总是学不会知足。

  “青青,你终于来看我了,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深爱的那个女人是你,我一直把悦儿当成我的妹妹……”

  “哦?这关我什么事?”也许是已经完全看懂了这个人,现在面对他竟然可以毫无波澜。

  温期微微一愣,她显然没想到曹青青竟然会这般厌恶他,直接打断他的话,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

  曹青青抱着手臂厌恶道“说吧,你千方百计叫我来有什么目的”

  她以前在高中的时候真是瞎了眼,竟然会有那么一段时间喜欢过他。

  不过那都是曾经了。

  温期神色黯淡地看着她,“没想到现在在你眼中我竟然是这种人”他露出一丝苦笑道“我记得你和夜翎关系不错,你看看能不能让她劝劝陈缄默手下留情,”

  看到曹青青皱起的眉头,他连忙解释。

  “晟阳可是倾注了我们几代人的心血,我们温家不能没有它,我不想看到它毁在我手上!只要你答应帮我求情,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烦你了”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不让你烦我,而去你求情?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得很,既然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做了错事还不想付出代价,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就在牢里度过余生吧,不要再寻死觅活了,下次就算你以死相逼我也不会来了”

  “不!——青青你别走!你不能丢下我!”

  曹青青丢下这句话后,没有丝毫留恋地转身离去。

  任凭身后那人拼命地撞牢房。

  “给我老实点!”

  狱警钳制住他,毫不留情地扒开他的手把温期拖了进去。

  牢房里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叫声。

  .

  终于婚期如约而至。

  这一天,这场世纪婚礼轰动了整座a市。

  一排直升飞机横在上空。

  婚礼在a市最大的维纳斯酒店举行,各方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齐聚一堂。

  陈缄默在收购了温、闻两家公司后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巨头,各方势力都眼巴巴地巴结他。

  整座礼堂规模空前盛大,到处铺满了洁白无暇,象征着永恒的白色郁金香。

  一对生得极为耀眼的新人,在璀璨耀眼的水晶灯下一步步踏入礼堂。

  穿着雪白婚纱的夜翎今天格外美,好像误入凡间的仙女;身为新郎的陈缄默则像那九天之上的仙君。

  [没想到宿主穿婚纱也蛮好看的]

  (算你有眼光,本座当年可是神魔大陆第一美人!)

  嘿嘿~婚纱好美~

  它也要多攒些积分,为将来的女朋友举行盛世婚礼,让她穿上最美的婚纱。

  夜翎并不知道牛马统子心里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志向。

  伴娘曹青青挽住她的胳膊不撒手,那护犊子的模样就像老母亲一样。

  看着喜欢的人嫁给了别人,她心里默默地祝福,同时也断了自己这份无疾而终的爱情。

  “青青这丫头是个好姑娘啊,什么时候也能找到个疼爱他的男孩”

  夜峰夫妇二人打心里喜欢这个温柔善良又体贴的女孩,在听到她的身世后,更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

  看到打扮得格外耀眼,穿着华丽雪白婚纱的女儿微微更咽。

  在他们的旁边坐着身材臃肿,地中海男人,男人的旁边坐着一个穿着暴露,满脸科技感的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是陈万山的新欢,她的年龄看起来和陈缄默差不多大,老夫少妻的组合成为众人心中的笑柄。

  因为他是陈缄默的父亲,倒是没人敢说些什么。

  原本她是冲着陈缄默来的,在被陈缄默的手段吓到后,又将目光转向陈万山。

  秦蓉看到这两人翻了个白眼,要不是因为他是陈缄默的父亲,早就把他丢出去了。

  婚礼仪式开始举行,主持人上台进行简短浪漫的开场白,台下的人群传来阵阵欢呼。

  一道佝偻憔悴压低帽檐的身影混迹在人群中,宾客看到这人一脸嫌弃地远离了他。

  然而那男人丝毫不在意旁人嫌弃的眼神。

  [宿主小心,有危险逼近……哔哔哔……]

  牛马统子察觉到有危险人物混迹在下面的宾客中,然而它刚要开口提醒,就被一道神秘的力量阻止了。

  它一双小短手焦急地在屏幕上来回敲打,然而屏幕竟然无法向外发射信号。

  不好,是天道又来作妖了!

  说不出话的牛马统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带鸭舌帽的男人手里出现一把枪。

  他充血的眼满怀恨意地看着台上的新郎。

  陈缄默都怪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

  他修长带着伤痕的手扣动扳机。

  “帅气的新郎,你愿意娶美丽的新娘为妻,永远爱她吗?”

  “我愿意!”

  “那美丽的新娘,你愿意……”

  “陈缄默,你给我去死吧!——”

  “砰!——”

  不好!

  千钧一发之际,夜翎一把推开身边的男人挡在他面前。

  她吃力地张开嘴想要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整个世界骤然沉寂。

  “不!——”

  鲜红色的液体在半空绽放,洁白无瑕的婚纱瞬间被血液染红,滴滴答答淌在地上。

  s..book42884240803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