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情无比激动地抓起桌子上的水狂饮。

  陈缄默前桌的两个男生议论起来。

  “怎么办,现在一提起校草,他穿花裤衩顶着一对白花花的大白腿在我脑海中久久无法挥散去。”

  “还别说,他那双腿比咱们班女生的都要白都要直,那张黑s也不知道是谁p的,真是太绝了,”

  孙小宝凑过去好奇地讨论道“话说那个帖子怎么还在,温家人难道没想过将它删了吗?”

  那两个男生悄悄凑过来,“我跟你说啊,我那教历史的姑姑说了,这帖子学校也试着删过,结果你们猜怎么了?”

  孙小宝敲了敲他的头,“梁超,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陈缄默对这一切丝毫不感兴趣,他漫不经心看了窗外一眼,嘴里微勾。

  “我姑姑说了,根本就查不到那帖子的id,而且那帖子根本就删不掉,大家都在怀疑温家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的黑客,遭到了他的报复,”

  他们当然删不掉,那帖子是牛马系统发的,除非她下令撤回,否则谁也别想查出来更别想删掉。

  而温期这几日一直坐立不安,已经过了五天了帖子的热度还居高不下。

  闻悦就要回国了,若是让她知道网上的消息……

  无论如何也要将那条帖子删掉!

  就在这时,一只小小的灰蓝色身影映入他眼中,温期捏紧拳头眼中露出恨意。

  都是这只该死的畜生!

  “温同学有什么事吗?”

  见温期举起手老师走过来。

  温期捂住肚子虚弱说道“老师,我肚子不舒服想去卫生间一下,”

  “那你去吧,”

  “谢谢老师!”

  小反派还在上课,百无聊赖的夜翎迈着优雅的步伐跳下窗决定四处逛逛。

  就在这时,她感受到一道满怀恶意的眼神。

  [宿主,男主看你的眼神恨不得扒了你的皮,你可要小心点,]

  夜翎湛蓝色的瞳孔回头看,窗边的少年阴鸷的目光牢牢锁在她身上。

  跳梁小丑罢了。

  夜翎冷笑一声,走向了学校的小树林。

  恰逢春日风光正好,长大不少的小猫跳在长椅上慵懒地趴着。

  就在这时,一道阴影将她笼罩。

  [宿主小心,男主他想要掐死你!]

  (不必大惊小怪,我正没有想好理由离开小反派呢,就假借他之手离开吧,)

  夜翎双目紧闭,仿佛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般。

  [可是我听说被掐死的死法是很难受的,宿主你要不要换种死法?]

  夜翎微微挑眉,这牛马统子虽然不太靠谱,倒是没有那么讨厌还知道提醒她。

  (没事,在他动手的时候直接把我魂魄抽出来,)

  一双有力的手狠狠捏住她的脖子,还别说,窒息的感觉确实很难受。

  “住手,你在干什么!”

  一股大力猛地将温期推开,夜翎得以解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陈缄默红了眼他的拳头狠狠砸在温期的鼻子上。

  摸着鼻间流淌下来的湿热液体,从来没受到这种待遇的温期顿时和陈缄默扭打在一起。

  [宿主,小反派好像是偷偷跟着男主来的,]

  看着撕扯殴打在一起的两个少年,夜翎心情无比复杂。

  没想到她和小反派不过才相处了一个多星期,小反派竟然就这么上心,一想到她迟早要从小反派身边离开,夜翎竟然隐隐有些不舍。

  “不好了校草和人打起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一众学生带着老师向小树林这边跑过来。

  原本寂静的小树林顿时热闹起来。

  十二班的学生一眼就认出来陈缄默来。

  许丹丹拉着曹青青的手,“青青怎么办,那个好像是陈缄默同学,他怎么和校草打起来了?”

  曹青青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小猫,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看着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个少年,两个班级的老师气得让同学将他们拉开。

  “说吧你们为什么打架?”

  几个老师审视般地看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

  尤其是陈缄默一不发走到小奶猫趴着的座椅上伸手,将无精打采的猫猫抱在怀里。

  (牛马统子,给我伪造出被虐伤的痕迹,)

  [好嘞,小事一桩!]

  只要宿主不开黑科技一切都好说。

  这时高三十一班带黑框眼镜的短发女老师阴沉着脸道“陈同学,我一向以为你是个老实的学生,没想到你竟然主动挑衅温期打仗!”

  [宿主她也太不要脸了,身为一名班主任竟然睁眼瞎包庇自己的学生,]

  牛马统子气得连棒棒糖都不吃了,在空间里破口大骂。

  s..book42884240803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快穿:反派大佬他又在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