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阳 第15章:把阿威给我关进柴房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外面怎么回事啊,这么吵!”任婷婷的闺房里,林毅正在和她插花,因为在外面被阿威打扰了兴致,任婷婷干脆拉着林毅回自己卧室了。

  刚查了几朵花,听着林毅给她讲着插花的历史和国外一些有趣的故事,心里对林毅的博学多识格外佩服,正想在问些什么,就听外面有人哇哇乱叫。

  “听起来,像是你表哥的声音。”林毅也有点疑惑,听起来确实是阿威的声音,这个傻缺怎么突然叫的这么惨呢?

  “好像是两个人在叫啊!”任婷婷说着,走到了窗边。

  推开屋里的窗户,林毅和任婷婷全都看到了院子里的一幕。

  阿威将一个下人压在地上,场面十分不好描述,任婷婷的脸蛋瞬间就红了,羞涩的啐了一口,“呸,真不要脸。”

  林毅却看出来了些东西,这个阿威,被人控制了呀!

  这不用想,控制阿威的肯定是他那两个师弟了。

  要问林毅怎么看出来的,这还用想么,一个正常男人会在院子里对另外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事情吗!

  下人想反抗却又不敢,闭着眼睛哭的那叫一个凄惨,阿威也在哇哇的乱叫,但是听不清他在喊什么。

  “再来两下,让这个混蛋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院外,秋生用自己的外套包裹住文才的脸,让文才在抽自己两下。

  文才呆萌的点点头,用手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因为有外套,所以抽在脸上一点也不疼,就是脑瓜子嗡嗡的。

  啪!

  院子里,阿威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眼泪流的更凶了,“呜呜,呜呜呜啦啦呜……”

  到底是谁在搞老子!表姨夫,你快出来救救我啊,表妹!呜呜,谁来救救我!

  “婷婷,你表哥,这里应该没问题吧?”林毅忍着笑,故作严肃的比划了一下脑袋。

  任婷婷本来想说没有的,不过想到阿威在院子里做的事情,有点迟疑了,难道表哥真的脑子有问题!

  “我也不知道哎,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任婷婷不确定的说道。

  “我看,还是让人把你表哥关起来的好,如果抽风抽的太严重,做出一些败坏任家名声的事情就不好了。”林毅摩挲着下巴说道。

  “啊!对啊,我去找我爹。”任婷婷刚说完,就听着同样是二楼,任老爷的屋里传来一声怒斥。

  “阿威!你在干什么!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来人,来人啊!”

  “是我爹!”任婷婷呀了一声,看向了林毅。

  林毅耸了下肩膀,笑着说道,“你表哥要倒霉喽。”

  这笑容,怎么看都是在幸灾乐祸啊。

  任老爷屋里,九叔同样看出了阿威的不对劲,动作僵硬,像是在较劲,一看就知道是被强迫的,稍微一想九叔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秋生和文才干的好事。

  不过九叔并不打算阻止,做错了事情就要得到相应的惩罚,自找的,更何况,秋生和文才也没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阿威虽然看起来很惨,修养两天就没事了。

  听到任老爷的喊叫,任府的下人还以为家里遭了贼了,一窝蜂的往这边跑,很快就有六七个手持棍棒的下人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拿着擀面杖的大婶,健壮的笔前面的下人还威猛。

  看起来像是厨娘。

  “你们,把他给我扔到柴房里去,锁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放他出来。”任老爷见人来了,怒声道。

  “是,老爷。”下人们看着自己伙计凄惨无助的模样,在看阿威压在他身上,嚣张的动作,心里也有气。

  虽然你是老爷的表亲,但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拿我们下人不当人看是不是!今天就给你扔到柴房去,一口吃的也没有,饿不死你。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就把阿威架了起来,不顾阿威的挣扎呜呜乱叫,直接去往了柴房。

  院外,秋生和文才看到阿威被带走了,脸上都露出了开心得意的笑容。

  这个混蛋,这下可惨喽。

  在这个年代,民风还比较封建,家族里面,家主都是一九鼎的存在,任老爷在任府就是话事人,阿威虽然只是他的表亲,但是任老爷的辈分高啊,犯了错误把他关柴房,一点问题也没有。

  “好了,吐出来吧,那个混蛋已经被带走了,估计这几天他有得罪受喽。”秋生得意洋洋的说道,拍了拍文才的肩膀。

  文才点点头,双手合十,捏出来了送神的手印,很快张嘴一吐,一团已经发白的纸团被吐了出来。

  “哇,嗓子舒服多了。”文才揉了揉喉咙,刚才灵符卡在嗓子里,虽然不妨碍呼吸,但是也很难受啊。

  “玩的开心了?”

  秋生和文才异口同声道,“当然了,这个混蛋被整的好惨啊,哈哈。”

  “嗯!”

  不对劲,是谁在问话!怎么那么像师父啊!

  两个人一回头,九叔背着双手,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过两人,看的两人都是一缩脖子。

  “师父。”

  秋生和文才一块低下了头,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见到了家长。

  “哼,走了。”九叔没说别的,绕过两人走去,秋生和文才见九叔没有说别的,脸上顿时一喜,连忙转身跟上。

  “师父啊,你不知道那个阿威有多坏啊。”秋生告状似得,低声说道

  “是啊,师父,太坏了。”文才跟着搭腔。

  九叔前头走着,微微一回头,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个坏法啊?”

  秋生几步追到了九叔身前,倒走着说道,“呐,师父,我和文才跟你来任老爷家,什么都没干,这个混蛋就污蔑我们要偷东西,还当着师父的面,我们俩受委屈就受委屈了,但是这不是在打师父的脸吗。”

  文才也追了上来,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是啊是啊,这个混蛋侮辱师父,太坏了。”

  “还有啊,这个混蛋在院子里摧残花草,下人来浇水,这个阿威就污蔑我和文才,说是我们俩想偷东西不成功,所以毁了那些花草泄恨呐。”秋生继续说道。

  “是啊师父,这个混蛋,心都黑透了。”文才又开始小鸡逐米了。

  “好了,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赶紧回义庄,准备些东西给阿毅送过来。”九叔说着,加快了脚步。

  “师父,准备什么东西啊?”文才好奇的问道。

  “糯米、墨线、灵符,昨天阿毅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带够了没有,秋生你跑一趟,哎,希望用不到吧。”九叔叹了口气,他是真不希望准备的这些东西能用上,顺顺利利的将任老太爷下葬就完事了,可别出现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