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阳 第11章:阿威的面相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一夜打坐,随着鸡鸣声从窗外传来,林毅闭着的双眼慢慢睁开。

  此时的林毅身上存在着三种力量,法力存在于上丹田之中,灵力在中丹田,内力被挤到了下丹田,三种力量同时存在与林毅体内,却各有各的地盘,谁也不打扰谁。

  窗外天光放亮,任府的下人已经起来做工了,看来这一晚没有发生任何事。

  林毅打开窗户,一个翻身跳了下去,身体如同树叶一般轻的飘到了地面,这只是一种简单的轻身术,连轻功都算不上,不过在这个灵气匮乏的时代,能够做到像林毅这样从二楼跳下来,如同树叶一般的人已经很少了。

  在灵气还充裕的时代,武者和修道者并存,灵力和法力同修的人大有人在,不过随着灵气匮乏,直接吸取灵气危机用的灵力修炼法没落了,变成了修炼内力,而修道者修炼是靠自身的精神能量来沟通天地间的灵气,对灵气的依赖程度没那么变态,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断绝。

  只不过也快了,灵气越发的稀少,修道者的数量也越来越少了,倒是鬼怪们修炼需要的灵气不多,只需要怨气煞气之类的东西就能变强,所以这个时代又是道消魔长的时代。

  一通八卦掌打完,林毅干净利索的收势,长吐一口浊气,每天早上一趟拳,这是林毅坚持了十二年的事情。修炼是个长久的事,一晚上的修炼,林毅并没有增长多少修为,一方面林毅是在巩固修为,打磨基础,另一方面就是林毅对这些法术的理解还不够深,这东西得慢慢的吃,吃透了才行,不然一知半解的情况下修炼,害人害己!

  别看有系统,这系统只认气运值,没有气运值连个屁都不会放,昨天晚上林毅试了好几次,系统理都不理人。

  丫的,这个狗系统,出来的慢就算了,还特么装自闭。

  “林大哥,你起得这么早啊!来擦擦汗巴。”任婷婷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手里拿着一块崭新的毛巾,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林毅。

  “是啊,是不是吵醒你了?”林毅接过了毛巾,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大早上的惹人清梦,确实不好。

  任婷婷摇头说道,“没有啊,林大哥我平时起来的也很早的,刚才看林大哥打拳好厉害,虎虎生风的,打的是什么拳啊?”

  对于林毅,任婷婷是越来越好奇了,长得好看,会说洋文,会法术会武功,真是太厉害了。

  “刚才我打的拳是洪拳的一种,虎鹤双形拳,所以你看起来虎虎生风的。”林毅笑着介绍道,自从十二岁开始和九叔学艺,每天清晨练拳这件事就再也没断过,没有一个健壮的体格,过人的身手,碰上精怪僵尸,拿什么和人家打!

  “难怪呢,看起来好威武呢,林大哥,你练拳结束了吗,咱们去吃早饭吧,吃完早饭陪我插花可以吗?”

  “好啊,说起插花,我也有点研究……”

  吃完饭后,林毅去换了身衣服,毕竟早上打了拳,身上有点汗味,还是要洗漱一下的,等林毅换好了衣服出来,任婷婷已经在客厅里等候了,一身贴身的旗袍穿在身上,盘起了头发,俨然是一位东方古国的大家闺秀。

  之前任婷婷穿着一身西洋礼服裙,看起来就像是小公主似得,现在换成了旗袍,就又变成了家族里的大小姐,果然应了那句话,好看的人穿什么衣服像什么人,长得丑了,穿蟒袍也是个楼比。

  “这插花呢也是一门艺术,就是把花插在瓶、盘、盆等容器里,而不是栽在这些容器中。所插的花材,或枝、或花、或叶,均不带根,只是植物体上的一部分,并且不是随便乱插的,而是根据一定的构思来选材,遵循一定的创作法则,插成一个优美的造型,借此表达一种主题,传递一种感情和情趣,使人看后赏心悦目,获得精神上的美感和愉快。”

  林毅卖弄着自己的学识,这些东西都是他以前为泡妞专门查的资料,虽然过去了快二十年,但是这些东西都没忘光,林毅一想就想起来了。

  “原来插花还有这么多学问呢,借插花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以前一直以为把花插的好看就好了。”任婷婷感慨着,同时更对林毅的学识所折服。

  两人正说着,客厅外突然走进来一个人,穿着一身土不拉几的西装,戴着一副眼镜,眼镜圆溜溜的跟蛤蟆镜似得,头发上用了发胶,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好货色,看起来油腻腻的,让人恶心。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任婷婷的表哥,阿威。

  “喂!你怎么会在这里的!”看见林毅站在任婷婷身边,阿威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似得,瞪着小眼睛对林毅喊道。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林毅瞥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

  “呀哈,你冷笑什么,我告诉你,这是我表姨夫家,也就是我家,表妹,像这种心怀不轨的人,你怎么能让他住在家里呢,万一他想使坏怎么办!”阿威气哼哼的喊着,这破锣嗓恨不得全任府的人都能听见。

  “表哥,你不要冤枉好人啊,林大哥是我爹请来的,不是心怀不轨的人。”任婷婷很不满阿威说的话,随即担心的看向林毅,小声说道,“林大哥,你不要往心里去,表哥这人就是这样,说话不过大脑的。”

  林毅对任婷婷笑了笑,又看了阿威一眼,这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放心吧,你这个表哥确实说话不过大脑,我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跟一个快死的人起争执是很愚蠢的。”

  “妈的,臭小子你什么意思!你咒我死啊!”阿威恼火的想冲上来给林毅一拳,结果刚上前两步,就被林毅一脚踹了回去。

  “酒樽气恶,酒色忘身,昨天晚上住的吧,嫔门色开,欢娱妻妾,你虽然没成亲,但是已经有好几个相好的了,我说的没错吧,巷路气暗,祸患风云,看你印堂发黑,浑身没有一丝的正气,阴盛阳衰,不是快死了又是什么,如果我是你啊,一定连夜去寺庙里烧香拜佛,住个十年八年的,缓解罪恶。”

  林毅这番话倒不是瞎说唬人的,而是确有其事,阿威身上看不出一丁点的正气,反倒是眉眼之间充满yin邪之气,虽然离得不近,但是林毅的鼻子却很好使,胭脂水粉的味道十分浓郁,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往自己身上摸胭脂水粉吗!

  另外看阿威的面向,印堂发黑脸色发青,眼睛里血丝密布,阳气衰弱,这种人晚上最容易见鬼了,不管是气色还是面相上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阿威要倒霉,运气再差点,直接可以开始下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