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阴阳 第6章 中邪

小说:算阴阳 作者:李不快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5: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这款相机已是专业水准,相片拍的很清楚,可那人影却模糊的甚至看不清五官。隐约只能分辨出是一个女子,身材纤瘦,长发披肩,身体僵硬的面朝我的方向站着。

  冥冥中我总觉得对这身影有些眼熟,但仔细想又实在是想不起来。

  心慌意乱的我那游玩的兴头一下就被打了下去,没等到计划的时间便拉着意犹未尽的刘晓倩匆匆下山。

  回到家里,一进门,一股浓烈的香火味呛得我一口气差点没倒过来,我皱着眉头看向家里过年供财神的供桌,那上面摆了一个长相怪异的娃娃,娃娃前面点了三根香。

  山村里的家庭,多少都有点迷信,尤其是我的父母,对鬼神之说简直信到骨子里,从小家里供奉各种各样的神像,但供奉这种娃娃,我是第一次见。

  刘晓倩从大城市来,没见过这种情况,难免有些害怕,从进门就扯着我的衣服不撒手,我想去个厕所也不行。

  我憋得难受,但也只得耐下心来,安慰她道:“不过是些死物罢了,你有啥好怕的。”

  “不是,李阳,我觉得,它……它像个人。”刘晓倩的声音很轻,但却宛若一声惊雷,直接劈在我的脑海里。

  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赶忙伸手捂住刘晓倩的嘴。

  刘晓倩也被我反常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煞白,哆哆嗦嗦的轻声道:“怎,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要乱说话。”我四处观望一番,好在父母不在家,不然他们若是听到刘晓倩这番话,怕是要将她从家里赶出去。

  老家流传着一个传说,那就是决不能跟这些通灵之物说像人这种话,因为你一旦当面说了,晚上等你睡觉的时候,它便真的会幻化人形,站在你的床前一动不动的看着你。

  等你察觉不对,被猛然惊醒时,他便咧开嘴,凑上来问你:“你看我哪儿像人?”

  被我这么一说,刘晓倩倒也真的不敢多说话了,只是她看向那小人的表情有些呆滞。

  我见天色也有些晚了,可父母竟十分反常的没有在家,便打算去村头小卖部买点面回来煮,一来方便,二来打算顺道给刘晓倩买点零食。

  毕竟是城市孩子,晚上难免无聊,吃点零食也可以帮她打发一下时光。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的时候,一看,刘晓倩仍然还盯着那娃娃目不转睛的看着,眼皮都不眨一下。

  我问:“你跟我去么?”

  她没说话,机械般的摇摇头,像个提线木偶。

  我以为她玩了一天有些累了,便没在意,独自一人从家里走出来,朝小卖部走去。

  买了几包方便面,又买了点薯片和其他的各种小零食,看看天都要黑了,我这才转身朝家里走去。

  谁知没走到一半,只见隔壁胖婶满脸慌张的朝我跑过来,大概是因为着急,鞋都掉了一只,但她甚至顾不上穿,就那么用手拎着。

  冲到我眼前,一把扯住我的衣服,声音发颤:“阳阳,你家出事儿了。”

  什么!我惊了一下,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这还不到五分钟,出什么事儿了!谁出事儿了?

  来不及多想,我撒腿就往家里冲去,等我冲到家门口的时候,胖婶早已被我甩的不见影子了。

  家门口聚满了看热闹的人,我推开人群冲进去,屋子里的一幕,让我头皮发麻,背后发凉。

  只见在我家供桌下,刘晓倩半倚着桌腿,手里抓着一把还未烧完的香,塞了满满一嘴,还在死命的往嘴里戳!

  她双眼血红,眼泪跟口水混在一起,顺着细嫩的脖子滑下来。那脖子以难以置信的角度,往后仰着,像是有人揪住了她的头发,拼命往下拽一样。嘴里发出“呃呃呃”的声音,表情十分痛苦。

  我三两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要把香扯出来,可没想到,她力气竟出奇的大,那力道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女孩的力量!

  此时刘晓倩突然用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嘴角微微一扯,诡异的笑了起来。

  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跟我走吗?你跟我走吗……”

  我头皮一下子就炸了,这声音死我都忘不了!那张恐怖的青紫色面皮,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连滚带爬的就往外跑,却不想还没跑两步,哐当一声,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个趔趄,朝着门后的耙犁上就撞了过去。

  眼看耙犁上锋利的刀尖马上要刺穿我的喉咙,一股巨大的力量,竟硬生生的直接把我扯了回去。

  我一抬头,才发现这人正是村里的半仙张友良!

  他把我拉起来,却理都没理我,拖着那条一瘸一拐的腿,径直朝着刘晓倩走过去。

  此时的刘晓倩浑身脏兮兮的,泪水和口水将她脸上的化妆品和尘灰和成了泥,炙热的香头烫了她满嘴的血泡,血也从嘴里流了出来。

  张友良走上前去,右手把住她的手,左手不知道捏了个什么东西,对准了她额头上啪的一巴掌。

  刘晓倩猛地抽了一下,目光瞬间变得呆滞,两眼一闭咕咚一声躺在地上。

  “散咯散咯,有啥好看的。”张友良放下刘晓倩,让她平躺在地上,朝邻居们吆喝道。

  也许是出于对张友良的尊重,也许是其他的原因,众人果然都各自散去,我父母此时也从外面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一进门,我妈就朝供桌冲过去,我以为她是要去看看刘晓倩的情况,谁知道她竟趴在供桌上,紧张的查看那桌子上的娃娃。张友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沉声道:“送医院吧。”

  我惊魂未定,也不敢靠近,只能掏手机打了电话,很快,医院的人便赶来,我跟着刘晓倩上车,赶去医院。

  等办完一切手续,刘晓倩终于住进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

  窗外的冷风呼呼的刮,撩动起两条惨白的窗帘,在病房里乱舞。病房里三张床位,但只有刘晓倩一人,整个医院也仿佛沉入了睡眠一样,安静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走到窗口,伸手把窗户拉上,一瞬间,周围变得更加安静,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刘晓倩,我只觉得背后一股股凉意不停地往上涌。

  啪!

  一声脆响,把我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去,只见那窗户上,竟出现了一个白惨惨的手印,我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的盯着窗户看过去。

  却在窗户的倒影里,见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从门口缓缓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