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65 血色修女(七)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25 13:54: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可以去见她吗?”

  凯西脸上仍挂着泪珠,她双手抱膝,紧贴着阿德里安坐在他身边,似乎这样就能从他的身上汲取属于阿比盖尔的味道。

  她双眼里充满了希冀。

  在阿比盖尔离开修道院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与她提起阿比盖尔。

  修道院的大家都将阿比盖尔视作耻辱,小孩子是这样,大人们也是这样,就像是阿比盖尔曾经所做的一切好事,都已经随着她的离开而消失了,修道院里不允许提起她的名字,连带着原本属于阿比盖尔的东西也都被丢弃了,一点念想都没能给凯西留下。

  此刻的凯西就像是在沙漠中遇到了绿洲的旅客,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抓住了阿德里安。

  没有阿比盖尔的修道院对于凯西来说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没有,只剩下她和爱丽丝了。

  她更愿意去和阿比盖尔一起生活。

  看着女孩如此不加掩饰的渴望的眼神,阿德里安一时间有些难以措辞。

  “我想,这可能很困难,”他观察着凯西的表情,“阿比盖尔修女告诉我,她打算离开英国,去别的地方散散心。”

  凯西欢欣的表情肉眼可见的消失了,就像一朵终于绽放的雏菊,却在此刻枯萎。

  阿德里安心中生出一股罪恶感。

  “她要离开了。”

  “我就知道……”

  凯西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她抱着娃娃,自自语着。

  “她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我那天应该乖乖的。”

  “乖乖的就好了……”

  没有人给予她回应,凯西却痴痴地笑出了声。

  阿德里安观察着这样的凯西,他能够猜出为什么阿比盖尔会对这个孩子如此放心不下了。

  她几乎丧失了与他人正常交流的能力,就像是患上了自闭症,将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拒绝其他所有人的靠近,但却又似乎有精神分裂一般的症状。

  幻听,还是幻视?

  凯西似乎在于一个不存在的人交流。

  是她手里的娃娃吗?

  阿德里安将视线移向那个简陋的布娃娃。

  而上一秒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凯西,突然敏锐地看向阿德里安,下意识地将布娃娃藏进自己的怀里,她警惕地盯着阿德里安的一举一动,似乎是害怕阿德里安可能会做出些什么。

  “很可爱的布娃娃,你有给它取名字吗?”

  阿德里安静静地等待凯西的回答,就在他以为对方不会再搭理他的时候,凯西突然纠正到:

  “她。”

  “嗯?”

  “她。”

  凯西又重复了一次。

  “好的,她叫什么名字?”

  阿德里安顺着凯西的话继续问。

  “爱丽丝,她的名字叫爱丽丝。”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爱丽丝?那个掉进了兔子洞里的爱丽丝吗?”

  不只是这句话中的哪一点触动了凯西,她的眼神再次变得活跃起来,她重重地点点头,“就是那个爱丽丝。”

  “你和她成为朋友多久了?”

  “很久,很久了。”

  “是阿比盖尔修女送给你的吗?”

  这个娃娃一看上去就像是手工缝制的,与工厂里出来的娃娃不同,它很简陋,也不可爱,根本不是一般的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也更不可能是从哪里买来的。

  “不是,”凯西摇摇头,“捡来的,在小镇……”

  她如此说着,情绪再次变得低落。

  “我可以看看她吗?”

  阿德里安朝凯西伸出手,只是礼貌地等待凯西的回答。

  凯西似乎对此很犹豫,她一面不敢交出娃娃,一面却又莫名地相信眼前这个人不会做出出格的行为。

  阿德里安并没有催促,只是耐心地等待,正当凯西终于愿意松开紧抱在怀中的娃娃,打算将它交给阿德里安的时候。

  意外却发生了。

  一颗石头突如其来地从后方砸了过来,正中凯西的额角,她吃痛地收回手,下意识地用手去捂。

  鲜血很快顺着她的手指流到了手臂上。

  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凯西身上的阿德里安没能及时注意到,看到凯西受伤,他下意识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凯西。

  迎面飞来的另一颗石头被他用手捉住。

  “嘿!那个怪胎在这里!快来这边!”

  不远处响起一个还算稚嫩的声音,只见一个身着修道院统一服饰的小男孩,正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他手里还拿着几颗石头,似乎正跃跃欲试地望着这里。

  他的身边很快又出现了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脸上无一不带着令人憎恶的笑容。

  “喂!你从那个怪胎身边走开!我们有帐要和她算!”

  大部分惹事的孩子在看到有大人的时候一般都会逃走,但这几个孩子却没有。

  “那个怪胎可是会咒死人的!她的爸妈就被她克死了!你还是离她远点吧!”

  阿德里安眯起眼,虽然他从不曾出手教训过孩子,但他此刻并不介意给这几个无法无天的孩子的人生留下些许阴影。

  正当他打算出手。

  从林子的另一边,又突然冒出了几个女孩子,恰好是先前阿德里安遇到的那几个。

  “又是你们!”

  那为首的女孩叉着腰,丝毫不怯场地朝男生们大吼到:“只会欺负女生,你们这群人一看以后就没什么出息!”

  那男生似乎被刺激到了,还没等他反驳,三个女孩突然就冲了上去,她们挥舞着手里的树枝,连打带咬地赶跑了他们。

  “呸!这群没用的东西!”

  确定她们离开后,那三个女孩才走到凯西身边。

  “给你纸巾,自己擦擦吧,”为首的女孩装作嫌弃的模样,“真是笨,被打了还不知道躲。”

  她一边说着,一边警惕地看着阿德里安。

  “你是凯西的熟人吗?”

  她呈保护姿态,站在凯西的面前。

  “我……”

  还不等阿德里安说完,看护几人的修女姗姗来迟,她看到倒在地上,头上正流着血的凯西,以及陌生的男子,立刻就跑上前来。

  似乎是将阿德里安当成了罪魁祸首。

  “感谢你们的挺身而出,小女士们,”阿德里安微微弯腰,“非常的帅气。”

  随即他站起身,“看来我该告辞了,凯西。”

  “我会再来修道院看望你的。”

  “如果你还愿意与我见面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