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56 迟到的执着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21 03:19: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是什么?”

  沈徵梓目瞪口呆地越过阿德里安的肩膀,看向前方。

  “一只低级的恶灵,显而易见的。”

  “不,我是说,”沈徵梓伸出手在空中摸了摸,那里似乎流动着某种风场,却也不似先前那般的强烈,只是温和地将两个空间分隔。

  至少在它他们这一侧是这样的。

  至于在这个风场的内侧,则更像是一片腥风血雨。

  恶灵到处窜逃,却处处撞壁,最终都逃不过灰飞烟灭的结局。

  “这堵墙是什么?”

  “这是一种结界,是强制净化的一种,当然,也可以防止恶灵逸散。”

  阿德里安轻描淡写道,“只不过这种结界对所有的灵体都有伤害,所以在没有排除结界内是否还有普通的灵体时,我现在只是启动了最低等级的净化。”

  “现在你们看到的恶灵都只是最低顶级的,连这个程度的净化都撑不住,接下来,我们需要进到里面,确保将爱黛儿女士的灵体和身体带出结界外。”

  “但是……”沈徵梓犹豫地看了看威廉,许是今天遭受了太多超出常识的灵异现象的冲击,他似乎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

  “我需要你待在外面等待,威廉先生。”

  “你这样的普通人在结界内恐怕会承受不住——”

  “请让我和你们同行,”威廉哑着嗓子,双腿还仍然在颤抖,眼神却异常坚毅,“我要进去。”

  “威廉先生,里面很危险!”

  沈徵梓皱着眉劝阻。

  “女士,你瞧,连你这样瘦弱的女子都可以进去,我又有什么理由站在外面等待。”

  沈徵梓下意识地就想要反驳,“但是——”

  “更何况,在里面的是我的妻子,”威廉深吸一口气,他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我还能够去哪里呢?”

  “就请你把这当作一个丈夫的执着吧。”

  “如果在此刻我都无法陪伴在她的身边,我又如何以她的丈夫自称呢?”

  看着颇有一种视死如归气概的威廉,沈徵梓不知道如何劝阻这个固执的男人,只好向阿德里安求助:

  “教授!”

  “好。”

  阿德里安却出乎意料地答应了威廉的请求。

  他站在最前方,微风轻轻拂起他的发丝,挡住了他的侧脸,和他突如其来的悲伤。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威廉先生。”

  “但请你务必要在我的身边。”

  “我想阿黛尔女士醒来后,最想看到的应该是你。”

  见状,沈徵梓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转念却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凯西在哪里?她现在在家里吗?”

  “她今天说放学后要去朋友的家里做客,”威廉立刻回答道,“我想,这个时间,她应该还没有下课,即使下课以后,也不会这么早回家。”

  “我们约好了由我去她的同学家里接她的。”

  “那就好。”沈徵梓松了一口气。

  阿德里安则是一不发地看了看她的举动,“既然如此,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阿黛尔女士的灵体,以及她的身体,顺便把那只附在她身上的恶魔从她的躯体上驱逐。”

  “然后我们再回到结界外,只要我启动最高等级的净化,里面的恶灵和低阶恶魔就能被清除了。”

  “但是教授你不是说……”

  沈徵梓有所顾虑地看了看威廉,她清晰的记得,阿德里安曾经说过,袭击他们的恶魔,绝不会是等闲之辈。

  “它并不在这里。”

  阿德里安简单地回答了她的疑惑,却也没有要再做解释的打算。

  “那么我们进去吧。”

  阿德里安伸手分别在沈徵梓和威廉的肩上拍了拍,留下了一个泛着白光的符文,他率先走向空气墙,似乎毫不费力地就穿了过去。

  紧跟在后面的则是威廉,他闭着眼冲了过去。

  直到内侧的阿德里安朝沈徵梓招招手,她才走上前。

  有些犹豫地伸出手触摸,与方才那种能感觉到的淡淡的阻碍感不同,被烙上符文的沈徵梓轻易地就被接受了,温柔的风环绕着她的周身,柔和地将她送至结界内侧。

  直到站在结界内侧,她都还有一种不真实感。

  里侧与先前在外侧时看到的不同,那些咆哮着、诅咒着的低级恶灵都消失了,残留下的却是更加沉重的死亡的气息。

  寂静,又诡异。

  沉甸甸地压在心头。

  叫人喘不过气。

  “看起来他们并不欢迎我们。”

  铺天盖地的恶意如潮水般朝三人涌来,夹杂在风声中的,是细细密密的诱惑的低语。

  离开吧。

  离开吧。

  离开你的身躯。

  交出你的肉体。

  死亡吧。

  死亡吧。

  接受你的结局。

  沉溺于永远无法醒来的美梦。

  被低语放大的渴望如蛆虫一般蚕食着心脏,就好似千万只蚂蚁从心尖爬过,那种诡异却欲罢不能的快感。

  “别被蛊惑了。”

  阿德里安清冷的声音唤醒了两人。

  “虽然恶灵大部分不会拥有蛊惑的能力,但是这里不止有恶灵,还有恶魔。”

  “这是它们的拿手好戏,即便只是一群低阶的蝼蚁。”

  阿德里安不屑地轻哼。

  “恶魔的低语能够放大人内心的渴望,越是高阶的恶魔,它们的低语就越难以防御,你见到过的,不是吗?miss.沈。”

  沈徵梓突然回想起在莉莉安的时候,那是连教授和神父都难以抵挡的低语。

  “你当时并没有被蛊惑不是吗?既然如此,这一次又怎么会做不到呢?”

  在细碎的低语中,阿德里安的声音像一抹清泉。

  “平静下来,或者是用更加强烈的意愿去压制,就先威廉先生这样。”

  此刻的威廉显然清醒无比,他似乎没有受到恶魔的干扰,就连精神都比先前要好了不少。

  “他现在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也拥有足够坚定的意志。这几只低阶的恶魔,显然在这方面都不是一个普通人的对手。”

  阿德里安松开西装扣在小腹的扣子,将袖口卷起,露出紧致的手臂曲线。

  “这是你的第一课,miss.沈。”

  “学会如何抵御恶魔的诱惑。”

  “在这里,你不需要知道如何停止咒语的释放。”

  “尽管做你想要做的吧。”

  “毕竟,我们还有一笔账要和它们算,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