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51 根源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21 03:19: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下课。”

  在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阿德里安就准时下达了下课的指令,他站在讲台上收拾着讲义,等教教室中大部分的学生都离开了,才将视线落在仍坐在角落中的沈徵梓身上。

  她咬着笔杆,一脸苦恼地看着完全看不懂的教科书。

  “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

  阿德里安将讲义夹在手臂里,朝沈徵梓走过去。

  今天的课程并不是对外公开的选修课,而是神学院的专业课,一般而,这种课并不会有其他专业的学生来听讲,有关于神秘学研究的深度也会比选修课难度增加不少。

  或许是收到了伍德的启发,前些天沈徵梓突然提出要跟着阿德里安学习咒文,当时的阿德里安并没有将这当一回事。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专业课吗?”

  “我已经把学分修满了,”沈徵梓头也不抬的回答,自然也看不到阿德里安颇有些惊讶的挑眉动作,“这是拉丁语吗?”

  她指着一串引号中的文字,虽然用的也是拉丁字母,却都不是现代英语中的词语。

  阿德里安轻瞥了一眼。

  “是的,这是《圣经》中的驱魔咒,正如它的名字,它普遍被用于驱魔的场景中,也是现在的驱魔师最常用的驱魔咒。”

  “‘充满赞美的声音

  象征着神的圣洁

  我们驱逐你们,每一个污秽的灵魂’

  是这样读的吗?”沈徵梓眯着眼,用手指划着书本,清晰地吐字,“看上去像一首诗。”

  阿德里安有些意外,他用手扶了扶眼镜,坐到沈徵梓的身边,“你学过吗?”

  沈徵梓摇摇头,“只是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应该是这么读的。”

  她突然兴奋地凑到阿德里安面前,“教授,既然我能够读出来,那我是不是也能像你一样驱魔了?!”

  “在此之前,你需要满足一个条件,”看着对方得意的样子,阿德里安便忍不住地给她泼冷水,“首先,你身上必须有神的庇护。”

  沈徵梓眨眨眼,“那是什么?”

  “一般只会出现在极少数的神教人员身上,这类人,要么是极度忠诚的信徒,要么是天赋异禀的奇才,”阿德里安不经意地将视线划过沈徵梓,“但有一点是相通的,他们都是教徒。”

  闻,沈徵梓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那没戏了。”

  首先,她不是教徒,这一点就没法达成,多年的社会主义教育让她无法接受自己成为教徒,虽然现实已然教她做人,但和那些信徒一样,她也有自己的信仰。

  “但是,”阿德里安故意顿了顿,“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

  “教授呢?”沈徵梓趴在桌上,歪头看着阿德里安,“我猜……教授是属于那种天才类型的?”

  “我和你一样,被拦在了第一条筛选栏目外。”

  沈徵梓听到后低声笑了出来。

  “虽然使用拉丁文的条件很苛刻,但并不意味着不满足条件的人无法使用,我刚才提过,这段驱魔咒,是现在最普及的咒语。”

  “想要使用也很简单,只要能够配备相关的道具,比如圣水,就可以发挥出拉丁文的部分驱魔力量了。”

  “一般来说,这样的方法对于大部分的恶魔来说都足够了,但对于某一些,就几乎产生不了什么效果了。”

  “所以,”沈徵梓总结到,“只要我能够在使用这段咒语的时候用上道具就可以了?”

  “没错。”

  “听上去不是很难嘛,圣水?感觉有点像是游戏里的那种稀有道具?”

  “你可以这么理解,”阿德里安拿过教科书,翻到了附录上的守则,“不过在现在,只有经过教会许可的驱魔师才允许被使用驱魔咒。”

  “也就是说……”

  沈徵梓眼巴巴地看着阿德里安。

  “也就是说,miss.沈,如果你想要使用驱魔咒,就需要参加考试获得资格证书。”

  “为什么这听上去就像是:你想要获得合法的执医资格,就要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书!”

  阿德里安微笑着看向一脸沮丧的沈徵梓,“你说对了,女士。”

  沈徵梓顿时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

  “但是教授用的好像不是拉丁文?”

  她还记得,那些阿德里安写下的奇怪的字符,并不像拉丁文的咒语需要一整个节段,仅仅是一个字符,就能发挥出惊人的力量。

  “拉丁文并不是我的长项,我使用的是卢恩文字,与拉丁文属于不同的体系,早在二世纪,就逐渐被拉丁文所取代,现在能够使用它的驱魔师也寥寥无几。”

  “这还有不同体系的吗?”

  “当然,”阿德里安从高高堆起的教科书中找到了有关于神秘学历史的资料,“在此之前我想miss.沈应该初步了解一下神秘学的历史。”

  “首先你要清楚,即使在现代,地表上仍然有不少恶魔横行,但相较于古代,现代的神秘早已凋零,”阿德里安的声音如温润的水,缓缓淌过,“在那个还会有神迹降临的时代,神秘学在不同的地区会有不同的表达和形态,这也是现在不同神秘学体系的来源。”

  “就像是不同神话体系中的神灵却有可能拥有同样的神格,不同的文字体系所蕴含的神秘学力量其实也只是大同小异。”

  “只是这种跟随语,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咒文,或是咒语的表达形式,会随着语的变化而变化。”

  “就比如当基督教传入后,卢恩文字便逐渐被拉丁字母替代了,而拉丁语中的词汇也对古英语的形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随着现代化,原本繁复的英语被简化,而那些蕴含着魔力的文字,也在语被简化的过程中被省去了。”

  “于是随着时代的进展,神秘也就凋零了。”

  “但是,如果按照教授所说,现在你们所做的,就是要通过文字复现曾经的神秘?”

  沈徵梓试图从阿德里安的话中找到某一个逻辑,“那么,也就是说,如果能够掌握某一门已经失落的语,就能够重现曾经的神秘学?”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阿德里安点点头,“但是随着神秘的凋零,先不论是否真的有人能够完全掌握某一门失落的语,即便是现代所处的环境,也很难做到发挥文字中蕴含的全部力量。”

  “为什么?”

  “因为与古代不同,现代的神秘学被封住了上限,即使真的有人能够到达这个上限,却也无法达到古代时神秘学的高度。”

  “这也是我们神秘学研究者的最终目的。”

  “为了触及世界的真相,抵达所谓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