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41 睡美人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阿德里安驱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公寓。

  没有恶魔的气息,甚至都没有人类的气息留下。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客厅里一片黑暗。

  阿德里安没有率先开灯,而是选择在黑暗中前行,咒文的运用足以让他在黑暗中毫无阻拦地前进。

  客厅中没有一丝异常,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放在电视机对面的茶几上的茶已经凉透了,垃圾桶里还放着吃完零食后剩下的包装纸,里面还有零星的几个果皮,茶杯边上的果盘中剩下的水果上还挂着水珠,看上去像是不久前才洗好的。

  一切都没有异常。

  但阿德里安仍不能放心。

  客厅里没有沈徵梓的踪迹,阿德里安便悄悄来到她的房门前。

  他一手按住门把手,缓缓地下压,一手则随时准备好了应战,皮肤上亮起纹路,像是被刻印上的咒符,甚至有一丝火星从阿德里安的指尖闪过。

  “吱呀”

  门被轻轻推开,里面却不是想象中的黑暗,月光从没有被拉近的窗帘中穿过,轻轻落在床面,床上鼓起了一个包,床边则规矩地放着一双拖鞋,躺在床上的人背对着阿德里安,但他确定那就是沈徵梓。

  客房里只有沈徵梓,理应也只应该有她一个人的气息。

  阿德里安却站在沈徵梓的床前良久,盯着自己所站的这个位置,然后静默地注视着正在沉睡的沈徵梓。

  有一个东西刚才一直站在这里,就这样看着沈徵梓,直到刚才他推开门以前。

  它都在这里。

  …………………………………………………………

  沈徵梓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黑暗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伫立在她的床边,一动也不动,对方的双眼一直盯着她的方向,但却又好像不是在看她。

  微凉的眼神让沈徵梓毛骨悚然。

  对方高大的身形挡住了本应该从纱窗里透过来的月光,背着光的身影,让人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沈徵梓偷偷拉高被子,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都藏了进去,然后继续假装自己还在睡觉,手则慢慢的沿着床面,滑向另一边的床头。

  “你醒了。”

  床边的身影突然说话了,沙哑的声线中带着一丝疲惫与熟悉。

  但沈徵梓的心中却警铃大作。

  为什么最近的坏东西都喜欢扮成教授的模样?!

  难道它们也是颜值主义吗?!

  沈徵梓没有搭话,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她在另一边的床头柜里,放了一个防狼枪。

  她摸索了很久,连床头柜的边缘都没能摸到。

  “……你知道我能看到你的动作吧?”

  沈徵梓的手顿时僵在了原位,但片刻后,她仍不死心地想要去拿。

  床边那人似乎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那东西对我没有作用。”

  知道继续装傻已然不是办法,睡懵了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沈徵梓决定主动出击,她一把掀开被子,用力地扔向床边的黑影,随即自己利落地在床上一个翻滚,顺利拿到放在抽屉中的防狼枪,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她举着防狼枪,站在床上大喊到:

  “大胆妖孽!竟敢又装作教授的样子!你姑奶奶我已经看破了你的伪装!还不速速——”

  她的话还没说完,房间里的灯就亮了。

  站在床边的是身上还挂着她被子的阿德里安,他身上还穿着今晚分别时的正装,在明亮的灯光下,不论是他的气场,还是那熟悉的气味,都说明了,这就是阿德里安本人。

  阿德里安的表情一时有些复杂,似乎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空气顿时安静。

  沈徵梓放下防狼枪,一个跨步走上前将自己的被子从阿德里安的身上扒拉下来,然后迅速盖到自己身上,再次躺到了被窝里。

  这一次,她把整张脸都遮住了。

  一时间,客房中的空气弥漫着大写的尴尬。

  隔着被子,沈徵梓听到了一声清晰的轻笑,顿时觉得脸上热气上涌。

  “你在做什么,miss.沈。”

  站在床边的人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

  “我在……”沈徵梓隔着被子瓮里翁气地回答,“试图抹去刚才那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

  此刻的她显然已经清醒了,所以才会觉得此时站在身边的教授是那么的难以面对。

  天哪,她刚刚把自己的被子甩在了对方身上!

  仅仅的是短暂的接触,被子上似乎就沾染了阿德里安的味道。

  这个认知让沈徵梓愈发的尴尬和害羞。

  “其实……,其实我是在排练,”沈徵梓仓促地找着蹩脚的理由,“我加入了学校的剧社,你知道吗,就是要上台表演的那种,我们,我们最近在排练剧本,对,我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原来如此。”

  阿德里安显然是不相信的,但绅士如他,早已看出了沈徵梓的尴尬,决定就着这个蹩脚的理由将这件事翻篇。

  “把头蒙在被子里睡觉并不是个好习惯,女士。”

  沈徵梓扯下被缘,用可怜兮兮却带着怨念的目光看向阿德里安。

  “所以,为什么教授会在我的房间里?”

  住进来已经有好些日子了,自从客房变成了沈徵梓的房间后,阿德里安就再也没有进来过,更不要说是这样无声无息地闯入,所以沈徵梓才会下意识地认为这不是阿德里安。

  “只是过来看看。”阿德里安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

  “就那么简单吗?”

  沈徵梓抱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阿德里安沉思了片刻,“回到家里后,你就直接睡觉了吗?”

  “当然没有。”

  回到家的时候,才七点多,沈徵梓记得很清楚。

  “我先是改了一下论文,然后看了一会儿电视,前不久才回到房间的,我大概,也就睡了一个小时不到?”

  一个小时不到……

  沈徵梓的表情很自然,显然没有说谎。

  或者说,在她的意识中,她的确这么做了。

  “没有发生什么吗?”

  “有什么应该发生吗?”

  沈徵梓困惑地眨眨眼,她的头发还翘着,有一种毫不做作的天真。

  “没什么。”

  阿德里安说完,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教授?”

  阿德里安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脚步,“我给你带了甜点,出来吃吧。”

  “晚上吃甜点可是女生的大敌!”

  虽然这么说着,沈徵梓还是非常诚实地穿好鞋,跟着阿德里安走到了客厅,“教授你真的买了甜点吗?是什么呀?”

  语气中是说不出的期待。

  “假的。”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