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33 恐怖童谣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房屋里除了过于压抑的空气,阿德里安和沈徵梓并没有再碰到别的异常,但一边前进,沈徵梓却总是忍不住回头。

  她总觉的身后好像跟着一个人,当他们前进的时候,那个站在身后的人就跟着前进,当他们停下的时候,那人便在他们身后目不转睛地注视。

  但每一次回头,都只是一片黑暗,被注视的感觉便消失了。

  每当她再次转回去,那种如芒在背的目光,就会再次出现。

  沈徵梓下意识地用手捂住嘴,不敢发出丝毫声响,为了寻求安全感,她几乎快将自己贴到了阿德里安的背上,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两人间隔着几层衣物,沈徵梓居然感觉不到一丝从阿德里安身上传来的人的体温。

  前方的阿德里安再次停下脚步,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那些青蓝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动作飘动,但无论光源从哪里照射而来,从沈徵梓的角度,都无法看清阿德里安的脸。

  好像有几声断断续续的粗重喘息声从身后传来,像是一个得了重症肺病的患者,随时都可能停止呼吸。

  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们的背后靠近!

  沈徵梓用力地扯了扯阿德里安的衣服,想要以此来警示,但身前的阿德里安似乎全然没有感受到这一切,只是专注地面朝着前方。

  但身后那个气息的逼近仍在持续,似乎下一秒就要贴上来,沈徵梓只好再次用力地扯了一下阿德里安的衣服,却只听空气中传来异常明显的“刺啦”一声。

  沈徵梓看着手中破碎的布料有些呆滞。

  “教…授……”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与前方的人影拉开距离。

  “阿德里安”的身形有些奇怪,他穿着残破的风衣,背影有些佝偻,仔细一看,往日里考究地扎起的小辫子已经变得松散,就连侧头的动作,都变得有些僵硬。

  心脏的跳动如激昂的鼓点般起伏,沈徵梓能感觉到腿上颤抖的肌肉,还有骨骼不由自主的战栗。

  这,真的是,教授吗……

  “你在叫我吗?”

  一只手突然从沈徵梓的身后搭上来,熟悉的音色中带着一丝寒冷。

  沈徵梓的心跳几乎在这一刻停止跳动,她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疯狂地分泌,似乎下一秒,她就能给身后这个偷袭的家伙来一拳。

  转过身,却发现站在身后的正是阿德里安。

  他看上去就和以往一样,穿着一丝不苟,就连发型也没有一丝凌乱的迹象。

  “阿德里安教授?!”

  沈徵梓近乎失声地轻唤道,“但是——”

  “你刚刚去哪里了?”

  眼前的阿德里安看上去有些生气,他蹙着眉头,“我想我应该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到处乱跑吧?”

  “但是我——”明明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似乎有所察觉般,沈徵梓再次转过头去看那原本应该是阿德里安的身影,像是一个老旧到生锈的机器,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僵硬,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太暗带来的错觉,沈徵梓总觉得那个“阿德里安”的头发长长了。

  在诡异的蓝光的映射下,“阿德里安”缓缓转过头。

  那是一张快要腐烂的女人的脸,过于凸出的眼球几乎快要从眼眶中掉落,她的嘴角咧出人类无法做到的弧度,直愣愣地盯着沈徵梓的方向。

  令人厌恶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小心……”

  嘶哑的声音就像是被什么轧过一样,艰涩异常地从喉咙中挤出几个零星的单词。

  “小心——”

  沈徵梓皱起眉,她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

  “你,的——!”

  女人用力地瞪着沈徵梓的肩膀,那双露出过多眼白的眼睛,此刻似乎能将她的肩膀烧出一个洞来。

  沈徵梓下意识地跟着它的视线看向自己的肩膀,刺骨的寒意穿破皮肤直达心脏,那只原本应该轻轻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此刻却如同捉住猎物的鹰爪,泛着不自然的青紫色。

  沈徵梓顿时停住了呼吸。

  “背后!!”

  “嘶哈——!”

  身后阿德里安温润的脸庞在瞬间变成了青面獠牙,迅猛地向沈徵梓的脖颈袭来。

  顾不上肩膀上被细长的指甲刮破皮肉带来的疼痛感,沈徵梓拔腿就跑,她看不清前方,只能靠着直觉往前冲,身后的东西紧追不舍,她只好见招拆招。

  “给老娘滚开!”

  沈徵梓拎起手边的立式长杆台灯就是往身后一记有力的挥动,随即不远处就传来了一声东西倒地的闷响。

  趁着这个空隙,沈徵梓躲进了一个房间,反手就关上了门。

  她背靠着门不住的喘气,顿时有些脚软,全身的力气仿佛都用在了刚才那一下上。

  适应了黑暗的双眼能够模糊的看清周围的环境,沈徵梓认出这是之前阿黛尔招待他们的那个会客厅。

  “嘭!”

  一声闷响从会客厅的另一头传来,如果沈徵梓没有记错,这个会客厅并不止一扇门。

  糟糕,她被围堵了。

  沈徵梓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时刻警惕着周围。

  大概是脚边碰到了什么东西,安静异常的房间中传出了机械声,那好像是个上了发条的玩具,在沈徵梓的脚边乱窜。

  “咯咯咯咯咯”

  诡异的笑声从远到近。

  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沈徵梓的脚,笑声也戛然而止。

  “咚”“咚”“咚”

  有什么在靠近,回过神来,沈徵梓才发现自己的脚边被一群洋娃娃包围了。

  它们手拉着手,绕着沈徵梓,跳起了舞,连接上下颌的机械关节开开合合,诡异的歌谣从里面飘了出来:

  “有一片花圃,

  飘满了花香,”

  一双双眼睛,空洞地看着沈徵梓。

  “灰烬,灰烬,

  我们都倒下了。”

  娃娃们突然松下了牵着彼此的手,猛地朝沈徵梓冲过来,像是得了舞蹈病的患者,娃娃们的关节扭曲成了可怕的角度,它们的歌声变得尖锐刺耳,歌词却依然清晰:

  “莉兹波登拿起了斧头,

  劈了妈妈四十下,”

  娃娃们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怖。

  “凯西!凯西!

  拿起了斧头!

  劈了妈妈四十下——!”

  “停下!”沈徵梓大喊道,“凯西·普林斯,我让你停下!”

  娃娃们突然停止了动作,但随即再次笑起来:

  “我,不是,

  凯西·普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