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32 来自黑暗的邀请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沈徵梓虽然这些天没有再主动问起有关于普林斯一家的事情,但她仍然放心不下。

  “没有更多了,”阿德里安打着方向盘,迅速地瞥了一眼边吃三明治边系安全带的沈徵梓,“我想有必要再去一趟普林斯家,况且我之前也有提过。”

  经过他的提醒,沈徵梓隐约记起来阿德里安似乎有说过这样的话。

  “那些是什么?”通过后视镜,沈徵梓看到了堆放在后座的几个黑箱子,她转过头,想要伸手去摸。

  阿德里安并没有制止,“是一些器械。”

  “器械?!”沈徵梓挑起眉,她的表情有些奇怪,看上去又好奇,又觉得意外。

  “怎么?”

  “不是,我还以为……”沈徵梓露出纠结的表情,她用手表演了一个类似扔飞镖的动作,“你们都用咒符什么的东西。”

  趁着等红灯的空隙,阿德里安略显无语地侧头看向沈徵梓,“……不,那不是我的专业。”

  沈徵梓顿时恍然大悟,“那就是这样!”

  她故作潇洒地将手指在空中胡乱划了两下,然后用自认为很帅的眼神看向阿德里安。

  “为什么你能把这些动作做的那么蠢?”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女士,你‘优美’的姿态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词语点缀了。”

  因为根本就不存在那样的词汇。

  沈徵梓无声地用鼻子笑了一下以示嘲讽。

  “那这些器材都是教授你自己做的吗?”沈徵梓显然还没有放弃对它们的兴趣。

  “不,是我买的。”

  在沈徵梓怀疑的目光中,阿德里安不愉快的眯起眼,“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性吗?”

  “你们的仪器难道不是那种,”沈徵梓做了一个举着杆子的手势,“然后只要有,呃,灵体经过就会发出‘哔哔哔’声音提示的道具吗?”

  “……别看太多电视剧了。”

  ……………………………………………………………………………………

  两人不着边际的对话一直延续到了目的地。

  刚一下车,沈徵梓就兴致勃勃地想要去拿那些器材,却被一脸凝重的阿德里安给拦住了。

  “站在我身后,”阿德里安将仍在状况外的沈徵梓揽到身后,“不要离我太远,记住我之前告诉你的话。”

  他迅速地在沈徵梓身前留下一个字符,“抓住我的衣服,不要松手,不要回应任何声音,也尽可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大条如沈徵梓,此刻也因为阿德里安的严肃而紧张起来,“发,发生什么了?”

  这个院子看上去与上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不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氛围,就连草地上原本鲜艳的花,都在此刻失去了颜色。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喘不过气的压抑氛围。

  “是恶魔的气息。”

  比上次更加肆无忌惮。

  沈徵梓不由自主地想起上一次的经历,她小心翼翼地喘着气,下意识攒紧阿德里安的衣服,心跳如擂鼓。

  “教授,你不会,又像上次那样……”

  阿德里安沉默了一片刻,“如果又像上次那样,你就跑,会开车么,”他转身将车钥匙递给沈徵梓,“到时候你就跑,不要回头。”

  沈徵梓将钥匙捏在手心里,硌的生疼。

  不是没想过现在就立刻离开,但阿德里安知道,从她们来到这片区域的瞬间,那只恶魔就已经锁定了两人,他不能把沈徵梓一个人留在外面,那只会更加危险。

  “走吧。”

  接下来的每一步,似乎都变得异常小心,沈徵梓紧紧地跟在阿德里安的身后,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烟草气息,有一种莫名的令人安心的感觉。

  门铃声就像是警钟,一声一声,回荡在耳边。

  没有人来开门。

  “会不会是阿黛尔女士根本没在家中?”

  “决定上门拜访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确定对方是否有空闲。”

  阿德里安似乎已经做好破门而入的准备了。

  就在此刻,房子的大门就像是被某种力量牵引一般猛地被打开,惯性让厚重的大门直挺挺地撞上室内的墙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房子里一片漆黑,那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似乎更加强烈了。

  “看上去像一个邀请。”

  沈徵梓又害怕,却又有些激动,她小心翼翼地从阿德里安的背后探出头,望向那一片深邃的黑暗,就像是在看恐怖电影,明知道后面的场景会很可怕,却还是忍不住期待那种被惊吓的刺激感。

  “这是挑衅,”阿德里安背过手,将沈徵梓的脑袋按回去,“理性而,这么明显的陷阱显然不能踏进去,”他回头看了一眼轮廓似乎已经变得扭曲的自己的车,“但是看起来我们并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记住我说的,miss.沈。”

  “我——!我尽量……”

  在两人踏入房屋的瞬间,门就被狠狠地关上了,显然是不想给他们留下后路。

  室内一篇漆黑,所有的窗帘都被拉紧,原本房屋内暖色的装饰此刻都被隐没在黑暗中,全然失去了家庭的温馨。

  沈徵梓谨记阿德里安的警告,想要说些什么,却也不想给对方添麻烦,只好欲又止地张张口,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一簇青色的火焰在黑暗中绽放,照亮了小小的一片区域,冷色调的火焰将阿德里安的下颌线映照的更加冷硬,随即,两人的周身又冒出了几簇相同的火焰,它们似乎没有要攻击的意思,只是尽职地起着照明的作用。

  沈徵梓这才反映过来这应该是阿德里安的手笔。

  视野瞬间就被扩展开来,虽然这里依旧昏暗,但好歹能够看清些许事物了。

  身边明明燃烧着火焰,沈徵梓却觉得周边的气温越来越低了,似乎只要自己呼出一口气,都能看见空中的白烟。

  她跟着阿德里安前进,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她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在穿着皮鞋还能不发出一点声音地行走的,如果不是自己手里还攥着阿德里安的衣服,沈徵梓都要以为自己身前的人才是真正的……

  毕竟——

  身边飘着鬼火一样的东西,走路还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比起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窥视的坏东西,

  他们两个才更像是这个屋子里最灵异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