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19 血色修女(一)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啊——”

  凯西。

  “啊——!”

  凯西!

  “呜,呜呜......”

  穿戴整洁的女人在只有一张铁床和一个衣柜的空荡房间中一边呜咽一边游荡,她用力踹在床脚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画面呈俯视的视角,能清晰地看见整个房间,还有那骂骂咧咧的女人,肆无忌惮地甩动黑白的头巾,目光凶狠地,盯着摄像头的方向。

  整个房间呈现一种压抑的灰,与女人可怖的笑容,一起构筑了难以喻的诡异。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女人凑近的笑容被定格在中央,阴森又危险。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阿德里安。”

  阿德里安至今都还记得这句话,这句彻底打破了他曾经平稳又幸福的生活的话。

  而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

  “亲爱的,据说今天卡门神父要到家里来拜访你?”

  “嗯,他昨天打电话来,说要见面详谈,”阿德里安将挂在玄关的手提包递给妻子,“也不知道这次他又要做什么。”

  “你不喜欢他。”

  “我可没有这么说。”

  顺手给妻子理了理有点凌乱的领口,阿德里安穿着单薄的白衬衫,手里拿着一杯咖啡。

  “不,你有,”她忍俊不禁地凑到阿德里安的侧脸,迅速留下一个轻吻,“我了解你,”又啄了一下,“哦,记得去超市买一些菜。”

  “冰箱里的食物今天还够用。”

  “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她的动作有些匆忙,低头在包里翻找着工作证,“今天莉莉丝说要来......”

  “天呐,真是够了......”

  阿德里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艾德,拜托啦~”她亲昵地叫着阿德里安。

  “......好吧。”

  “我爱你!”

  只是丢下这句话,妻子便像小鸟一样飞出了家门。

  我也爱你。

  阿德里安在心里低声回应到。

  在玄关站了片刻,阿德里安刚回到室内坐下,准备继续享用妻子做的早餐,门铃便不客气地响起。

  还算克制的铃声,只是每一次与下一次之间的间距却越来越短。

  阿德里安耐着性子打开门,边看见身着黑色修道服的卡门神父,他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双眉紧皱,欲又止。

  “卡门神父,早上好,我还以为是我的妻子忘记带了什么东西,请原谅我如此不修边幅地迎接你。”

  阿德里安将左手放在小腹间,微微弯腰,卷起的衣袖露出手腕上精致的手表。

  “早上好,阿德里安,很抱歉我无法再等到下午了,我希望你能够尽快知道这件事情,”卡门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对方这是在责怪自己毫无预告的提早拜访,“我可以进来说吗?”

  “当然,”阿德里安侧过身,做出邀请的手势,“请进。”

  为两人泡了一壶茶,阿德里安邀请卡门神父到自己的书房。

  “神父怎么突然找到我,是发生了什么吗?”

  阿德里安与卡门曾经是同学,比起阿德里安这样选择了成立私人事务所的自由职业者,卡门则是进入教会,并且在短短的几年内称为修道院主管的成功人士。

  “请不要取笑我了,”卡门伸手扶了扶帽子,“我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你比我擅长的多。”

  “‘这种事情’?”

  “我想,用眼睛直接看,应该是最直观的方式。”

  卡门取出一台便携式的相机,调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有一个穿戴整洁的修女,她安静地躺在床上,双手置于小腹间,头巾严密地包裹住所有的发丝,就连衣服与床单的褶皱都有一种严谨到一丝不苟的感觉。

  随后,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与外表全然相反的狂野动作让阿德里安不由地挑起眉。

  相机中时不时传来修女放肆的笑声与吼叫声,仿佛是从喉咙里挤压出来的嘶声,很是刺耳。

  最后一秒,定格在画面中的笑容,令人脊背发凉。

  “她是?”

  阿德里安面色不改地将相机归还给卡门。

  “她是阿比盖尔,曾经是我们修道院中的一名修女。”

  卡门看也不看地关闭相机,把它放在桌角边。

  “曾经?”

  “她已经离开修道院了。”卡门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

  “就因为这个视频?”

  视频上修女的行为确实与她的着装有这严重的违和感,但在没有任何其他证据下,阿德里安不会做出草率的判断。

  “不,并不是因为这个,”卡门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阿比盖尔因为被人举报有不检点的行为,才离开修道院的,当然,这些都是经过了教会的查证,才采取的正当行动。”

  阿德里安接过一沓照片,上面真实地记录着阿比盖尔所有违反教条的不检点行为。

  只是匆匆瞥了一眼,阿德里安便没有再看。

  “我想这些并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

  阿德里安并不喜欢与教会的人打交道。

  “这个录像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无意间录下的!”卡门有些慌张地握住阿德里安的手,他的手心里满是湿漉漉的汗,“拜托你,阿德里安!”

  “多久了?”

  轻轻抽出手,阿德里安用纸巾擦了擦蹭到手上的汗渍。

  “大概有一个月。”

  卡门尴尬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心。

  “这发生在阿比盖尔的房间——”

  “房间?”

  阿德里安眯起眼。

  “我是说......”卡门有些语无伦次,“修道院前段时间有点不对劲,所以我在经得所有人都同意下,装了摄像头。”

  “请继续。”

  “我原以为是有些不老实的人的恶作剧,但直到看见这个视频,”卡门声音发抖,“之后我马上去询问了阿比盖尔修女,但她似乎对此完全不知情。”

  “我......我觉得,她可能被恶魔附身了。”

  阿德里安这才挑起眉,“恶魔?修道院里?你确定吗,神父?”

  “所以我才要来委托你,阿德里安!”

  卡门低沉着声音,恳求地看着阿德里安。

  “为什么不上报教会?比起找我这种无所属的学者,教会里专门的驱魔师不是更有保障吗?”

  “不!不能上报教会!”

  卡门激动地站起身,“阿德里安,我知道你开事务所是为了通过委托收集各种第一手资料来研究。”

  “这不是你最好的机会吗?!”

  “在这个所有的驱魔工作都被专属驱魔师垄断的时代,这可是你屈指可数能够接触到恶魔的机会啊!”

  阿德里安沉默地看着卡门,将茶杯放到一边。

  “卡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甚至有些难以分辨站在我面前的,到底是人,还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