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9 违和之音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阿德里安撑着门,让身后的沈徵梓先进。

  “教授?请进。”

  看见阿德里安仍然站在门口,阿黛尔将扫帚和簸箕往墙边移了移,做出邀请的姿势。

  “谢谢。”

  关上门,阿德里安再次大跨步走到了沈徵梓身边。

  沈徵梓疑惑地看了看阿黛尔,准备走上前,“你——!”

  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沈徵梓便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固定住了,双唇紧闭,仿佛被拴上了链条。

  “请保持安静,miss.沈,你现在是无法被眼睛捕捉的状态。”

  看着沈徵梓拼命挑动眉毛来表达自己有很多话想说的表情,阿德里安继续低声补充:

  “简单来说,你现在是隐身的。”

  “请保持安静,不要说话,不要随意触碰东西,还有,跟紧我。”

  随后,沈徵梓便感觉到嘴上的禁制被解除,她刚想开口,却被阿德里安用眼神阻止。

  “教授,你在和我说话吗?”

  阿黛尔有些不安地看着似乎在和空气对话的阿德里安。

  “不,只是在自自语。”

  眼见着自己似乎真的是隐身了,沈徵梓惊愕之际也只好闭上嘴,气鼓鼓地瞪了一眼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阿德里安,恶狠狠地做了一个鬼脸。

  “不好看。”

  阿德里安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跟着阿黛尔往屋子里走去。

  与上一次来时的气氛很不同,比起那种阴冷潮湿又黑暗的环紧,眼下这阳光明媚,到处充斥着温暖与人情气息的房间更像是一个家庭原本应有的样子。

  家具整齐地摆放,大多数令人心情愉悦的暖色调,房间里干净整洁,也没有任何异味,落地窗边摆放着几盆盎然生长的花,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和恐怖电影里那些看上去就灵异感满满的老旧房屋灵配完全不同。

  一点都看不出来其中的异样。

  阿德里安不着痕迹地四处打量,着重关注着天花板以及容易藏匿的角落,但是一无所获。

  一般来说那些有邪恶念头的灵体会在威胁侵入,特别是阿德里安这样的威胁侵入的时候做出一些恐吓的举动,以此来呵退入侵者。

  但此刻,什么都没有发生。

  仿佛一切都很正常。

  但阿德里安知道,在不远处,肯定有一双眼睛在时刻关注着自己。

  又或是,沈徵梓。

  “教授,红茶可以吗?请这边坐。”

  在阿黛尔的指引下,阿德里安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落座。

  “谢谢。”

  伸手解开西装腹部的纽扣,阿德里安从口袋中取出录音笔。

  不消片刻,阿黛尔端着茶走到会客厅,在阿德里安的对面坐下。

  “希望你不介意。”

  阿德里安将录音笔摆在茶几上,“我惯例会记录下与委托人的谈话,今天来得比较仓促,没有带更多的设备。”

  “当然不,”阿黛尔摆摆手,“我非常感谢您能这么快赶来。”

  “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阿德里安询问到。

  阿黛尔点点头,她的情绪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她朝门后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有没有别的人,随后才朝阿德里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里是阿德里安·艾萨克,于2017年9月13日对阿黛尔·普林斯女士进行第一次询问,以下为对话内容:

  普林斯女士,请问你第一次感觉到身边的异常是在何时何地?”

  “呃......”阿黛尔轻嘬一口红茶,“第一次,大概是在一周以前,两周不到,就是在家里,因为我是个作曲家,平时就在家工作。”

  茶几上还散落着几张有修改痕迹的乐谱。

  “那天我正在做饭,然后突然听到了琴房里传出来钢琴的声音,非常的刺耳,就像是什么人用力地用拳头砸琴键,我原本以为是孩子的恶作剧,就想去阻止,”阿黛尔双手抱胸,“但等我打开琴房的门,声音就消失了,而且......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那也可能是孩子逃跑了呀?”

  沈徵梓忍不住出声。

  阿德里安责备地看了一眼沈徵梓。

  所幸,阿黛尔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原以为是她捣蛋完就离开了,却没想到她站在我背后,奇怪的问我发生了什么。”

  阿黛尔不自觉地用手搓了搓手臂。

  “我开始觉得那是我的错觉,也就没有在意,但当我回到厨房的时候,发现所有的食材都被掀翻到了地上。”

  “我很生气,就骂了那孩子,”说到这里,阿黛尔略显痛苦地用手捂住脸,“抱歉......”

  “接下来呢?异常现象是否变得频繁?”

  “是的,”阿黛尔点点头,她摘下眼镜,用手指摁压鼻根,“我开始觉得不对劲,是在有一天晚上,我的丈夫带着孩子出去玩了,还没有回家,当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阿黛尔深吸一口气,她似乎觉得很冷,用挂在沙发边的披肩裹住自己,“我当时正在工作,突然钢琴传出了不正常的声音,我是说,当时我正在弹奏曲子,想要进一步调整,但是在我弹奏的时候,出现了我并没有按下的音符,就好像......”

  她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颤抖,“就好像我身边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在,在和我一起弹奏。”

  “我当时立刻就愣住了,当我停下弹奏的时候,那个声音也消失了,但只要我以开始弹奏,那个不和谐的音调就会一直出现。”

  阿德里安在阿黛尔的茶杯里重添了一杯红茶。

  “谢谢,”阿黛尔颤抖着手接过,一口喝完了这杯茶,“我吓坏了,想要离开琴房,但此刻钢琴却又响了起来,就像是第一次那样,有人在用拳头狠狠地敲击钢琴,好像是在生气。”

  “恰好那个时候我丈夫回到家,从外面打开了门,这声音才停止。”

  “之后还有类似这样的现象吗?”

  “有的,”阿黛尔点点头,“但那是最可怕的一次,之后,就又好像变成了小孩子的恶作剧那样,但我开始不停地做噩梦,直到这几天,我又开始出现幻觉,好像有什么人一直在我耳边说话。”

  阿黛尔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疲态尽显,与刚见面时的那种干练和精神完全不同。

  “如您所见,现在我即便是在家里也要化妆,我的脸色太难看了......”

  阿黛尔露出一个苦笑,她用手遮住眼睛,无力地摇摇头。

  “你刚才频繁地提到自己的孩子,能详细说说吗?”

  阿黛尔的动作倏然停止,她再次朝门口的方向看了看,眼神躲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