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8 奇怪的普林斯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亲爱的教授:

  很抱歉如此没有耐心地再次来信,距离上一次发邮件已经是几天前,我反复地告诉自己您可能在忙,无法及时地处理所有的来信,但是......是这样的,近些日子,我发现我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而且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些幻觉,我想我开始有些难以辨别现实与梦境了。

  昨天晚上我看到有什么东西趴在我房间的天花板上,黑乎乎的,很瘦,有一双红色的眼睛,这太可怕了。就在刚才,我家的房子突然开始剧烈的震动,我还以为是地震,但周边的邻居却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哪,我太害怕了......

  我发现最近我家的女儿行为举止有些奇怪,她总喜欢抱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有时候晚上不睡觉,就会通过门缝盯着我看......或许只是我最近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教授,我请求你,能否尽快来我家检查一下,当然,如果您有空的话。

  ——阿黛尔·普林斯”

  简短的信件中不仅有些拼写错误,连语序也有些奇怪,沈徵梓似乎能透过文字看见屏幕那一端用颤抖的双手打下这封邮件的阿黛尔。

  但是......

  “我们刚才果然是找错人了吧?”

  不然,她又怎么会说阿德里安还没有去拜访过呢?明明,她们几个小时前才照过面。

  阿德里安沉默不语,却紧皱着眉头,这似乎与他先前的猜测有所不符。

  阿黛尔·普林斯被附身了,这毫无疑问,从刚才短暂的见面中,阿德里安就可以确信,那么厚重的妆容都盖不住的身体正在逐渐死亡的征象,与从文字中透露出的完全不相符的行举止。

  他们刚才见到的那个人,绝不可能是阿黛尔·普林斯。

  准确的来说,那并不是阿黛尔·普林斯的灵体,那几近血红的灵体,即便是阿德里安看见都觉得毛骨悚然。

  但如何解释这封信件?

  阿德里安用烟斗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一下,又一下,“miss.沈,今天就请你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跟进,记得待在人多的地方,尽量减少一个人行动。”

  拿起椅背上的外套,阿德里安便要往门外走。

  “等等!”沈徵梓想也不想地追上去,“你现在是要去普林斯家吗?去见普林斯女士吗?那刚才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普林斯女士现在有危险吗?”

  “miss.沈,”阿德里安突然转过身,没来及停下的沈徵梓一头撞上了他的胸膛,“你的问题太多了。”

  “还有,是的,我现在要去普林斯家,刚才,”阿德里安顿了顿,“是我找错了。”

  有关于发生在普林斯家中的一切都是未知,至少在知晓那里有一名恶魔的情况下,阿德里安并不愿意带着沈徵梓冒险。

  “你在撒谎,”沈徵梓退开一步,用手指揉了揉微红的鼻尖,眼神清澈,“我看到普林斯家的地址了,我们没有走错。”

  “刚才我们遇到的普林斯女士,就是她本人,对吗?”

  “她现在有危险,对吗?”

  “我要和你一起去!”

  阿德里安抿着唇,看向沈徵梓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失神,沉默片刻,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用双指摁了摁鼻根,“好吧,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但你要待在我身边,不要乱走,不要乱碰,也不要乱说话。”

  “好。”

  她答应得很干脆,“我们可以走了吗?”

  看见少女眼中的期待和紧张,阿德里安又补了一句:“还有,我说什么,你就照做,比如我让你转身就跑不要管我,你也必须照做。听懂了吗?”

  沈徵梓登时皱起眉,张口就想反驳。

  “无条件服从,明白了吗?”

  不甘心得瘪瘪嘴,“......哦。”

  “很好。”

  阿德里安利落地转身,沈徵梓再次闻到了那种熟悉的香气,混杂着,些许的烟草味。

  .............................................................................................

  一路上,阿德里安都叼着烟斗,沉默不语地开车,气场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沈徵梓看着每一次有些心惊胆战的会车,只好默默地抓紧安全带,把鼻子凑在车窗边,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终于到达目的地,沈徵梓放松地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

  没想到那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教授居然还有这么吓人的一面。

  阿德里安站却在车边没有动,他仔细地观察普林斯家的房子,还有那片被打理地整整齐齐的草地,环视一周,他将视线定格在普林斯家邻居的花园里,那家人似乎是在搞家庭促销,来来往往的有不少住在附近的居民。

  阿德里安记得,几个小时前他们来造访的时候,这个促销活动就已经开始了。

  横幅上的字体很稚嫩,像是小朋友写的,还有拼写错误......

  “教授,我们不进去吗?”

  “当然。”

  阿德里安再次伸出手,这一次,沈徵梓自觉地将手放到了男人温热的手掌中。

  一路走过鹅卵石路,有一种违和感悄无声息地蔓延,就好像被一双眼睛盯住了后背,那是一道冰冷的视线,带着嗜血的残酷。

  身边的沈徵梓似乎对着一切一无所知,她只是好奇地四处张望。

  阿德里安有些摸不准,自己带她来到底是对是错。

  只怪那双眼,让他不由地想起了故人。

  手指在沈徵梓的手背上轻轻划过,留下一个奇怪的字符隐入她的皮肤。

  再一次站定在门前,阿德里安下意识地上前一步,遮住沈徵梓的身形,将烟斗收回口袋中,左手微微向后摆,全身的肌肉都在这一刻紧绷。

  规律地敲响房门,里面再次传来脚步声,却比上一次要轻快很多,随着一声“来了”,门被打开,刺眼的白炽灯率先映入眼帘,阿德里安不适应地眨眨眼。

  “哦,我很抱歉,”开门的女人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刚刚在换灯泡,如你所见,最近我家的灯泡总是有些不经用。”

  地上似乎还有破碎的灯泡的残片,旁边摆着扫帚和簸箕。

  女人身穿一条收腰白衬衫,下摆规整地塞进牛仔裤里,她的脸上画着淡妆,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金丝边的镜框架在鼻梁上,略微遮挡住她的双眼。

  “请问,你是......?”

  “我是阿德里安·艾萨克,剑桥大学神秘学教授,你曾写邮件委托我来调查发生在你家中的异常现象。”

  阿德里安声音沉稳,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但他没有放松警惕,依然保持着随时迎接攻击的准备。

  “剑桥大学教授?哦,哦!是的,原来您本职就是教授?很抱歉,我刚才没能反应过来,请进,感谢您能这么快地赶过来!”

  女人立刻拉开门,热情地邀请阿德里安进门。

  “我是阿黛尔·普林斯,就是给您写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