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7 你是什么颜色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是教授的夸赞方式吗?”

  被称赞漂亮是沈徵梓常常会听到的说辞,但被夸赞拥有纯洁的灵魂,倒是头一次听闻,她不由的有些害羞。

  “这就是夸赞,”阿德里安手指轻轻摩挲烟斗,眼中露出一丝怀念,“我看过太多人的灵体,没有一个人的灵体如你这般干净,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及你。如果用那些信徒的说法,那你便是天降之子。”

  “好吧,这夸的也太过了。”沈徵梓不自在地用手朝自己的脸扇风,眼神躲闪地看向别处,她的心跳似乎有点加速,却与方才不同。

  她试图转移注意力,却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值得扩展的话题,只好接着方才的话继续,“嗯......你刚才说,‘看过太多人的灵体’是什么意思?”

  无意识之间,沈徵梓似乎开始接受阿德里安那个有些离谱的非科学设定。

  “我在说过,灵体是人体的一部分,也可以称之为灵魂,”阿德里安轻轻靠着桌缘,将烟嘴放在唇边,“灵体展现的是人最真实的一面,如果说一个人在社会所有活动的记录是跟随他一生的档案,那么灵体就是记载着罪与罚的档案。”

  “如果你了解一点古埃及文明中的阿努比斯神,就能更快的理解,就像古埃及人认为‘心脏的重量’是衡量人善与恶的尺度一样,不同的灵体会因为不同的罪恶被染上不同的颜色,也会因此坠入不同层级的地狱。”

  “难道没有人会升入天堂吗?”

  “会的,但那只是极少数。”

  阿德里安的声音很低,近乎耳语,却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变得如此清晰。

  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从阿德里安的方向传来,在黑暗中,沈徵梓几乎能感觉到男人身上沉重的哀伤。

  “miss.沈,请你明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是不会有圣人的,我们的灵魂生来混浊,因为在这里,”阿德里安用手指向自己的心脏,透过薄薄的衬衫,他能感觉到有力的跳动,“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恶并不是传染病,它是与生俱来的原罪。”

  气氛有些凝重。

  “教授的灵体,是什么颜色的?”

  阿德里安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沈徵梓,他的眼神里藏了太多,太多沈徵梓无法理解的情绪,但毫无疑问的,他划清了界线,拒绝更进一步的靠近。

  “我......很抱歉......”

  “miss.沈,你知道恶魔为什么总是以一种负面的形象出现吗?”

  话题转换的过于突兀,沈徵梓一时没反应过来。

  “呃,因为它是邪恶的化身?”

  沈徵梓表示不清楚地耸耸肩,“因为它们在地狱中折磨着人类的灵魂?”

  “你会认为狱卒是邪恶吗?”

  “但,它们以此为乐。”

  沈徵梓看向墙壁上的投影,里面描绘的恶魔,无一不展露着最嚣张的笑容,是嘲讽,是幸灾乐祸。

  “是的,”阿德里安点点头,“它们以此为乐。它们以恐惧为食,将折磨视为职责,但我想miss.沈肯定还听过夏娃与蛇的故事。”

  “诱惑......”

  “没错,诱惑,将一个纯洁的灵魂引诱至犯罪,并使其灵体坠入地狱,想必对一只恶魔而是极有成就感的事。”

  沈徵梓突然想起前些天自己耳边一直回荡着的奇怪的声音,那些她一直认为只是自己错觉的声音,低语着什么奇怪的文字,却能引诱出她心底的渴望,一些,本不应该存在的念头。

  “教授,”沈徵梓的声音有些紧张,像一张被拉到极致的弓,似乎轻微的拨动,都能让她徘徊在断裂的边缘,“我们只是在讨论一些文学作品,对吗?”

  阿德里安眯起眼。

  “《神曲》、《圣经》,”她尴尬地笑了笑,像是要掩藏自己的不安,“地狱、天堂,恶魔......”

  那都不是真的,对吗?

  阿德里安微微抬起眉,“是的,只是在讨论文学作品。”

  “很好!”

  沈徵梓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阿德里安轻嘬一口烟,缓缓突出,“冷静,沈徵梓。”

  又是那种奇怪的发音,但是混合着略带苦涩的烟草味,沈徵梓能感觉到自己逐渐平复的心跳。

  “我们出去吧,”阿德里安走到沈徵梓的身边,打开门,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光线充斥着整个狭小的空间,“一直在这样的空间里,会不舒服。”

  回到办公桌边,阿德里安体贴地给沈徵梓倒了一杯红茶。

  沈徵梓捧着红茶杯,汲取着从小小的杯子中散发的温暖。

  “如果,我们假设杀害库帕先生和裘德先生的,是同一个......人,”她咽下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个词语,“那,普林斯女士,是否也面临着危险?”

  阿德里安并没有打算纠正沈徵梓,“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她确实正处于危险之中。”

  “那我们应该尽快行动啊!”沈徵梓着急地站起身,“如果在刚才那段时间,普林斯女士遇害了怎么办?!”

  “冷静,miss.沈,在没有了解对手之前轻举妄动只会率先暴露自己,况且——”

  他们已经晚了一步了。

  阿德里安眼眸深沉,用力地吸了一口烟草,有什么东西正在拉扯他的神经。

  他似乎,漏过了什么线索。

  就在两人沉默之际,阿德里安手边的电脑突然亮了起来,显示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清脆的提示音打断了阿德里安的沉思,他下意识地打开邮件,却在扫到内容的时候倏然僵了僵。

  “是什么?”

  沈徵梓好奇地凑过身,不似其他男人的气息在鼻尖变得清晰。

  有一股烟草味,却仍遮不住原本的气息。

  说不上刺激,更没有什么侵略性,反而......有一种令人舒服的味道。

  “我想miss.沈会对这封邮件的内容很感兴趣。”

  沈徵梓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仓皇地将视线转向屏幕。

  邮件的内容并没有什么新颖的,措辞有些眼熟,就连语句用法也很眼熟。

  沈徵梓心中升起一股诡异感。

  直到她看见邮件最后的署名

  ——阿黛尔·普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