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6 但丁地狱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变态!”

  沈徵梓轻啐一声。

  “那位女士甲床青紫,肢体活动略显僵硬,虽然她通过化妆掩盖了自己疑似贫血的症状,但她显然没能做到完美,”阿德里安并不理睬沈徵梓的低语,“我想,她可能不是我们要找的‘普林斯女士’。”

  “你是说,我们找错人了?”

  沈徵梓透过车窗张望着窗外一幢幢倒退的平房。

  “是的,”阿德里安转头深深看了一眼沈徵梓,“我们找错‘人’了。”

  ........................................................

  回到办公室,阿德里安领着沈徵梓走到了一个关着灯的小房间,里面的空间很狭小,沈徵梓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他要干什么?!

  门被突然合上,光源被切断,沈徵梓的眼前一片漆黑,清浅的呼吸倏然靠近,她不由地屏住气,心跳加速。

  “你——!”

  “啪”

  灯被打开,狭小的房间里立刻变得亮堂堂的,阿德里安收回开灯的手,退回到安全距离,一脸疑惑地看着欲又止的沈徵梓。

  “怎么?”

  沈徵梓:“......没什么。”

  她的视线很快被贴满纸张和照片的墙壁吸引,而照片与纸张之间还有红线连接。

  “这是......?”

  “你想知道的一切。”

  阿德里安侧身邀请沈徵梓走上前,进一步观察墙上所张贴的情报。

  沈徵梓一眼就看到了被贴在正中央的库帕的照片,红线被连接到一张经过裁剪的报纸,上面报道的是库帕的死亡新闻以及基本信息,而另一条红线连接的,则是他的尸检报告。

  “库帕先生是一名农场主,但那片土地并不属于他,简单的说,他只是一名被雇佣者,”阿德里安从抽屉中取出一叠资料,“虽然他的住所看上去很符合他的收入,但在警方随后的检查中,在他所有的房屋的地窖里找到了大量的金条。”

  沈徵梓恰好看到了金条成堆的照片,不由地露出诧异的表情。

  “很不幸,在这个没道理的世界里,阿谀奉承者总能得到更多不应属于他们的财富。”

  “你是说,库帕的死与他平时的所作所为有关?”

  “没有目的的无差别杀戮是几乎不存在的,每个穷凶恶极的罪犯都有他犯罪的动机和目的,”阿德里安伸手轻轻拨动红线,交错的红线随着轻微的振动共鸣,“钱财、权利、欲望,甚至是出自于他的兴趣。”

  说到此,阿德里安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凶手是恶魔之类的。”

  沈徵梓有些意外。

  “人类就是恶魔,miss.沈,甚至比恶魔更加邪恶,”阿德里安严肃地高声道,“人类日益膨胀的欲望让恶魔也自叹弗如。”

  “人类,有时会因为欲望做出难以想象的事。”

  阿德里安的眼神很冰冷,看着沈徵梓似乎就像只是在看没有生命的肉块,但他又很快恢复到平日里风度翩翩的模样,“不过,miss.沈,你说的是正确的,库帕先生确实是为恶魔所害。”

  沈徵梓不由的后退一步,看着阿德里安的微笑,不知为何有些毛骨悚然。

  “不知道miss.沈是否有拜读过但丁的著作《神曲》?”

  这不是他第一次提起《神曲》了,即使是榆木脑袋也能猜到这本著作可能会与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有什么谜一样的联系。

  “看过一点。”

  “所谓地狱这个概念,”阿德里安拿出一个投影器,摆放在另一边干净的墙对面,“虽然早在《圣经》中就有提及,但它具体的模样,却是由但丁描写出来的。”

  阿德里安再次关上灯,墙面上的投影瞬间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一个细密的图案,大体呈漏斗状,里面密密麻麻地画满了各种人体,大都是饱经折磨的体态,若是仔细观察,还能看见一些非人类形体的图案。

  “这就是地狱,由波提利切所绘制,”阿德里安伸出手,从上向下划,“根据罪人所犯下的罪而进行分级,在不同层级的地狱,他们会遭受不同的折磨,越深,则罪恶越重。”

  “我想,这样看,你会觉得更直观,”阿德里安将图片转到下一个,“这是第八狱,主要惩戒的对象是犯下欺诈罪的人。”

  图案依然呈漏斗状,只是这一次的人物形态都更加详细,有些人正在被身后的恶魔鞭打,有些被倒埋在土中,只露出被火焚烧的脚掌,有些被毒蛇肆意啃咬,只能在地上翻滚着求饶。

  越是往下看,沈徵梓就越是紧皱眉头。

  “第八狱被形象地称为恶囊,各个恶囊之间由石桥相连接,看这里,”阿德里安将手指点在第二层,“你看到了什么?”

  在一片翻滚着气泡的湖边,有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们姿态各异,表情却如出一辙的痛苦和恐惧,在湖边站着一只手持三角叉的恶魔,它露着邪恶的笑容,用手中的武器驱赶着那些人,纷纷投入湖中。

  沈徵梓用手捂住嘴唇。

  她知道,第八狱中的第三囊惩戒的是那些阿谀奉承的灵魂,而惩戒的方式,正是将他们驱赶进沸腾的沥青湖中。

  沥青......

  “教授该不会是觉得......”

  “正是如此。”

  库帕,正是死于那桶沸腾的沥青。

  看着图片里恶魔肆意的笑容,似乎是在以折磨这些灵魂为乐,沈徵梓的胸口似乎有一种呃逆感,令人厌恶至极。

  “但是——”

  即便如此,她也不认为这是所谓的恶魔犯下的恶性事件。

  “还记得那位裘德先生的死法吗,miss.沈?”

  “是的......”沈徵梓的喉咙异常干涩,“头被掰向背侧......”

  “第四囊。”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那是利用自己的能力迷惑群众的占卜师、巫师、预家等人的灵魂被关押的地方。

  “但这太奇怪了,”沈徵梓不安地在狭小的空间中踱步,昏暗又狭窄的空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心脏疯狂地敲击胸壁,她试图找出更多可以反击这个离谱理论的依据,“如果教授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根据教授所说,我也被那个杀害裘德先生的恶魔盯上了,但是为什么我没有死?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什么——”

  她确实频繁地做噩梦,却没有严重到库帕的那个地步。

  “你有一个非常干净的灵魂,miss.沈。”

  “是我不曾见过的纯洁与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