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5 第六感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们要去哪里?”

  忐忑不安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沈徵梓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

  从大学城到繁华的街市,再到相对僻静的居民区,他们已经在车上呆了近四十分钟,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气氛尴尬的沈徵梓能用脚趾抠出一套别墅。

  “快到了。”

  阿德里安如此回答道。

  “这个委托……”

  “委托人声称在家中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常常会出现看见莫名黑影的幻觉,与库帕一样,她近日每晚都被噩梦缠身,”说到此,阿德里安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沈徵梓,“梦境是最不可靠的说辞,但有时也会称为预示的关键。”

  沈徵梓突然想起了前几天自己做的梦,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进去以后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走,”阿德里安拉起手刹,“下车吧,我们到了。”

  这是一栋随处可见的普通平房,自带一片草地,上面种了不少鲜艳的花,房屋略显老旧,却有着明显被打理过的整洁,通往房屋的,是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径。

  隔壁的邻居家则是更加热闹,门庭还拉着促销字样的横幅。

  阿德里安站在台阶前朝沈徵梓伸出手,沈徵梓却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我不希望你摔倒在这里,miss.沈,这会显得我们很不专业。”

  沈徵梓不甘心地用鼻子哼了哼,最后还是乖乖地把手递了过去,然后在阿德里安看不见的角度做了一个鬼脸。

  “以防你不知道,”阿德里安稳稳地扶着沈徵梓的手,“我知道你在做鬼脸。”

  “不好看。”

  “要你管!”

  阿德里安听到沈徵梓低声的母语,默默地弯起嘴角。

  直到站定在房门前,阿德里安才松开沈徵梓的手,用指节轻轻敲门。

  门内很快响起脚步声,随后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半张女人的面孔,“请问你是?”

  “我是阿德里安?艾萨克,剑桥大学神秘学教授,这位是我的助理,miss.沈,我们收到了您的委托,前来调查。”

  阿德里安站在沈徵梓身前,挡住了女人本就狭小的视线。

  开门的女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并没有向什么人委托过什么。”

  阿德里安微微蹙起眉,“请问你是阿黛尔?普林斯女士吗?”

  “是的……?”女人此刻变得有些警惕,轻轻拉起门,“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先离开吧。”

  阿德里安没有说话,沈徵梓只好偷偷地扯了扯他的衣摆。

  “请问女士能否让我们进去一下。”

  阿德里安伸手拦住了阿黛尔关门的动作,却受到了非常大的阻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门板后面,这让阿德里安更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你要做什么!”

  阿黛尔有些恼怒,却在不经意间将视线落在了阿德里安的身后,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房门也因此被打开了更多。

  房屋里一片漆黑,所有的窗帘都被拉紧,没有一丝光亮透露进来,而房间中也没有打开的灯,里面隐约有一股腐臭味。

  借着户外的一束阳光,阿德里安这才看清阿黛尔的全貌。

  厚重的粉底几乎盖住了她的整张脸,苍白的吓人,却也遮不住她乌青的眼袋,嘴唇上涂抹着鲜艳的口红,可怖的妆容简直令人精神抖擞。

  但她却身穿一套棉质睡衣,朴素至极,甚至连袖口都有磨损的痕迹,脚踩一双老旧的拖鞋,露出的指甲上有明显的青紫色。

  阿德里安扫了一眼对方的手指甲,也是如此。

  阿黛尔看着阿德里安的方向愣了愣,然后重新拉住门把手,做势要关上。

  “女士,”阿德里安再一次拦住对方的动作,“请问您有孩子吗?”

  顺着阿德里安的视线,阿黛尔看到了一半被藏在阴暗里的破旧布娃娃,那是一个白色的娃娃,破碎的裙摆下漏出了几片棉花,好似是被人抛弃了一般,随意地被丢在地上。

  阿黛尔用力地踢了一脚,布娃娃立刻消失在了阿德里安的视野里。

  房屋里似乎还有另一个人,阿德里安隐约地看见,那是一个孩子的身影,那孩子捡起娃娃,直勾勾地盯着门外,那双眼睛很亮,眼神却很混浊,阿德里安一时间不懂对方想要传达些什么。

  “请你们离开我的房子!”

  随着阿黛尔的一声逐客令,阿德里安和沈徵梓便被关在了门外。

  “唔,坏脾气。”

  全程一个字都没有说的沈徵梓轻声吐槽了一句。

  在门前驻足片刻,阿德里安转过身,“我们走吧。”

  “就这样走了吗?”沈徵梓三步一回头地看着渐远的房门,“那个女主人显然有点问题。”

  即便不是那种和神神鬼鬼有关的问题,也很有可能是精神有问题。

  阿德里安一不发地将沈徵梓送到座位上,自己也打着了汽车。

  “我很欣慰miss.沈这一次看到了问题所在。”

  “说话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吗?”

  阿德里安露出了一丝疑惑。

  “别介意……”

  沈徵梓无语地摆摆手。

  “那真的是阿黛尔?普林斯吗?确定没有找错人?”

  “没有,”阿德里安快速瞥了一眼沈徵梓,“miss.沈不妨说一说,那位女士的奇怪之处。”

  “嗯……”沈徵梓用手拖着下巴,“首先,她的外表看上去就很奇怪,她明明在家,不论是身上穿的衣服还是一些首饰都和她的妆容很不搭,如果她是一个不论在哪样的场合都注重自己仪表的人,就不可能在除去妆容以外的地方那么邋遢,就连头发看上去也是很久没有打理,有些干枯的样子。”

  “其次,她的表现也很奇怪,家里一片漆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可能是白化病患者呢。”

  “最后……”沈徵梓露出纠结的表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她的周边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描述不出来,就好像……有一种很冷的感觉……嗯,应反正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阿德里安不着痕迹地扫了扫沈徵梓,目光在某个地方稍微停顿了一下。

  “女人这个词用在miss.沈身上,或许还有点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