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4 迷迭香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从记忆里脱出的时候,沈徵梓脸色煞白,她抓紧椅子的把手,喘息凌乱:

  “你刚刚……做了什么……?”她用手捂着嘴,那浓厚的血腥味似乎还残留在鼻尖,“你在我的茶里加了什么东西?致幻剂?”

  她不敢相信自己方才看到的一切,也不会相信。

  “麻烦miss.沈安静一下。”阿德里安皱着眉,他拿起烟斗,这一次,没有再征求沈徵梓的同意。

  烟雾从他的口中缓缓飘出,缭绕在阿德里安的身边,却久久没有散去。

  不知为何双唇像是被涂上了强力胶一样说不出话的沈徵梓只好气鼓鼓的往更远的地方挪了挪。

  “裘德……裘德……”

  阿德里安念念有词地重复着被害人的名字,“我应该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

  “正脸向背……”

  似乎是有什么想法一闪而过,阿德里安阔步走到存放档案的书柜,一目十行地寻找自己想要的材料。

  “教授?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看到那些?”发现自己可以说话的沈徵梓立刻凑了上去,呛人的烟却又让她不由地往后退,“教授?”

  阿德里安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自顾自地继续找着什么。

  “教授?艾萨克教授!”

  依旧没什么见效。

  “阿德里安·艾萨克教授!”

  沈徵梓大声的呼唤让阿德里安下意识地抬起头。

  “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德里安的意识一空,双唇不由自主的蠕动,“你刚才看到的虽然是你的记忆,却通过了我的双眼,所以你能够看到原本并不存在于你记忆中的世界的真实。”

  “什么?”

  阿德里安这才回过神。

  他刚刚怎么了?

  但看着同样一头雾水的沈徵梓,他暂且将疑惑藏了起来,“我们刚才看到的,是裘德死亡的真正全过程,存在于你记忆里的,只是事件的表象。”

  “但……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沈徵梓只是一个无辜的目击者。

  “当然有关系,”阿德里安将档案拍到桌上,“你被盯上了。那个你刚才看到的东西,就是我方才从你身边驱赶走的恶魔。”

  “什…恶魔?”

  “没错,恶魔,比恶灵更加危险的存在,自从你与那个裘德产生联系,而裘德又死在了飞机上的时候,那只恶魔就转而盯上了你,”阿德里安用力地吸了一口烟,“它跟了你至少一个月,一个月!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整整一个月,没有被杀害,没有被侵占,沈徵梓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恶魔的存在,这对于被盯上的目标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沈徵梓有些语塞,或许是被阿德里安的语气吓到了,又或许只是对这一切都感到过于陌生。

  “打开它。”

  阿德里安将档案袋推到沈徵梓面前。

  沈徵梓迟疑地打开,最表层的照片立刻抓住了她的眼球,这就是那个裘德,不过他的名字,却是“安德

  烈·琼斯”。

  “这是,什么?”

  “安德烈·琼斯,这才是他的名字,”阿德里安拆开一包烟草,“出生于微光镇,明明出身贫穷却能够频繁出入高消费的场所。”

  沈徵梓快速地翻阅着档案,里面详细地收录了裘德的生平,直到她看见————

  “他是个预者,”阿德里安不屑地哼了一声,“却用预恶意地骗取他人的钱财,怪不得会被恶魔盯上。”

  预者?

  沈徵梓觉得阿德里安这个人越来越奇怪了。

  该不会是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吧?

  “你怎么证明?这一切说不定只是——”

  “仔细看看他是怎么死的,miss.沈,用一用你那贫瘠的大脑。”

  沈徵梓用力地挤了挤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我为什么同意你们交一份关于《神曲》的鉴赏交给我当作业对吗?”

  《神曲》,文艺复兴时期的大诗人但丁的著作,它用长诗的方式描述了但丁从坠入地狱,穿过炼狱,最后抵达天堂的一场梦境,里面仔细地描述了地狱、炼狱以及天堂,并奠定了现今人们对这三个概念构想的基础。

  “我不明白这和上周的课又有什么关系。”

  “你会明白的。”

  阿德里安叼着烟斗,打开手边的电脑。

  “但在此之前,你要和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我等会还有事要做。”

  沈徵梓下意识地要拒绝。

  但阿德里安显然对此毫不关心,“就在前天,我收到了一个委托,而这份委托中牵扯到的内容与你,与裘德还有库帕先生,都密不可分。”

  沈徵梓看见对方打开了一个论坛的网站,并登录了管理员身份的账号,暗自腹诽:

  没想到这个研究老古董东西的教授还挺新潮。

  “这是我开设的论坛,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畅谈有关神秘学,或者超自然现象的事情,当然,这也是我收集信息的方式。”

  他熟练地打开自己的私信界面,“有些需要帮助的人也可以通过这个渠道找到我。”

  沈徵梓眼尖地捕捉到了“心理评测量表”这样的字眼,不由地看了看快速浏览私信的阿德里安。

  这个人,好像是认真的。

  不会有哪个闲得无聊的人在这种都市传说一样的论坛上上传正规的心理测试量表,并要求所有的委托对象完成。

  “为什么要做这些?”

  沈徵梓以为自己的声音够小,却还是被阿德里安听到了。

  “能力是一种责任,miss.沈,视而不见和袖手旁观,请允许我唾弃这样的行为。”

  他,是认真的。

  认真地将这一切视作真实,沈徵梓有点想吐槽,却又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敬佩。

  “我们没有更多时间再等待你重启卡顿的大脑了,女士,我相信你脚上那双华而不实的高跷会进一步拖延我们宝贵的时间。”

  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教授,我可不记得自己有答应要和您一起走。”

  “你当然要和我一起行动,miss.沈,如果你不想在某个肮脏又阴暗的角落被恶魔分食的话。”

  “毕竟,你的身上,”

  “有种令人着迷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