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3 诡秘布偶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只是目睹了一场谋杀。”

  沈徵梓抱紧双臂,用舌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我不会用‘只是’来形容一场谋杀,”阿德里安给沈徵梓的茶杯里加了一点热茶,“你又如何判断这是一场谋杀?”

  “没有人能够在不借用外力的情况下把自己的脖子扭到那个角度!”

  光是回想起那个画面,沈徵梓都不寒而栗,那简直是她目前的人生中目击过最诡异的画面,她甚至还记得当时那个男人狰狞的面孔。

  “脖子?扭曲?”阿德里安像是想到了什么,伸手去拿自己的烟斗,“miss.沈,你介意我......?”

  “如果这并不是必须的话,”沈徵梓略有些排斥地扭过头,仍对自己的经历继续保持沉默,“这个案件警方尚未公布具体细节,我不能说——”

  “他们不允许你‘说’,不代表我无法得知,”阿德里安将烟斗搁置在一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并不相信神秘学,或者任何与之有关的一切,不是吗?”

  “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让你亲眼见证一下所谓的‘超能力’,或许更加直观。”

  沈徵梓露出一个困惑的微笑,“教授,我尊重‘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观念,但我是坚定的——”

  “唯物主义者,我知道,”阿德里安朝沈徵梓伸出手,“所以我才如此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驱使着你来找我,你可以只当作一个骗人的戏法。”

  “请问教授要做什么?”

  “读取你的记忆。”

  “麻烦您再说一遍?”

  “放心,我不会偷看你其他的记忆,比如,”阿德里安思考了片刻,“把自己考砸的卷子偷偷改了成绩再交给家长看?”

  沈徵梓面色一改,“你怎么知道的?”

  “我想每个不想被家长唠叨的熊孩子都干过这样的事。”

  “教授也是吗?”

  阿德里安沉默了片刻,随后笑道:“我曾经因为不喜欢一个老师的教学理念而在作业里分析并讽刺了他,然后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一个d,之后我把它改成了b。”

  沈徵梓忍不住弯了弯嘴角,“然后呢?”

  “信息交换,miss.沈。”

  思考了好一会,或许是出于对“超能力”的好奇,沈徵梓还是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阿德里安的手里。

  他的手温暖又有力,沈徵梓不禁有点坐立不安。

  两人的手只是简单地触碰着,阿德里安并没有做出僭越的行为,“集中,miss.沈,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无法窥探你任何其他记忆。”

  “会有一些难受,但请你集中回忆当时的场景,越详细越好。”

  阿德里安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紧,他的眼前不断闪过各种片段式的记忆,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背着光的人脸被一片光影遮盖,他的双唇张张合合,耳边是朦胧而破碎的语,画面又很快一转,一只细长的黑色的手向阿德里安袭来,带着冷冽的寒气,以及无穷的恶意。

  “沈徵梓!”

  “啊——!”

  仿佛跌入了一个没有重力的幻境,阿德里安漂浮在半空中,环视着周围的一片白雾,下一秒,白雾突然变得浓郁,好似一滴墨汁掉入其中,雾气的形状瞬息万变,一眨眼间,阿德里安便站在了人来人往的机舱过道中。

  耳边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女士,需要我的帮忙吗?”

  顺着声音看去,阿德里安看见了机舱另一边正在艰难地将自己的行李放到储物柜的沈徵梓,少女踮着脚,高举着手,身形却不太稳。

  她的身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穿着得体的西服,行绅士。

  “谢谢,如果这不会麻烦到你的话。”

  不远处的沈徵梓不好意思地往旁边站了站。

  “乐意效劳。”

  随后两人按票入坐,恰好只隔了一条过道,男子向沈徵梓攀谈起来,只是随意地聊了聊有关天气和剑桥的话题,他谈吐风趣,巧舌如簧。

  突然——

  “请问,您是裘德先生吗?”

  乘务员走到男子的身边,轻声询问。

  “是的,请问......?”

  乘务员拿出一个白色的布偶,那似乎是手工制作的,说不上精致,甚至可以称之为粗糙,整个娃娃就好像只是用一块沾满了灰尘的白布和填塞物做成,破碎的裙边还露着线头,上面似乎沾染着如干涸的血迹一般的褐色斑点,有两个诡异的角被缝在娃娃的头部,那似乎是某种硬质的东西,而它的脸只有几笔简单的勾勒,那似乎是炭笔,打着圈的双眼似乎有种让人陷入其中的魔力,而大弧度的笑容,就好像在嘲讽着所有看向它的人。

  接过娃娃的裘德脸色骤变,他立刻将布偶扔在一边,“这不是我的东西!”

  他的声音颤抖着,眼神漂移,根本不敢多看那娃娃一眼。

  “这是一位女士让我交给您的,她说这是您落下的珍贵的东西,这是您女儿的遗物。”

  裘德的眼中盛满恐惧,疯狂地摇着头,“不!我没有女儿!”他浑身颤抖,双眼无神,口中一直重复着“没有女儿”。

  乘务员同情地看了一眼这位因痛失孩子而变得神志不清的男人,她捡起娃娃,放回裘德的怀里,“请您节哀,裘德先生。”

  “不,不!”裘德拉住准备离开的乘务员,“请将它丢出去,请将它拿走!把它烧毁!快!请不要让它在我的身边,我求你,我求求你!”

  “先生,请您不要打扰我们工作。”

  “航班马上就要起飞,请各位旅客尽快回到自己的座位......”

  裘德眼看拉不住乘务员,就将视线放到了沈徵梓的身上,“女士,看在我刚才帮助你的份上,请您将它拿走吧!”

  沈徵梓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周边的人,大家不约而同地回避了视线。

  “这......那好吧......”

  就在她准备接过那诡异的娃娃时,沈徵梓仿佛看到了娃娃脸上愈发扩大的笑容。

  她的动作一顿。

  “两位,挡到我的路了,可以让我过去吗?”

  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士站在两人快要相触的手边,她的脸被黑纱遮挡,看不清面容。

  裘德和沈徵梓不约而同地缩回手,下一秒,正当沈徵梓要再伸出手去,裘德却抱紧了娃娃,他惊恐地看着女人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先生?”

  裘德没有理会她,而是自顾自地拿出一个十字架吊坠,紧紧地握在手中,紧闭双眼。

  他的双唇快速地蠕动,沈徵梓能听到他在背诵《圣经》的内容。

  飞机起飞了,耳边充斥着引擎的噪声。

  阿德里安想要走上前仔细观察,却突然被身边的一只手抓住了,那只手汗津津的,没有一丝温度,通过相触的肢体,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体的颤动。

  是沈徵梓。

  “要,要来了......”

  夹杂在引擎轰鸣声中的似乎有一个笑声,断断续续的,好像在组成什么语句,这笑声尖锐又刺耳,逐渐变得愈发清晰。

  裘德的脸变得苍白,他依然没有停止祈祷,但被搁置在他腿上的白色娃娃突然从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随后蔓延只全身,浓厚的血腥味在空气中爆炸,整个机舱似乎猛烈地晃动起来,从机身的各个缝隙中,黑色的血液开始蔓延,血液缓缓流向裘德,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机舱的顶部,它拥有一双巨大的黑色骨膜翼,骨瘦如柴的身架,它张大着嘴,黑色的液体不停地涌出,浇灌在裘德的头顶。

  裘德开始大叫起来,他猛地睁开眼,血丝爬满了巩膜,他惧怕地看着头顶,身体却好似被钉在了座位上。

  血液流到裘德的口中,随后从他的眼睛、鼻孔、耳朵中溢出,他不再尖叫,只是浑身颤抖,剧烈的动作将娃娃震到了地上,它盯着阿德里安和沈徵梓的方向,诡异地笑着:

  “咯咯,咯咯咯......”

  好似一曲恐怖童谣,讴歌着人类丑恶的本性。

  黑色的手如同拥抱爱人般揽住了裘德的头,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骨折。

  裘德的头便被拧到了背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