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门徒 Chapter 02 血光之灾

小说:但丁门徒 作者:白水桑 更新时间:2021-11-13 17:4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神秘学,与神学难以分离的学科,却声称跳出了信仰的限制,极力贯彻‘存在及合理’的理念,试图以非科学的方法验证由物质所构成的我们的世界的现象,如果将所谓的‘灵体’比作人类的意识,那么神秘学,就是声称能够用意识改变客观世界的学科。诚然,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法以现有科技手段证明的超自然现象,但承认其存在,并不意味着它就是非科学的存在,就好像在古代时,认为一切自然现象都由所谓的神明操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的进展,这一切在当时被视为无法理解的现象都得到了科学的解释......”

  “是以,现今的神秘学就如同以往的神学,为无法被科学解释的现象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但终有一日,它也会被科学所破解。”

  阿德里安在平板上阅读着电子报告,那是他先前布置给学生的作业。

  原本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作业的他突然停住了习惯性想要打分的手,“有意思。”

  再次仔细地阅读了一遍报告,阿德里安将视线落在文末的签名上

  ——zhizishen

  华夏人?

  记忆颇佳的他立刻就想起了名单中那个拗口的中文名字。

  沈徵梓。

  是那个在他的课上睡着的学生?

  示指轻点烟斗,阿德里安徐徐地将烟吐出,嘴角挂上一丝玩味的笑容。

  “抱歉,miss.沈,请原谅我的好奇之心。”

  随后,他在评分栏处写上了大大的“d”。

  ...........................................................................................

  办公室的门被毫不留情地敲响,一连串响亮的声音充分地显示了来访者几近告罄的耐心,还有——

  那几乎可以从门缝里溢出的愤怒。

  阿德里安可以确定站在门外的人的身份。

  “请进。”

  门被狠狠地推开,在快要撞上墙的时候被人扶住。

  “......艾萨克教授,打扰了!”

  在那张挤出生硬笑容的脸上,阿德里安仿佛听到了临时被对方咽回肚子里的咒骂。

  “miss.沈,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故意做出惊讶的表情,阿德里安站起身,做了一个手势邀请沈徵梓坐到办公桌的对面。

  沈徵梓气呼呼地走进教室,但并没有坐下,“你知道我的名字?”

  她明明只上过神秘学的一节课,也没有在课上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举动,为什么这个人能在见到她的瞬间就知道自己是谁?

  “我习惯先翻看学生名册,”阿德里安走过去关门,却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头顶一闪而过,他不动声色地关上门,顺势留下一个奇怪的字符,隐没在瞬间的光影中,“我的记忆很好。”

  “请坐,miss.沈,不必客气。”

  男子的话语仿佛有莫名的魔力,沈徵梓不由自主地照做,待到反应过来,她已经坐在了座椅上。

  “红茶还是咖啡?”

  “不必了,谢谢。”

  “红茶,还是咖啡?”

  “红茶......”

  仿佛被蛊惑了一般,沈徵梓回答到。

  “很好。”

  阿德里安的英语好似有一种奇怪的口音,却柔软似鹅绒,又好似香甜的陈酿,下一秒就能醉倒在其中。

  冒着热气的红茶被端到面前,白色的奶精一圈一圈晕开,浓郁的红茶让沈徵梓突然困意泛滥。

  奇怪,她怎么突然......

  “你在给我下心理暗示?!”

  沈徵梓猛地站起身。

  阿德里安露出一丝遗憾和困惑。

  “你是故意的?!故意给我的报告打那么低的分数!”

  羞愤涌上沈徵梓的心头,虽然她确实不该在教授的课上睡觉,但不知为何当时的困意让人难以抵抗,而在梦中,她又一次看见了那毕生难忘的恐怖画面。

  “我很抱歉在教授的课上睡着,但教授也不必这么羞辱我吧?”

  “miss.沈,首先,我很抱歉,我实在是想知道你这样坚定的唯物主义为什么会选修我的课程,”阿德里安十指相对,微微仰头看着耳朵都染上绯红的女孩,“其次,你误会我了,我并不是想要报复你在我的课上睡着,当然,我认为对于这件事,miss.沈也有必要自我反省一下。”

  “哦?那你现在知道了?!”

  沈徵梓觉得自己现在异常愤怒,就好像原本的情绪被突然放大了十倍。

  “我确实知道了,”阿德里安看着沈徵梓身后的天花板,在那里,有一双带有尖锐指甲的细长黑色手印,还有,那毫不掩饰的贪婪的目光,“miss.沈,你最近是否感觉到身体疲乏,睡眠较差,情绪不稳定?”

  “哈?你难不成还要说我印堂发黑,命宫阴暗,恐有血光之灾?”

  沈徵梓似乎很激动,而她身后的墙也在逐渐变黑,却像是在忌惮些什么,并没有迅速蔓延。

  “我明白了。”

  未等沈徵梓反应过来,阿德里安突然凑上前,口中突出一串艰涩的语,右手食指用力地朝着沈徵梓的脑门弹了一下,若隐若现的文字在他的手背上闪烁了一下,下一秒,沈徵梓便觉得自己的大脑里仿佛被人扔了一颗炸弹,炸的她顿时一片空白。

  “你——!”充满愤怒的眼神在下一秒突然变成了软软的委屈和疑惑,“好痛哦......”

  好奇怪,为什么她刚刚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沈徵梓愣愣地坐下,乖巧地喝了一口阿德里安递过来的红茶。

  “失礼了,miss.沈,”阿德里安捋平衬衫的褶皱,“我只是希望接下来这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在。”

  “多余的东西?”

  沈徵梓顺着阿德里安的目光朝身后看去,却只有一面挂着诡异肖像画的墙。

  “教授,您的品味真的很独特......”

  那是画着一张过分狰狞的脸的肖像,修长而苍白的十指扒拉着画中人的脸,抓出十道血淋淋的伤痕,画中的女人做修女打扮,面色惨白,她瞪大了双眼,张大的嘴里好似隐约有张脸,却看不太清楚,更可怕的,是那张溃烂到难以直视的面孔。

  把这种画挂在办公室里,真的不会影响工作效率吗?

  “它一直提醒我,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阿德里安从容地喝了一口红茶,“不幸的是,我无法阻止每一起,好在,我很欣慰你没事。”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想这应该由你来告诉我,你最近看见了什么?”

  “或者说,你经历了什么?”

  沈徵梓脸色微沉,不由自主地抱住双手。

  有一种说不清的刺骨的寒冷,兀然涌上心头。